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加华人毛凤英的辛酸和快乐(图)


【明慧网2003年5月27日】

叶同贵(左)、毛凤英(右)、叶谨、叶开文一家四口在加拿大多伦多。

题记:

愿点亮我生命之光
照耀你前面的旅程
一起穿越黎明前的黑幕

那个欢笑夹杂着泪水的青春
让我靠在你身旁
请你陪我走过今生的岁月

1978年,毛凤英患急性肝炎,没有根治从此留下病根。那时她还在上中学。虽然长期医治,但病情一直得不到控制。肝病时时折磨着她,也时常感觉疲倦、恶心和诸多的不适,但和许多同龄女孩子一样,年少时的凤英有许多玫瑰色的梦想,未来的日子在她脑海里充满幻想。

凤英工作了,是兰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的外科护士。白衣天使,多好的职业呀。凤英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工作,而且,身边都是大夫,治病肯定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其实,她并不是特别把肝病这码事放在心上,照样和一大群年轻人说说笑笑。

这时叶同贵出现在她的生活里。同贵是兰州市一所大学的研究生。小伙子挺帅,书卷气浓,看上去憨厚、老实,爱好围棋。和他在一起,凤英总能感觉到他们之间深深的缘份,直觉同贵是能陪伴她、照顾她的人。

那种幸福的感情归属感令凤英眩目,他们结婚了。

伤心的记忆

所有的欢笑都离我远去
孤独中仿佛再没有希望

新婚的生活是美满的。不久,凤英怀孕,生下一个粉嘟嘟的女儿,起名谨。

小叶谨一出生就需要医生抢救,当时输了很多的血浆。后来凤英一直用母乳喂养。6个月时发现小叶瑾肝肿大,一岁以后就明显有肝功能异常,一年比一年重,最后就是严重的肝脾肿大。大夫说可能跟输血浆和吃凤英的奶有关系。

小叶谨面黄肌瘦,个子也不怎么长,比同龄小朋友矮一大截,大夫说孩子的病非常严重。凤英和同贵领着孩子找很有名的大夫,就诊后大夫都直摇头。

在带着小叶谨求医的同时,凤英自己的肝病也越来越严重。她持续性肝脾疼痛,每当感冒、劳累、情绪不佳时疼痛就加剧,还伴有恶心、腹胀、食欲不振、失眠、乏力、全身怕冷,天一冷就打寒颤。1995年查出脾肿大,肝质地发硬,血球蛋白明显倒置,北京中医院诊断为肝硬化。兰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及北京几所大医院化验检查诊断凤英患的是丙型慢性活动性肝炎。

真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在医院里工作,凤英心里清楚丙型肝炎是世界上最难治的肝炎,它的发展结果不是肝硬化就是肝癌。凤英开始不得不多次住院,短则两个月、长则半年。

这期间,同贵到北京读博士,毕业后留在北京的地震局工作。分居两地身边少了一个安慰自己的亲人,凤英越发孤独、难过。心情非常郁闷。

此后,凤英中西药物一日三顿从未间断,可是旧病不见好,又添新病。重度萎缩性胃炎,肾盂肾炎,肾盂积水,低血压等许多病都上来了。身体极度虚弱,两条腿肿得发沉,走路都抬不起来,上楼就更费劲儿。后来凤英无法再撑着去上班,96年初只好在家休息治疗。

为了治病,凤英多次到北京求医。有时,为了能得到那位全国著名肝病专家的亲自治疗,她和来自全国各地的肝病患者几乎是二十四小时排队挂号,因为这个有名气的专家一星期只挂20个号。

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凤英知道自己的病没有治好的希望了。一天,她带着一线希望问主管大夫,说:“您估计我还能活几个月?我想知道,好有个思想准备,把有些事情安排一下。”同情她的大夫好心地安慰她,说:“我估计1~2年不成问题吧。”

凤英的精神在那瞬间崩溃了。虽然活得很苦很累,在这绝望中凤英发现自己是多么留恋人生啊!只恨上帝为什么让自己到这人世上来,又为什么要自己过早地离开?内心的痛苦到了极点,就算总是泪流满面也无法排遣。

凤英无处诉说心中的苦闷,脾气变得十分火爆,甚至对身边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发泄。凤英开始在家无故发火,打骂叶谨。一些好心人劝凤英想开些,可是面对死亡她怎么可能想得开?

