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唐山开平劳教所遭受了一年半的折磨


【明慧网2003年5月2日】修炼法轮大法使我身心美好、家庭和睦,全家人都受益,都支持我炼,我的学生中也有好几个因此而学大法的。

从1999年7.20开始,天塌地陷一样的不幸降临到我们这群善良无辜的大法修炼者身上。我因坚持法轮功的信仰而受到单位的待岗、下岗等威胁,母亲在压力中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几次昏死过去,甚至拿刀逼着我放弃修炼,这完全是江氏犯罪集团在毁灭着人类最本质的道德,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在利用中国人民犯罪呀!

为了维护伟大的真理──法轮大法,我于2000年10月29日与另外5位同修一起踏上了天安门,那是我新婚的第7天。我们打出3面“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那一刻浩然正气震动天地。一个月后我被非法关押到唐山开平劳教所,刑期3年,单位也因此开除了我的公职。一去才知道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有几百名女大法弟子。

我们修炼做好人没有罪,第一天就开始炼功学法。从那时起我这个单纯的女孩开始看够了中国司法部门的黑暗和中国劳教所的虚伪和灭绝人性。我们无辜的被吊、被打、被铐、被伪善欺骗。但这所有的一切都不能使我们放弃这伟大的信仰──真善忍。我们的师父为我们承受着更多啊!

永远难忘2000年12月16日─惊闻被关押到小号里绝食的一位5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朱有荣女士被迫害致死,随即又传来年轻女弟子张志彬被迫害致死的噩耗。我们这才知道唐山开平劳教所小号中的杀人内幕:9位非常坚定的女大法弟子在绝食中被关进黑暗无光的小号,只因为炼功而每天被拖出去毒打;不准睡床铺,在寒冬腊月,恶毒的女管教张文君(此案的主嫌疑犯)强迫朱女士躺在冰冷的地板上,连好心的犯人都目不忍睹,给盖上大衣,却遭张的怒斥。用最毒辣的方式惩罚性灌食,故意灌两大盆,这种种折磨使人真是生不如死。这都是当事人亲眼目睹与亲身经历的,江氏犯罪集团的滔天罪恶罄竹难书啊!

我们所有被迫害者再也不能沉默,我们几个班的大法弟子冲破枷锁、从窗户跳出来,80多人涌到一个大房间里,集体大声背《论语》、打坐炼功。最里面的两名大法弟子高高举起一面珍藏的“法轮大法好”横幅,80多名大法学员齐声诵读“法轮大法好”,长达一个小时。在那样邪恶的环境中,大法弟子们用生命维护着人世间最宝贵的真理,一幕幕神圣庄严的画面震天动地,所有在场的恶警都被震住了,无计可施。善良的大法弟子们用大善大忍劝告管教们别再行恶,还背诵师父的经文《法正》:“人无德,天灾人祸。地无德,万物凋落。天无道,地裂天崩,苍穹尽空。法正,乾坤正,生机勃勃,天地固,法长存。”还有其他经文。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善良真的感天动地,好几个女管教甚至流下了眼泪。看来生命都有善的一面啊!他们好多人本来也可以有缘修炼大法,可如今却被江××毒害成为助纣为虐的恶棍。江××罪恶滔天呀!我们整体联名写了上诉材料,要求释放所有无辜被关押迫害的大法弟子,就这样度过了3天。

自那以后环境一度有了明显的好转,但只释放了一小批大法弟子。我们又用绝食的方式和平抗议这种非法的无限期关押,整体绝食两个月。在绝食期间,我因不配合邪恶的命令与指使而经常被打、罚站;一次因炼功被几个男恶警用几个电棍同时电我的头、脸、嘴和手(那个叫李强的科长最残暴)。我的脸被电得起了一大片水泡,手肿的象面包一样高,心脏从未承受那样大的压力。要不是对师父与大法坚定的信念,我柔弱的生命一定会承受不住的。然而江氏犯罪集团的恐怖迫害还不止这些。肉体的折磨失败后,它们开始用伪善与欺骗,利用犹大对我们洗脑。7天8夜不许睡觉、不让上厕所、坐小板凳,用犹大围攻大法弟子。这比肉体折磨更残酷!2001年7月2日,在长期被迫害中我由于身体虚弱和精神摧残而被迫妥协了,无知中我说了很多谎言并做过许多坏事。逼迫大法弟子放弃宇宙中最伟大的信仰、从而摧毁人类最根本的道德,这才是江氏犯罪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真正险恶实质。[注]

在我被迫害期间,我父母饱尝生离死别之苦。然而象我这样被残害过和仍在被更疯狂残害的真善忍信仰者及其亲人们何止是千千万万!

在此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都来关注这一全球焦点──审判罪犯江××,挽救中国人民于危难,让真善忍的阳光重现人间!

开平劳教所相关的犯罪分子还有:年轻的女恶警范××,王××,贾红梅,魏群,洗脑恶徒魏涛(男,28岁),姓周的女大队长等等,他们也应立即被绳之以法。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