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得法、证实大法之路


【明慧网2003年5月18日】我98年有缘得法,今年57岁了,得法前我经常看一些道德修养、劝人向善以及智慧方面的书籍,看到世上的人的道德一日千里地向下滑,为了一点蝇头小利,你争我夺、不择手段,感到很难过,只想远离尘世的烦恼,解脱苦海,可是一直找不到修炼的方法,心里很苦闷,这也养成了我内向的性格,不愿说话,有点孤僻。

97年我到朋友家,看到桌上放着《转法轮》,很感兴趣,朋友给我讲了法轮功的好处,我借书看了,心中有说不出的高兴。看了三遍后,98年我开始正式修炼。

99年7.20,江××政治流氓集团无理迫害法轮功,在那段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我一直想不通,到底我们这些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的人错在哪里?但我相信大法、相信师父,我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没有错。有些功友没见过这样的大风大浪,动摇了,针对这种情况,我找到他们,和他们一起学习师父的经文《为谁而修》:“有人在利用宣传工具一批评气功,学员中就有一部份人动摇不炼了,好像是利用宣传工具的人比佛法还高明了,好像是为别人而炼的。还有的人在压力面前害怕不炼了,这种人能成正果吗?关键时是不是佛都能被出卖了呢?怕心是不是执著哪?修炼就是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金子。”我还和他们交流了我的看法,大家都提高了对正法修炼的认识。

到2000年6月,看到大法弟子们舍生忘死、前赴后继地为大法上访,他们用生命和鲜血诠释着真善忍这宇宙的真理,我也坐不住了,为了给大法给师父说句公道话,我去了北京,22日还没走出车站就被恶警抓进了派出所,在哪里有很多同修,大家用强大的正念开创了环境,同修们一起集体学法、炼功。

第四天我被送回,一个恶警向我们敲诈,被我坚决抵制。我们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我绝食抗议非法迫害。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恶警都来看我,问我吃饭没有?饿不饿?我说不饿。他们说你们真的是学了大法,精神还跟平时一样。到第六天,恶警要我们出去个个要签名,我一看上面写的是诬蔑法轮功的话,还有一些骂师父的话。我说我不签。两个恶警齐声大叫。我说大法弟子难道还怕邪恶吗?你是吓不倒我的。他说和你讲也没用。我说不错,到底谁善谁恶,谁是谁非,你可知道吗?他说现在是江泽民在台上。我说不错,但江泽民会不会死,会不会下台?他无话可答了,说了句你走吧,这样我们又闯出了看守所。

2001年元月十五日黄昏,两名恶警又到我家,我刚从外面走到家门口,有位好心人说,你不要进去了,恶警在你家找你呢,我说我不怕。我一进家门恶警就说,跟我到派出所走一趟。那天晚上将我戴上手铐关进了看守所。一进牢房,牢霸说你是什么人,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他要我骂师父,我说不骂。牢霸就叫人打我,当时我一点怕心都没有。那人刚举手要打我,就有人叫他的名字,接连几次都是这样,就没打我了。后来又叫我吃冷水,又有人制止了。第二天要我洗冷水澡,那牢霸用冷水慢慢淋,淋了几桶水后就一桶一桶的泼,不知泼了几十桶,见我没怎么样就又要我躺在冰冷的水泥地板上,用刷子往身上刷,大约有一个小时左右。可我当时并不感到很难受。大家想一想,当时正是大寒季节,又是50多岁的人了,换常人能受得了吗?那段时间我正消业,每天晚上都口干,从这天起后来十多天都特别好过,我体会到师父说的:“吃苦当成乐”的涵义,不要怕这怕那,坚定正念就没有闯不过的关。当天晚上,一位局级干部对一位教师说,这个法轮功还是值得学呀,这么天寒地冻,又这么整他,没一点事,要是我们非进医院不可。

在看守所呆了6天,元月21日就把我送到劳教所。在劳教所我觉得最痛苦的事,就是我与同修之间不能接近、不能交谈,连想使个眼神都很困难,平均2-3人看管一个大法弟子。邪恶经常逼着我们看那些无中生有的节目,看了之后还要问我,看了之后有何看法。我说这都是造谣,是污蔑法轮功的,即使有个别是真的,那也是个人学法不深,对法不理解或都是人的执著心造成的,不能怪我们师父,更不是大法本身的问题。当今社会贪官污吏数以万计,人民群众无不切牙痛恨,可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干部个个冰清玉洁,真心为人民群众服务,没有任何不良行为,这不是大法的威力吗!这样的大法不好吗!

有一次,邪恶之徒找我谈话说:“你现在写“三书”与法轮功决裂,免得在此受苦,回去就没人管你了。”我说:“我是修真善忍的,不会讲假话,怎么说就怎么做。”他就又说,你这么大年纪了,这里既不自由,生活也不好,何必过这样的日子呢!我说,要我什么都可以,包括生命,唯有要我背叛大法则万万不能。他又说有很多人说过这样的话,他们都转化了。我说他们是他们,我是我,我不是一般的人,我是一个大法修炼者,任何人也改变不了我金刚不动的心。有时他们又来恐吓我,说你不转化就不能回家。我说我不怕,我在这里同样过日子,同样是修炼大法。他们看我这么坚定,以后就很少来找我了。

邪恶之徒见我不写三书,就利用犹大来骚扰,劝我说:你口里说句“转化”,回家还可以继续炼啊。我问他们:这样符合大法的法理吗?这是人的想法,神是不会这样做的。古话说:心口如一终究好,口是心非难为人!常人都不能口是心非,何况我们是大法修炼者,怎么能随便说呢?这样做对得起大法、对得起师尊吗?回去后还有脸见功友吗?我是不会做这样的事!即便是死在这里,我也不会动摇!他们看看没有办法,就又要我想一想,我说:“没有什么可思考的,别人永远也改变不了我的心!”

2002年6月左右,我突然消大业,吃不下饭,又没钱买其它东西吃,身体日渐消瘦,四肢无力,手脚麻木,脚肿得很厉害,走路发软,甚至小便都困难。邪恶之徒乘机对我说,你现在身体这个样,不如签个字,写了保证马上送你回家。我说你休想,你要我出卖老师出卖大法,我宁愿死在这里也不愿活着回家!

我被非法劳教18个月,恶警说我顽固,又非法给我加教几个月,至2002年8月10日,邪恶实在没有办法了,对我说你的教期已满,收拾东西回家吧。这样我又回到了家。

家里人告诉我,四天前派出所所长、武装部长、村长到我家来,要家里人准备车子、带几千元钱去接人。我家人不愿配合邪恶,说没钱。他们威胁说,不接就不放人。第二天他们又来了,说车子政府出,带几千元钱就行了。家人说,人是你们抓去的,你们必须负责送回来。第三天他们又来说,车子钱都不要你们出了,去个人就可以了。家人还是不配合他们。

回想这几年来,不管我在拘留所、看守所,还是劳教所,都没有人为地滋养邪魔,因为我记着师父说的:“如果第一关过不去,第二关就很难守得住。”(《转法轮》第六讲)如果我们都守住心性,坚定正念,放下怕心地去证实法、讲清真相,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同修们,努力精进吧!

因为水平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