奇迹悄然发生

上天对我如此厚爱
千思万想我难以释怀

1996年,同贵有一个机会作为访问学者去美国。这是许多人求之不得的机会,同贵知道它的份量,它能使自己的事业上一个大台阶。并且,美国的邀请方还应许同贵带家属同行。这天大的好事没有令同贵高兴起来。作为丈夫和父亲,他十分清楚凤英和叶谨的病情。想起她们,他的心里满是痛楚。

他没有打算带她们一同去美国,她们的病以及美国的医疗费用都不允许她们与他同行。他能想到的只是,到了美国,自己一定要省吃俭用,把钱省下来让这母女俩过好一点。难道还有比这更好的路吗?

同贵孤身一人来到了美国。三个月后的一天,同贵接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消息:凤英告诉他,她们娘俩儿的病全好了。她们要到美国来。

同贵将信将疑。不过,病痊愈总归是大好事。无论如何,她们想来美国就让她们过来吧。

又过了三个月,同贵在美国迎来了凤英和九岁的叶谨,而且是健康的凤英和叶谨。医学检查报告以及她们的样貌都显示她们与正常人无异。

宝贝儿子

我的宝贝
你的降临使日月增辉
更使生命显得真实

确实是非常的神奇又有些难以置信的事情,炼了法轮功后凤英和叶谨的病全都好了。

以前为了能彻底解除痛苦,凤英试过很多方法,如偏方、练气功、烧香拜佛、算卦烧纸、中药治疗,后来是不得已试了试法轮功,本来她是不相信气功的。事实胜于雄辩,同贵看到凤英和叶瑾的病都好了,也开始炼起法轮功。

乖巧懂事的女儿,体贴入微的丈夫,在美国过着正常人的生活,真好。唯一令凤英心里不愉快的事是一名同事总是取笑她显得很老看上去像同贵的妈。要知道,凤英是很在意的。同贵知道事由,安慰道:“我又不嫌弃你,别人说一说有什么关系?!”这样一来令凤英耿耿于怀的事就被一笑了之了。后来,凤英与那同事的关系还很不错呢。

凤英又怀孕了,到美国一年后生了一个胖嘟嘟的男孩子,取名开文, 这事他们在国内的同事、亲戚都不太相信,还传说孩子肯定是拣来的。从医学的角度来说,肝硬化患者是不可能怀孕的。可有目共睹,开文健康活泼,非常聪明。小小年纪的他既能讲英文,也可说中文,还会认很多的中文字。

良心正义使然

每一天
我都在拥抱生命的真实
真实的生命容不下一粒沙砾

后来,他们一家四口从美国来到加拿大的多伦多市居住。

开文渐渐长大了,叶谨已经出落成一个大姑娘,在死亡边缘挣扎的痛苦经历离他们渐渐远去,可是,凤英还时常想到国内因丙肝导致肝癌死亡的兰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院长和因肝功能衰竭死亡的同学。心想:以我的亲身经历,如果他们能炼法轮功也许能改变命运。凤英也常常想到与曾与她同病房的病友,曾想过要回去告诉那些还在排队等挂号的难友,自己没花一分钱却彻底恢复了健康。然而,国内发生了镇压法轮功事件,使她未能如愿。一想到他们还在痛苦中挣扎,凤英就非常地不安。

凤英深知,国内对法轮功的宣传是不真实的,她希望她们一家人真实故事能给在困境中的人们以启发,在磨难中不要失去信心。她时常给国内打电话,和那里的人们讲述发生在她们一家人以及其它朋友身上的真实故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