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智慧坚持在机场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三日】今天和大家交流一下温哥华学员一年半以来在机场讲真相的一些情况和体悟,以便今后更好地向可贵的中国人民讲清真相。

一、在法上升华,遇到困难坚定不移、正念正行

“为了在中国这个地方传法,又不能叫一般的人去听法,就集中了许许多多各个世界的王,和很高层次的生命在中土转生,其中包括许多历史上我一直在管着的。当然管着和不管着的在今天得法是一样对待的。所以那里的人,更应该去挽救。”(《导航》“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列治文市的同修经过学法讨论,认为温哥华国际机场是中国人进出加拿大的必经之地,因为那里每天都有一千多人次的往返中国的客流量,旅游旺季更多。几位同修就决定从2001年10月起一道去机场洪法发真相资料。一开始发的很好很多,也没有遇到什么阻力,欢喜心就出来了。因为机场是个比较特殊的场所,原则上不允许任何个人和团体派发任何资料。做事时如果掺杂了人心,就容易被邪恶利用,后来还遇到了来自中国领事馆的干扰,机场保安人员也清楚地表明不允许我们在机场发资料。当事的几位学员中对我们是否应该去机场讲真相也产生了分歧,所以就暂停了。

为了让中国人尽快地了解真相,并希望他们能把真相带回中国大陆,刚从大连来到温哥华探亲的我和其他几位同修从2001年11月初接着继续在机场讲真相。开始我们以回国人员为主,以送《回归的旅程》和“真相光盘”为切入点。对愿意接受材料的,根据他们在机场停留时间长短,向他们讲大法的真相;对不愿接受材料的,就针对他们的心结和所提问题一一解释,并希望他们把在国外了解到的真相转告亲朋好友,就这样几乎是一个不漏地在做。前三个月都比较顺利,真感到有很多的受谎言蒙蔽的中国人民正等待着我们去救度,就增加了下午接机,向从大陆来的中国人讲真相。除了散客和留学生外,我们遇到很多来自中国大陆的代表团如政府考察团、教育代表团、研修团、商务考察团、体育代表团、旅游团等等。这些代表团几乎在出国前都进行过政治教育,都不敢当面接法轮功的真相材料,我们就面对面告诉他们法轮功在海外洪传的盛况和自焚的真相,很多人都很感兴趣,虽然不敢当面表态,但是有些人偷偷地接我们的资料。

记得有一次在登机口处我送真相资料给两个人,他们说:“我们是使馆人员。”我说:“那你们更应该看看了。”他们想接又不敢接。我就开始讲大法在世界洪传的情况,讲天安门自焚等真相,并说:“这资料都有详细的说明。看来你们都是很善良正直的人,在使馆内不敢接,今天你们拿回去看看,机会难得。这对你们自己、家人及亲朋好友都有好处的。可别再受谎言蒙蔽了。”讲完后,他们都接了资料并表示感谢。

还有我女儿的朋友要回国做生意,在机场我向他洪法并送他《回归的旅程》。他回加拿大后打电话给我说:“阿姨,我看了这份资料真好。能不能给我请本《转法轮》看看。”后来他在电话里说:“我是信基督的,但《圣经》里有很多问题没讲,李老师用最浅白的语言,讲出了最深奥的道理。我看完后,一下子就解决了我长时间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我真为他能得大法而高兴。

当然有时也遇到一些受蒙蔽太深,抵触情绪很大的人,对我们的心性也是一个考验,看你的心动不动。对于有些特别邪恶的人,如拿到资料就撕的、破口大骂的,真的是考验我们的心性。有一次一位刚刚参与进来的同修没有把握好,和对方争辩起来了,没有达到讲真相的效果,自己还挺生气。后来她经过学法意识到自己没有把修炼融于讲真相中,讲真相不单单是个救度世人的问题,而且是我们修炼人实修的过程啊。认识到以后再遇到类似的人和事,就能坦然对待了,再想到那些受蒙蔽的人的来历和目前的处境是很危险的,我们对他们应该更慈悲啊。心态很正的情况下,我们耐心和真诚地向他讲述法轮功给炼功人带来的身心方面的受益和大陆很多无辜的好人被残酷迫害的事实,很多人对大法的不解和敌意有了一定的转变。

