爸爸的病使我猛醒了


【明慧网2003年5月16日】昨天晚上我给在国内的父母打电话,他们告诉我一个好消息。刚做完的CT检查显示,爸爸的肺部已经完全康复了。居然一点不正常的都没有。医生们说,这真是一个奇迹。比起五个月前的检查结果(低分化鳞肺癌占位性病变),真是不可想象。现在好象不好的细胞都被体内吸收或转化了。医生们说,这样的康复效果可能和良好的心情有关。爸爸说他感谢所有帮助他的人们,并把功劳首归于我的鼓励和妈妈的照顾。我想这是有些对我的偏爱。但这是爸爸的原话。

我对父母说,应首先感谢李老师和法轮功。他们表示同意。经历了这场生死存亡,他们心里是明白的,尽管他们还是不敢明说。

今天我决定把这次经历写出来,证实大法。希望对世人和与我过去一样不精进的同修是个鼓舞。

去年十二月份,我得知爸爸被查出癌,是中晚期。这对面临经济危机找不到工作的我无疑是一个雪上加霜的非常糟糕的消息。我的第一念是,有点晚了!我应早点向他们讲清真相,我父母也许能从正面得法,或至少不受假宣传的毒害。我想哭,并想起师父的诗句:“何故步姗姗”(《神路难》)。我还在等什么?难道等到众生都因不明大法真象被淘汰了吗?

我想起自己的不精进:讲真象,我总是缩手缩脚。身在国外,还是有怕心,觉得炼法轮功似乎给我带来“包袱”和“风险”,其实是邪恶的迫害在海外的延伸。是不应承认的。有怕心,不就是承认了恶人的迫害吗?由于自己有执著和安逸心,不能很好地给父母讲清法轮功真相,他们总是很担心我,有时还说一些对大法不敬的话,特别是爸爸。

但是,爸爸的病使我猛醒了!我从未想过爸爸会得癌。他看起来是家中最健康的。我知道人的一切苦难都是有原因的。我似乎知道怎样才能救爸爸。我从不想强迫爸爸去修炼,尤其是不能为治病而去修炼,尽管我知道修炼是多么的好,只有修炼才能真正解决老病死的人的问题。但我想我应让爸爸多知道法轮功的真相,多知道法,这是最重要的;否则,是我,也是爸爸最大的遗憾。“人世间,什么东西都是无常的,任何东西你都不会生带来、死了带去,都带不走。唯有修炼,佛法你一旦得到之后,就可以永远的得到。这个可以生带来死也可带得去的,那么他就是最珍贵的,所以你给人什么都不如给人法。”(《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的好友,她是个得法不久的新同修。我仍清楚记得她引用师父的话:一人炼功,全家受益。这句话对我帮助很大。

“巧合”的是,一个西人学员丽莎发电子邮件时发错地址,发给了我。我觉得她见过我父母,我也想找人聊,于是我就和她说了。丽莎在回信中先说:“这个法是这样地伟大,我想我们的互相沟通绝非偶然。”然后她讲了她母亲得了非常致命的癌症,她如何帮助她母亲,给她讲法轮功真象,发正念,她母亲的生命得以延长,她在天目中看见师父在另外空间教他父母炼功,等等。

从1996年接触到法轮功,我带修不修的拖了很久都不精进,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的法,也不太在意炼没炼。1999年后我想我是炼法轮功的。除了我的胃病炼功后无影无踪外,我有过几次消病业的经历,但我还是不太能清醒地觉得修炼的伟大,我无法走出自己的挑剔和懒惰。

但当我看到丽莎的电子邮件时,我哭了,为师父的慈悲和法的伟大而震撼。丽莎说:“你现在是家中最重要的人。”

