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几次比较大的“消病业”中悟到的

【明慧网2003年5月16日】我是2001年10月被邪恶势力绑架的,在看守所非法拘留5个多月后非法判我2年劳教,因身体的原因所外执行,放我回家。回到单位后,单位领导不断给施加精神上、经济上的压力,加上个人心性上有漏一直在思想上没有冲破邪恶势力的束缚,处于逆来顺受状态,而“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地干扰与破坏。”(经文“道法”)身体上的不适一直没断。直到最近通过不断学习师父的新经文,加上同修的交流鼓励,结合看明慧文章,才彻底找出“消病业”的根源,是自己的根本执著求名求利心在作怪,加之在常人中形成的争斗心、显示心、求安逸心,对法不坚定的心被邪恶势力钻了空子,差点成了旧势力冠冕堂皇下“淘汰那些不配作大法弟子”的其中的一个。我走了很大的弯路,说出来让和我有同感的同修借鉴。

接踵而来的身体不适

最长的一次头痛近半年。厉害时双手紧抓头皮,咬着牙,眼眶和眼珠扯得生疼。半年的时间才慢慢好了起来,接着又脖子疼,头向一侧歪。有常人告诉说正是开始犯骨质增生的时候,我知道是自己心性有问题,但一时找不出来,仍是消极地承受。以后又出现肝区痛和胀肚子。发正念有时竟中途疼得中止进行不下去,谈着话疼上来就弯着腰甚至蹲着、半跪在地上。晚上很难入睡,入睡后又疼醒,在屋里乱转,趴不得,躺不得,掐着脖子满地翻滚。强打精神发正念,清除背后的邪恶势力对我的干扰迫害,有时会好一点。有一次疼起来手又不自觉地捂上了肚子,就听一个声音“放下来”。我悟到是慈悲的师父在替心性没跟上来的我着急,在点化我。从那以后,再疼我也不用手去摸了。这时明慧文章也在讨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还有没有病业”。自己的认识有了很大提高,加上同修们帮我发正念清除迫害我身体的一切邪恶因素,自己主意识也坚强了起来,很快恢复了。但我仍没有找出来自己的漏和邪恶钻空子的根,以至于在刚刚恢复一个多月以后,又一次陷入新一轮邪恶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左肋痛,牵扯到整个左边肚子,象热水烫了一样,里边丝丝拉拉的疼,并压迫心脏,一走路就喘,面色苍白、消瘦。明知是邪恶势力的干扰迫害,它钻了自己的漏,而影响到正法:讲真相、发正念、学法和炼功,已有20多天。近几天,认识越来越明,清除的邪恶越来越多,疼痛越来越轻,今天我彻底认识上去了,今天就彻底恢复。

从自己的漏中识破旧势力的邪恶安排

大法弟子的交流和明慧周刊都充分分析了这些问题,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没有病业。伟大的师父早已经把7.20以前的大法弟子都推到位了。“出世间法修炼就是最纯净的罗汉体修炼了,就没有病业了,但世间法以外修炼没有圆满还在往高层次修的,那么他还会有苦有难,为提高层次而过关的事,但都是人与人、人与事心性上的矛盾,和执著心的再去,没有身体的病业了。”(《精进要旨》)师父还提到,他自99年7.20以后就没有再给弟子设过什么难。因为全面到了正法修炼时期,师父一直要求弟子必须做的学法、发正念、讲真相三件事,决不会让弟子躺在病床上去消磨时间。很明显是旧的势力在搞破坏。师父还讲:“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旧势力是根本不把人当回事的,它只执著于它们要干的。而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有师父的法身保护,还有宇宙中的一切正神,我们“只要正念足,就能否定它,排斥它,使它不起作用”。(《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如果你们表面人的一面执著心不去,师父与护法神就不好办。如果正念强,师父与护法神什么都可为你们做。”(《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然而我一次次的大的身体不适中,并没有找出自己根本的漏,致使邪恶一直钻我心性和行为的空子。后来我发现自己是求“得病”,内心深处是想求得单位领导及同事的同情,求得劳教期满后顺利恢复工作、工资,求得过常人的安逸生活。这整个是和正法相背离的。没有把自己当做是一个正法修炼出来的伟大的神,完全当成是人对人的迫害。这不但承认了旧势力,承认了它的安排,整个都在它的操控之中,再发正念你也触及不着它,它还乐你呢!只有彻底否定旧势力及其本身,坚定地走师父安排的路,才能真正起到发正念窒息邪恶的作用。

