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凤城市弟兄山镇派出所两恶警出车祸,一人残废,一人成植物人

【明慧网2003年5月23日】
  • 辽宁省凤城市弟兄山镇派出所两恶警车祸,一人残废,一人成植物人

  • 河北廊坊文字打手车祸暴死

  • 河南省太康县符草楼乡槐寺大队周庄不孝逆子暴死

  • 河南省淮阳县临蔡镇大何村工商代办员得恶报

  • 河南省淮阳县临蔡镇大何村父子行恶,殃及三代

  • 看守所恶人遭报应二则

  • 辽宁省凤城市弟兄山镇派出所两恶警车祸,一人残废,一人成植物人

    辽宁省凤城市弟兄山镇派出所恶警周君(男,40多岁)、曲福良(男,40多岁),紧随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大法弟子,99年7月24、25日左右到大法弟子家中强行收书,二人骑一摩托车返回途中在庙岭发生车祸,二人当即被撞成重伤。事后经医院抢救,周君一直处于植物人状态,曲福良被撞成残废,至今仍拄双拐。


    河北廊坊文字打手车祸暴死

    崔景华,生前曾任职于河北大城县人行、县宣传部、县人委、县水电局、省水利厅、大城县政府、人大、政协等部门,退休时任廊坊市水利局正处级调研员。此人一贯紧跟潮流,人称官场“不倒翁”。常赶时髦乱写一些诗词来邀功请赏。法轮大法被邪恶迫害后,此人大肆以诗歌形式攻击诽谤大法及创始人,并于2002年1月自费出版诗集1000册,到处兜售散发,毒害了许多人。于2003年春节期间广结旧友新交,散发流毒,再返回等车时被撞死,崔曝尸街头。

    请与崔景华有交往之人多多反思。


    河南省太康县符草楼乡槐寺大队周庄不孝逆子暴死

    河南省太康县符草楼乡槐寺大队周庄一姓周的学生,极度仇视大法,极力反对父母修炼法轮功。2001年3月,趁父母没在家时把大法资料送到乡派出所,并举报了当地的几名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每人又被处以近三千元的罚款。他这一大逆不道的恶行受到当地百姓的指责。同年,他考上大学后落入水中淹死。大家都认为这是苍天有眼,是对不孝逆子的惩罚。


    河南省淮阳县临蔡镇大何村工商代办员得恶报

    河南省淮阳县临蔡镇大何村工商代办员何庆新,不但善于钻营,而且凶残强悍,欺行霸市,将举报大法弟子作为一项经济来源。一次赌博输钱后气不忿,向村民撒野,被人痛打一顿,遍体鳞伤,极其狼狈。围观者众多竟无一人劝说,其两位兄长见状也转身离去。


    河南省淮阳县临蔡镇大何村父子行恶,殃及三代

    河南省淮阳县临蔡镇大何村村长何锋,横行乡里,无恶不作,特别是对大法及大法弟子,更是恨之入骨。多次在村里高音喇叭上吆喝,举报一个大法弟子奖励多少多少钱。因大法弟子佩戴法轮章及在家炼功,多次伙同乡派出所绑架大法弟子,多人被拘留,并遭罚款。其父何明静,曾是一屠夫,更是凶残霸道,无事生非,常无缘无故地骂大法及李老师。一次大骂大法后,突发心脏病,急送医院抢救,险些伤命。其弟何向阳也是一个游手好闲,无事生非之徒,2001年8月从看守所出来后,半个多月便暴病身亡,死因不明。其子何小伟十三四岁,先天弱智,数九寒天丢失。早就嫌弃其子的何锋本不想寻找,在家人及外界舆论的压力下,才迫不得已张贴寻人启事,找到时已奄奄一息,全身多处冻烂。


    看守所恶人遭报应二则

    东北某县看守所里有一个邪恶的刑事犯。他经常殴打法轮功学员。有时他一边打大法弟子还一边说:“我就是打你,把你打成肺气肿。”有的大法弟子告诉他,你这样做会遭报应的,他不听仍然继续作恶。几天之后,他感到上不来气、气闷。狱医来了一检查:他得了肺气肿。本来他快刑满释放了,可他病成这样。到他被释放那天,他的家人直接把他抬到了医院去治疗。看守所的大法弟子都知道,他是遭报应了。从此这个看守所的其他刑事犯,再也不敢打人了,他们知道:打大法弟子是要遭报应的。

    一个看守所有三个所长全遭到报应。其中之一的一个副所长是一个大法弟子的表弟。这个大法弟子去看他,发现他无缘无故地眼歪嘴斜,还嘴巴痛得要命。通过交谈得知,他们看守所的三个所长都因为迫害大法弟子而遭到报应。正所长和另一个副所长骑摩托撞到大树上都住院了,他是最轻的,就是嘴痛的厉害。大法弟子说:“你也一定做了对不起大法弟子的事了。”他说:“我没打过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说:“那你一定是跟着咋唬了,别人打人你用嘴帮腔,所以你才嘴痛。”他这才承认:“是的,我跟着咋唬了。”大法弟子拿出随身带来的真相材料给他看,他当即表示:再也不干有损大法弟子的事了。几天以后,他的嘴也不痛了。有一天,一封真相信寄到他们看守所,大家围在一起看,看完了有人问他,你说炼法轮功的人怎样,他竖起大拇指说:“他们都是好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