在这段时间,我几乎每天都给家人打电话。首先我告诉家人,再不能说对法轮功不敬的话了!他们答应了,爸爸还向我道歉。出于医生的忠告,爸爸一直被瞒着他的真实病名。爸爸生病后,家里给爸爸的房间装了暖气。爸爸说,你若回来,我把我的有暖气的房间让给你。爸爸的善良使我感动。我为我修炼不精进悔恨。如果我修得好,才能打动别人的思想,才能真正地救人。“度己度人,普度众生”。

我爸爸已经67岁了,是个非常诚实善良的人。我试着把”真,善,忍”的法理派生出的一些道理告诉他们。《转法轮》上提到:“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我告诉爸爸一定要做个好人,保持快乐的心情。

一次,妈妈说爸爸训斥一个小护士因为她做饭太咸了。我马上让妈妈转达爸爸要善待别人,多忍耐。我告诉妈妈癌症的英文是螃蟹,意味着横行霸道,而精神和物质是同一性的,所以让她转达爸爸,如果他高高兴兴的,善待他人和自己,他的每个细胞都会乖,不捣乱,高高兴兴的。

一次妈妈告诉我,爸爸说:呣,我女儿号着我的脉呢,我心里烦躁难过得很,但我想起女儿的话,让我多忍耐,我就平静下来了。爸爸说他再也不和别人发脾气了。

爸爸恢复得很快,三次化疗后,医生说已经90%痊愈。第四次化疗,爸爸一点不良反应都没有。妈妈还以为药错了。医生说,这样的情况,一百个病人中也不一定出现一个,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真想告诉医生们,秘诀来自“真,善,忍”。

我在讲清真象方面也不再瞻前顾后了,考虑会不会上黑名单啊,考虑这个那个等自私的利益。当听说SARS肆虐时,我感到了和听到爸爸生病时一样的酸楚!师父的经文《淘》中一句“中原处处添新坟”,早已警示了,而“慈悲救度知多少”则是我们弟子该做的。在一位同修的启发下,我给中国学生邮件列表发了明慧文章的摘录“健康和平离我们有多远”和师父的经文《法正》。尽管我告诉大家这是法轮功的,没有一个人吵和骂,而这在通常人们不了解真相的情况下会招来一阵吵闹。我不是在做广告或让他们怎样,我的心是为了大家。发完邮件后,我发正念,同修也帮发正念。第二天上午,我去面试一个夏天的工作职位,下午就收到了录用。当我告诉家人这个消息时,爸爸脱口而出:“好人好报。”

我想爸爸由于一直不知道病名,可能感受不象我和妈妈那样深。我希望我爸爸能看到我的文章时,也能真正看到法轮大法的伟大。

还有一件神奇的事,就是我天黑开高速公路时,车下了左车道的路面,失控,被反弹到右边的路下的深沟里。然而我和车安然无恙。对我妈妈讲时,她开始不知道多惊险,还当笑话,后来才后怕。

由于我一直很平静,我的很多朋友们都根本不知道我爸爸的事和这个神奇的经历,就象他们无法相信我向他们谈起的我的有惊无险的”车祸”一样。我希望他们看到我的文章时,也能对法轮功有更深的正面的了解。

我也无法想象如果我不修炼法轮大法会怎样。至少我不可能保持平静和快乐,对其他象我这个年龄和蜜罐里长大而又只身在外的人,面对突如其来的不幸,这也许是不容易做到的。

我的新同修羡慕我说师父对我太好了。是啊,我顺便想告诉大家,自从我猛醒,精进修炼,走出来讲清真象后,好事频频。我通过了博士答辩,找到了工作,论文得了奖,爸爸恢复健康。当然,这一切都很平静。当我不执著时,这些似乎都轻而易举。修炼其实很简单和美妙。

我想对至今不明真象的世人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对某些仍在迫害大法的人说:黑名单和任何强制阻挡不了我的正法修炼。修炼就是修炼,我们从不参与政治。迫害这么好的正法是不该的。你们也应猛醒了!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谢谢师父。我要抓紧精进了。以上是个人体会,如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