师父《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还提出“这么一部大法,这么多大法修炼出来的伟大的未来的神,伟大的大法弟子,怎么能把希望寄托于常人的什么人呢?这不是对我们自己的侮辱吗?人类能左右神吗?”师父还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也不应该把希望寄托于所谓的自然变化、外在的变化、常人社会的变化,或者是谁给我们的恩赐。你们就是神,你们就是未来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们指望谁呢?众生都在指望着你们!”说起来我好惭愧,然而我却为了个人的名利,为了过常人生活去求得常人的同情。即使单位领导也是可怜的被蒙蔽者,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而充当了江氏集团的帮凶,也有的是从内心深处存心给我经济生活精神上施加压力,逼迫我妥协放弃修炼,进而攻击大法,他再在他的上司面前把我推出去,进入洗脑班当犹大,他自己从中获得“成就感”(这是他自己说的),从中捞取政治资本往上爬(注:我跟单位领导面对面正法多次,他们也都知道大法好,真善忍没错,修大法的都是好人,可借口这是中国的国家形式,跟外国不一样,是政治任务,哪怕过几年以后再平反。可见已没有自我,没有良心道德可言,整个沦为旧势力利用的可悲的生命)。而我却想求得他对我的怜悯,结果造成两年来的恶性循环。什么劳教、解教,这一切我都应该不承认,这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迫害。而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逆来顺受,暗藏求得个人安逸的私心,结果加重了对我的迫害。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我当初等于是从地狱把你们捞起来的。(鼓掌)我真的替你们承担了你们犯下的千百年的罪,不止是这样,我因此还要把你们度成神。在这过程中,我对你们费尽了苦心,同时呢,因为你们要成为那么高的神,我就要给予你们那么高神的荣耀和你们那么高层次上所具备的一切福分。”而我却滋生了过常人生活的心。

整点发正念我也一直在做,可没有一次真正能静下来五分钟,尤其在长期的身体不适时,发正念铲除邪恶势力及其操控的一切邪恶因素对我的干扰迫害,求求师父帮助我除恶,当时肚子马上不疼了,一动念心想感觉一下还疼吗,疼马上就上来。这就是对“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不坚信,也表现了对师父的不坚信,那旧势力就引导你,长时间拖着你难受,让你懈怠,再让你怀疑,直到最后把你引向毁灭。再有我每次的身体不适我都是用抄法和反复读《转法轮》来求得疼痛的缓解,这出发点就不对,是有求而学法,尤其只求数量不求质量,再加上走神,这样的学法等于白学,也是对大法、对师父的不敬。那旧势力就更抓住了迫害自己的把柄。

有时自己想,反正坚修大法的原则不能妥协,实在生活不下去我就自己另辟生活途径,凭自己的技术和双手还吃不上饭吗?这仍没有站在法上去彻底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切,是强烈的名利心指使下的争斗心、显示心。这都是邪恶钻空子的漏。

总之,旧势力的迫害就是针对自己的漏下手的,因为它们冠冕堂皇的是利用注定被淘汰的邪恶生命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的行恶,“从而使大法弟子所谓的锻炼成熟,淘汰那些不配做大法弟子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更何况到了正法的最后,旧的邪恶势力也看到了自己将被淘汰的下场,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在直接参与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

交流是师父给留下的修炼形式,也能使大法弟子整体提高

在仍有邪恶恐怖笼罩着的大陆,大法弟子看明慧文章,在注意安全的前提下开小型法会交流,是很必要的。尤其在正法修炼时期,大法弟子发正念、讲真相当中要互相配合,形成强大的正念之场,才能发挥更好的震邪作用,也是使大法弟子整体提高、更加成熟的保障。明慧文章能够帮助大家认清讲清真相、证实大法的方向,同时指出各地普遍存在的问题。

我通过和大法弟子切磋交流,大胆提出自己的不足,其他大法弟子帮助我从心性上提高,并发正念加持我的正念,帮助我除恶。就其他大法弟子的一句话“就不承认它、清除它”,就可马上增强我自己的正念,身体上的疼痛就马上缓解。在其间我又找到了自己的漏,整体意识仍差。只想着自己的身体,而读到其他大法弟子的被抓、被迫害时淡漠,对干扰大法资料点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发正念清除时流于形式,这仍是为私为我的表现,长此下去,又会成为邪恶迫害的借口。

坚定地走正法修炼道路

当身体不适时,当被人间的邪恶之徒迫害时,认为是关和磨难,就已经是在承认旧势力的存在和它的邪恶安排了,接下来必然是没完没了,消极承受。我们这时就应该首先想到的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及其旧势力本身,坚定地走师父给安排的正法修炼道路。因为大法弟子的威德不是从承受邪恶的迫害中建立的,而是在破除邪恶旧势力的束缚,在慈悲救度众生中建立的。大法弟子的伟大就是因为大法弟子和正法时期同在。

有的大法弟子做得很好。当身体感到不适或在正法中有阻碍时,马上就意识到是旧势力的干扰迫害,心想,我找你还很困难,这回你自己送到门上来了,立即发出强大的正念把邪恶消除在萌芽之初。

几次比较大的身体不适的经历之后,我更感觉大法的神圣、威严,师父的慈悲、伟大,更加坚定了我紧跟师父正法修炼的信心,同时也感到正法时间的紧迫。在坚持做到每个整点发正念的同时,抓住一切机会讲真相、救众生,并坚持天天静心学法。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