就在我们做的顺利时,2002年春节前夕,同修们被机场警察驱赶,严禁在机场发资料,从而我们在机场讲真相的工作陷入了困境。一天一个便衣带着一个警察盘问我的地址电话和身份。我心里很坦然,如实告诉了他们并通过他们的翻译人员向他们洪法:我们为什么到机场发资料,又讲大法与每个人都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希望他们能理解和支持,并送英文大法资料。他们一致表示理解我们,但机场内有规定:为了机场的安全,不准任何人在机场内发任何资料。还说:“你可以来接客、送客,但不要发资料。如再发现,我们有权拘留你或送移民局。”我坦然地回答:“我没有违反你们的法律,也没影响你们的安全,相反我们每天都在做好事义务地帮助你们维持秩序,帮华人旅客打电话,托运行李帮助转机等等。更重要的是我们给华人的资料完全是真相并非商家的广告宣传,我们是为在中国没有表达权利的修炼真善忍的人们说一句公道话,为了告诉被江氏集团的一言堂谎言蒙蔽的中国同胞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边说边默默发正念,并请求师父保护。他们的态度也转变得友好了,后来让我离开机场。事后与同修交流,后悔把真实身份告诉了他们,恐怕让中国大使馆收集去。但立刻意识到:这是怕心又出来了。在国内被抓都没怕,在这儿怎么还倒怕起来了。看来这怕心还需层层除去。几次受阻后大家都认真向内找,认识到虽然在常人这儿表现为外部原因,如机场有安全规定,又有中国领馆的施压,但最主要的是自己有漏,讲真相的过程中有一些执著心还在往出冒,如欢喜心和显示心,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

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中讲到:“你在哪里、无论做着什么,都是在你自己应该做的这件事情中提高。每个人做什么,那都是有原因的。”从法中,大家认识到了,每个人还有没完全放下的执著心,在讲清真相中就会暴露出来,认识到了放下它,就是提高。机场是一个特殊又极其重要的讲真相的场所。你一有漏,就会被魔钻空子而影响救度世人。所以就要求我们时刻保持正念正行,而我们的正念正行只能从法中来,师父讲到:“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进要旨》“排除干扰”)从此我们加强了学法和发正念。每天保证学法三小时以上,发正念6次以上,这样在机场受阻就少多了,即使偶尔遇到一些干扰和阻力也能正确对待和化解。这样我们始终坚持在机场向中国人民讲着真相。正如师父在《道法》中所讲:“觉悟了的本性自会知道如何去做”。

2002年初的一天,有另外几位同修去机场打“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受到机场工作人员的驱逐,于是就有同修提出:应该离开机场洪法。我们不能硬闯红灯,不尊重西方文明。这样不仅有被拘留的可能,还会给大法抹黑,造成很大的损失。同修们针对这个问题及时学法,向内找,在法上交流。师父在《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象、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当看到给我们带来了损失,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象、去救度生命。这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我们在救度生命。”学法交流后更加坚定了我们的信心,大家认识到:机场这块可贵的中国人集中的阵地我们决不能放弃,一定要坚持,而且要做得比以前更好。我们分析受阻的主要原因是当事的几个同修做事时的心态不一,有的有各种执著心表现出来,执著于发资料的数量,被邪恶钻了空子。还有对机场管理机构的洪法还需深入细致,对常人洪法时有时心态着急,不够替别人着想,甚至是方法不当等等诸多原因。师父在《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但是即使这样,其实也都是旧势力执意要针对大法弟子心性考验来的。一定是这样,如果不是这样,绝不会出现。那么针对这种情况大法弟子走正自己,尽量不叫邪恶与旧势力钻空子,坚定正念就是最好的办法。讲真象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最后大家达到共识: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度世人,做的是最正的事。我们有能力改变一切不正确的状态,排除各种干扰。当然首先我们自己必须做正,时时刻刻一言一行都在法上,心态要纯正,才能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和破除一切不应该有的干扰。在法上的认识提高了才能更好地讲清真相,于是大家决心今后一定要多学法,学好法,每天要保持慈悲救度世人的纯净心态去讲真相,同时要多发正念,还要时刻保持正念,排除干扰。只要对大法有利,又能行得通,我们就去做。只要心态正,正念足,一切都会为你开绿灯。师父在《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说:“……世上任何一件事情都是为这个大法而来的,都是为大法而成的,为大法而造就的。”那么常人中的法律规章制度也是为法而来的,我们就应让一切为法所用,而不能被规章制度所束缚,同时法能圆容常人中的一切。

