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不法警察围困的6名大法弟子正念脱险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5月21日】首先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感谢各地大法弟子的鼎力相助。在大法弟子整体正念的作用下,5月15日早晨起,被大批不法警察围困的我们6人在17日晚8点前已经全部脱险。现将事情经过整理如下,与大家分享。

5月15日早,我和同修Y(女)从某农村讲完真象回到我母亲家,把同修H(男)也约到了母亲家(我的母亲和两个妹妹也都是大法弟子),打算一起学法。刚学一会就有公安局的人来敲门。后来得知是在回来的路上被恶人跟踪并举报给了那个农村的G派出所、我们家这边城里的J派出所、县公安局、“610”和县政法委。

当时是早8点45分,我们6人达成共识:坚决不给歹徒们开门。我们边请师父保护,边静下心来发正念,同时打电话把情况告诉外面的同修。歹徒们在外面疯了一样地敲门,见我们不开,就用万能钥匙把门锁打开了,门被它们拽开了20厘米宽的大缝,同修H马上把门又拉上了。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妹妹迅速拿来钥匙插到了锁眼里,然后听到外面的恶警说:“怎么又关上了?继续开!”但开锁的人无奈地说:“不行,万能钥匙插不进去——锁眼里有东西。”事实上,妹妹当时并不知道这个办法管用,这完全是正念的威力啊!

恶人见门开不了,就向县政法委、政府、610汇报。县长、“610”头子、公安局副局长、政保科科长、副科长、110警车都来了。当时它们人多势众,非常嚣张。因为我母亲家住一楼、前后阳台的窗户都有铁栏杆,它们就找了锤子、钎子,下令撬栏杆。城里的J派出所没人动手,只有政保科的副科长张××带着农村的G派出所恶警动手砸。张××非常邪恶,我妹妹上前阻止他,它竟然用锤子砸我妹妹的手。栏杆眼看就要被砸开了,这时我发正念也静不下来了,就想:必须直接面对它们,制止它们的恶行了。我到阳台边上,告诉它们:“你们住手!否则如果我有个三长两短就是你们逼的,你们谁也逃不了干系。”当时政保科科长和县长都在窗前,它们显然被镇住了。我又说:“你们这是强盗行为。”可政保科科长竟然大言不惭地说:“是,我们就是强盗。”

那时院里、院外、路旁站满了围观的人,还有平时难得见到的县长、农村的村干部、大批警察和老百姓,我意识到这正是揭露邪恶、讲清真象的最好时机,就开始向所有人讲真象,告诉那些恶警:“你们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天理不容。”我奉劝它们不要再作江泽民的帮凶了——江泽民已经在海外被起诉了,各国都在谴责江泽民的暴行了;告诉围观的老百姓:“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记住这些,你们就能在劫难中免于被淘汰。”然后我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好!”我感到我的喊声震天动地!(在这之前我的嗓子都讲哑了,但喊的时候声音却出奇地响亮。)它们找来录像的,我就对着镜头喊,心想:你们录吧,录吧,让世人都听到,都看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们看到很多同修都在外面,都在近距离帮我们发正念!

歹徒们把人都撵到院外,锁上大门。院里只有警察了。这时他们的手机开始接二连三地响,他们有的看信息,有的接电话,然后气急败坏地挂断。我知道一定是外面的同修把消息告诉了周边各地,各地同修都在给恶人打电话了,我们非常振奋。不一会就到了中午12点,正是全球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的时间,前面阳台的栏杆已经撬开了,但它们没人进来,都在忙着接电话,有老百姓问一个警察:“都撬开了,你们怎么不进去?”他没回答,灰溜溜地走向一旁。

12点15分,只留下了几个J派出所的警察,剩下的都走了。它们走后,我也接到了一条手机短信:“我们大家都在帮你们,你们一定要坚定信心,邪恶真的什么都不是。”还有同修打来电话告诉我:“放心吧,大家都知道了。”我们6个人都深深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和整体的力量。

下午1点多,同修Y被家人接走了。奉命留守的J派出所警察怨声载道,一个说:“G派出所真不是东西:惹这么大的祸,又都走了,这算什么事!就把我们留这儿了。”另一个说:“我以前也炼过法轮功,我也知道法轮大法好。”我说:“你既然知道法轮大法好,就别迫害法轮功。”他忙说:“你看我们哪动手了,都是G派出所那帮人干的,叫我们来,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有一个说:“别的县都不管了,咱还管什么?电视都不演了。”我让一个警察喊“法轮大法好”,他就喊“法轮大法好!”

局势虽然已经有所缓和,但邪恶还没有灭尽——他们还没全撤。我们知道一定还有我们没认识到、没做到的地方。我们都静下心来,认真地找自己的问题。发现主要是近来学法少、发正念少,常人的名、利、色、气都出来了,还有争斗心、妒嫉心、求安逸心,等等;今天还暴露出了不同程度的怕心,还有恶的一面,缺乏善心。我们悟到:我们应该完全用善的一面,用“熔化钢铁的慈悲”去向他们讲真象。

晚上8点多,我妹妹先来到阳台,对着警察高声唱起了《法轮大法好》、《登归途》等大法歌曲,随后我和母亲也过去一起唱了起来,院里又聚了很多人。唱完后,我们一起背《洪吟》;向人们讲自焚真象、国外的正法形势。之后又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晚上9点多,同修H说:“我该走了。”我们又齐声喊大法好。在这惊天动地的喊声中,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他凭着正念堂堂正正地从警察眼皮底下走了。在院门口值班的警察一边溜达一边背:“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16日下午1点多,他们就全都无声无息地撤了。

邻居们向我们竖起了大拇指,说:“你们真厉害,当初我们都为你们捏了一把汗。”我们告诉他们:“不是我们厉害,是我们的师父伟大,我们的大法法力无边。大法太正了,一正压百邪。”到下午8点,我们已经全部脱险。

但这次我们的损失也很大:两个在外面帮我们发正念的同修被恶警绑架了,至今还被劫持在县看守所里。这让我们非常痛心。我们呼吁大家继续发正念,把她们营救出来。

事情的整个过程中,我最大的体会就是师父讲的“好坏出自一念”。当时我的一念就是:不能让它们进来,它们谁也动不了我们。今天另外空间出洞的迫害我们的邪恶因素,一个都别想回去,把它们全部清除。我们坚信有师在、有法在,不会出现任何问题,而且这一念非常坚定。我们自始至终没有过任何不好的念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