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讲真相的故事(78)

【明慧网2003年5月26日】99年在当权小人掀起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之前,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有法轮大法修炼者。三年来数千万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历经了魔难而变得越来越坚定、理智和成熟。面对无数深受欺骗的中国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赋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将真相告诉中国人民,救度着众生。

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这场邪恶的迫害,不承认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组大陆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国人民讲真相的事迹:

正念摆脱迫害

4月25日,我在单位上班,突然看见乡党委书记,带一群警察向院里走来,我猜到他们是冲我来的(因工作单位只有我一人炼功)。我想:决不能让邪恶带走。于是,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去推窗户。开始推不开,后来一使劲窗户扇被推到地上,哗啦一声玻璃碎了。这时,警察已到走廊,我便从窗户出去,我看见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警车停在大门外,我跳墙而走,恶人发现时,我已到了安全的地方。

师父说:“大法弟子在两种情况下它们动不了。一个就是坚如磐石,它们不敢动。因为那个时候它们知道,不管你旧的势力也好,旧的理也好,这个弟子走得正、做得好,如果谁再去迫害,我是绝对不饶它。我身边还有无数的正神呢!我还有无数的法身都会正法。”(《北美巡回讲法》)就这样,我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在他们的眼皮下走脱。恶警暴跳如雷,动用大量警力非法追捕我,并抄我家,拿走我的照片,扬言要通缉我,但最终还是未得逞。

她想:我一定要出去

有一次,她和几个功友到附近的村屯讲真相,被恶警绑架到县公安局。恶警们用手铐把她铐在一个房间里,把房门锁上就都出去吃饭。

她被关的房间是四楼。她想:我一定要出去,不能呆在这里。她看着把她锁在暖气片的手铐想:请师父帮助我、加持我,我要冲出去。突然,手铐自己开了。可是房门锁着,怎么才能出去呢?她看见地上有一块木块,就捡起来拿在手里。她把桌子搬到墙边,站在桌子上用手里的木块把一个窗上的玻璃打碎,她费了好大的劲才从窗户钻了出去。可到外面一看是一个民房的房顶,又没有梯子怎样才能下去呢?她看见旁边有一个铁烟囱,可能是楼下开饭店的排烟管道。她用双手抱住烟囱,把眼一闭用意念想着:请师父保护我、加持我。只觉得忽的一下,她竟轻飘飘地站到地上。这时,四处漆黑,她什么也看不见。

她忽然听见公安局的人忙乱起来,有人喊:“人跑了,快追。”她一紧张摔到一个大土坑里,等她站起来时,警察也跑没了。她带着满身的烟灰和尘土走了。当她敲开一个同修的家门时,竟把那个同修吓了一跳,原来她弄了满身的黑灰,手上和身上到处是血水和黑灰。同修认了半天才认出她来。第二天,同修为她买来墨镜,并换了新衣裳,顺利地转移到外地,又溶入到正法的洪流中。

化险为夷

2002年12月下旬的一天晚上,我还是照样出去贴真相资料。贴完一个村子正往家赶,忽然看见路上不远处有一辆警车,只好又从岔路去另一个村子去贴,贴完回来一看道上仍不安全。我就躲进柴草垛里。

这时警车就过来了,我就发正念,可能当时发的念不纯,警车没走。于是我就跑,警车就在后面追。跑出很远我又钻进柴草垛。警车就在柴草垛边上停着,却找不到我。我不停地发正念,警车还是不走。大约早晨5点左右,我突然想起师父的经文《什么是功能》,于是我就在心里说:“让邪恶警察定住,让警车坏。”说了两遍。就这样我不知不觉地回到了家。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到家一看,右脚五个脚趾都冻了,耳朵、脸也冻破了。不到半个月就好得差不多了,但没好彻底。一天一个同修来看我,说这是邪恶的干扰,要发正念清除。我才如梦初醒,我就发正念,现在也不疼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