我们认真分析了机场的情况,在具体做法上借鉴了一些其它地区的经验。真相一定要讲,还不能违反机场的有关制度,于是我们就主要以接客送客义务服务乘客及和他们聊天的方式继续在机场讲真相。主要以面对面讲为主,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在国外洪传和受褒奖的情形以及国内的迫害进行对比,有愿意深入了解的就给他们真相材料。同时主动向机场警察、各层工作人员洪法,使他们都能理解大法好和我们讲真相的原因,即使他们不公开支持,暗中的默认和帮助也表明他们摆正了对大法的态度。同时我们注意保持个人外表形象的整洁,一言一行都展现大法弟子的风貌,当他们看到我们长期坚持在机场不辞辛苦主动地义务帮助过往乘客当翻译、打电话、托运行李、改票和转机等等,机场工作人员发自内心地感谢我们给予的帮助。来自中国大陆的乘客常常激动地握着我们的手说:“现在你这样的好人真不多了。”这时我们总会说:“我是学法轮功的,我们老师告诉我们要处处替别人着想。其实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然后再自然地递上一本真相资料,对方在吃惊之余都表示要好好了解一下。平时遇到任何干扰和问题之后同修们相互鼓励,及时交流讨论在法上的认识和如何智慧地回答常人的一些刁难的问题,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每个参与其中的同修都在提高。

在我们一年多来的洪法和真情感动下,机场的警察也开始为我们的洪法提供方便之处,建议我们可以在机场商家门口放报架,讲真相的同时可以为商家带来客源;可以与各家航空公司联系提供免费报纸并送上飞机,方便旅客等等。我们还借节假日寄贺卡之际,向机场董事长和董事们寄真相资料,向很多工作人员面对面讲真相。他们都逐渐地在转变对我们的态度。记得有一次,遇到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一个管理员,他平时总给我们找麻烦,这次我就主动地上前向他讲真相。他说:“我不信神。维护秩序是我的工作。如果有客人上诉,我就要履行责任。”我又对他讲中国迫害法轮功的情况,说明我们为什么在此发资料,讲真相是为了受蒙蔽的中国同胞不再受谎言欺骗。“你支持我们的工作,你也是在帮助中国人,你一定会好人有好报的。当然我们尽量为你着想,不给你找麻烦。如果需要我们帮助,尽管找我们,大家互相合作嘛。”以后再见到他时,他主动打招呼示意,我们也多次领旅客找他询问,他对我们非常友好。通过这件事我证实了:只要你有这颗心,师父就会安排机会让你证实法。师父讲过:“所以,在讲清真象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

在这以后,我们在机场的洪法有了很大改观。我们每天遇到形形色色的中国人,经常提各种各样的疑问。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学好法,才能保持纯净的心态。机场又是一个情况复杂的地方,使馆的便衣经常出没,这又要求我们必须时刻保持正念,才不会被邪恶钻空子。因此我们体悟最深的就是:学好法,发正念,及讲清真相,不能偏废,只有同时做好,才能达到救度众生的最好效果。

我们在机场经常遇到来自大陆的政府官员、媒体记者等等。一天遇到一个北京政府代表团,前一天拒绝接学员给的真相资料,还给学员照相。我见到他们就主动搭话:“你们好!现在要回国呀?”“是啊。你也回去呀?”“我暂时回不去了。因为我炼法轮功,回去就会被抓。”“没那么严重吧。你就写个保证说不炼了,就没事了。”我说:“你们说说我能写这个保证吗?我几年前患了肺癌,动过大手术,而且还有高血压、冠心病等,每年单位个人都得花很多钱治病,自己也遭了好多罪。而我自从97年炼了法轮功后,这么多年没吃一粒药,没花一分钱,真是无病一身轻。过去到夏天,喘不过来气,就到医院吸氧。现在到海拔4000公尺的地方去旅游,年轻人出现缺氧反应,而我却安然无恙,精力充沛。”他们说:“觉得好,就悄悄在家炼,你出来宣传什么呀?他们给你多少钱?”我说:“我退休前是一个较大建筑公司的经理,我不缺钱。根本就没有谁来收买我们做宣传。要说钱,是我们的师父给了我无价的珍贵的东西--健康,(这时我哭了)你们说说,我有那么重的病,没有师父给我这个大法,我花多少钱能治好这些病?我今天能有这么好的身体,我真的愿意让更多的人受益。”这时他们好象也很感动,就说:“可能这个功对祛病健身有一定效果。但也有走火入魔的,像天安门自焚、自杀、杀父母的……”我就给他们讲这些事情的真相,后来他们说:“就算你说的这些是真的,那么你在国外宣传中国不好,与中国政府对抗,我们认为这是给中国人丢脸。”我说:“我们没说中国不好。也没说中国政府不好,只是揭露江××、罗干等少数几个人利用手中的权力非法镇压法轮功。从92年法轮功传出至99年7·20镇压前,7年多的时间里,没有人镇压我们,我们根本就不用向谁讲真相。你说什么叫对抗?有人说你杀人了,你就告诉人‘我没杀人’,而结果呢?诬陷你的人,没定诬陷罪,却给你定了杀人罪、对抗罪,这样公平吗?你认为揭露恶行是给中国人丢脸,中国人历来认为‘家丑不可外扬’,个人能代表党能代表国家代表中国人吗?国外公民敢公开通过法律弹劾总统,那在中国就是反党、反政府、反社会主义了。袒护丑恶就是在滋长丑恶。如果我们中国人都有正义感,能扬善惩恶,那中国就不会有今天这么多司空见惯的丑恶了。”听了此番话后,他们也无言以对。我接着说:“请你们转告亲朋好友法轮功好,你们都会有一个好的未来。”他们友好地谢谢我。通过这件事我认识到:这些人出国就是来得救的,昨天拒绝听真相,结果没能走成,今天听了真相后,摆正了位置,去掉了恶念,就愉快地离开了。

