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隔离的父亲看起了《转法轮》


【明慧网2003年5月23日】今年4月份,父亲去佳木斯参加婚礼。那时,“非典”在世间还没有让人们觉得那么可怕。可“五·一”前后全国上下家喻户晓,“非典”成了人们谈论热门话题,当然我家也不例外,家里人就打电话催父亲快点回来,怕染上“非典”。

父亲于5月3日从佳木斯回来,中途在绥化换车的时候,车上有一个戴口罩的人说是发烧,被绥化火车站给扣留了,说是观察。列车上的其他乘客都登记家庭住址、工作单位、姓名。就这样父亲早上刚到家不一会儿,市防疫站的负责人给父亲单位领导打电话,让父亲隔离12~15天,而且说跟父亲接触的人都隔离。就这样大弟、大弟媳都不让上班了。中午母亲打电话也不让我们去,怕传染。

奇怪的是从外地回来的人都被集中到一个地方去隔离,而父亲却在家里隔离,大弟、大弟媳不让上班,怕接触人,而小弟媳开的理发屋却没人管。我家平时来串门的人很多,这下一个人也不敢来了,连卖菜的人都不敢卖给我家人,看着就躲。

父亲原是受江氏邪恶集团谎言所蒙蔽的人,过去跟他讲真象他也不相信。还不相信大法,说看见我就相信,看不见我就不相信。我对他真是心灰意冷,认为人各有命,顺其自然吧。

机会来了,我在家正想着把《转法轮》拿给父亲看,正好母亲打电话说我爸要看大法的书。于是我把《转法轮》给父亲送去了。父亲终于明白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