我还遇到过中央台“实话实说”节目主持人崔××,我就从“实话实说”的角度向他讲真相,从中国宪法和言论自由说起。还以要求释放在国内受迫害的亲人的方式向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讲真相。他们受蒙蔽很深,但在大法弟子的善念和强大正念下,他们都无言以对,给他们思想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们还向旅游团导游讲真相并得到了他们的支持。很多留学生也希望了解法轮功究竟是怎么回事,有的还拿真相资料到学校去传给同学看。我们在机场曾遇到一些来自大陆的法轮功学员,有的在镇压后放弃不炼了,有的没有走出来的,大家经过交流都表示不能辜负师父慈悲苦度,决心重新跟上正法进程。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们也遇到无数理解和支持大法的世人,让我们很受感动。有位老年妇女曾说:“我先生一看到镇压法轮功的消息后,心里就特别难过,总为你们祈祷快点结束这场劫难吧。”她先生也说:“你们面对这么大镇压能坚持到现在真不容易啊。你们一定要坚持到底,一定会胜利的。”我真心地祝福他们:“善良的人啊,谢谢你们的理解和支持,法轮大法会给你们带来美好的未来的。”

二、师父看护我 正念显神威

我们在机场发资料,那儿的警察,便衣,保安,及工作人员到处都是。再加上领馆人员的特务干扰,如果没有师父的看护,一天也不能在那儿发资料,更不用说坚持一年半了。我们也向他们讲真相,遇到顽固不化的,只能正念除恶。有一次,在机场大厅相继遇到三个曾经阻拦过我的人。第一个是大厅负责人,迎面而来。我心态很正,没有怕,就这样与他擦肩而过。刚走几步,又遇到一个便衣,他驻足看着我并开始打电话。我马上发正念:让他不再干扰我救度世人,也给他留个得救的机会。就这样不一会儿他也走了。紧接着是一个工作人员总盯着我,我注意到之后就立即发正念:让他不要注意我,也看不到我。那一天的洪法工作正常进行,没有被干扰。被特务盯梢这样的事时有发生,每次我都发正念:让他们走开,请师父看护。我还经常在发资料时,和警察擦肩而过,他们都没看到。便衣也总追着我找,在师父的看护下,每次总能化险为夷,顺利地将真相资料传给有缘人。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谢谢师父的保护。

还有一次,在我乘车去机场的路上,因为天冷路滑,在换车的时候,不小心滑倒了。当时真的很重。自己试着站起来,没成功。我当时心里只想着:还有那么多人等着我救度呢,我不能把这一背包的资料就这么给耽误了。我必须得起来,请师父帮助我。说话间,自己就能慢慢地站起来了,那些乘客和司机都感到惊奇。我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并给司机一本英文法轮功资料。他竖起大拇指:“法轮功good(好)!”我再次感谢师父的看护。

三、师父的点化

在一年半的机场讲真相中,我真正体悟到:师父时时都在看护着我,在需要点化时,点化着我。记得当我们遇阻,讨论是否坚持的时候,我认为应该坚持,同时也在考虑是否自己太执著了,有“革命英雄主义”的念头。就在我们共同面临问题和考验的时候,师父的慈悲点化让我决心坚持下来。之后,我更加坚定我在机场讲真相的信心,并与同修们交流心得,大家也倍受鼓舞,决心坚持做好机场的讲真相工作。

在过去的一年半,我们经历了风风雨雨,也使我们锻炼得成熟了许多。有更多的学员通过交流也都参与进来了,虽然时间不长,但大家也都明显感觉到有缘人都在焦急地等着我们的救度,大家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也逐渐地放下了一些怕心、欢喜心和安逸心等。在今后的正法过程中应更加勇猛精进,争取做得更好,才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才无愧于历史赋予我们的伟大使命。

以上仅为我们讲清真相中的体会,有不周正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最后让我们以师尊的经文《正神》共勉:

正念正行
精进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

(2003年加拿大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