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配合起诉邪恶之首案讲真相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2003年5月27日】现在我在配合起诉邪恶之首案讲真相方面做得不太好。深挖发现还是自己对法的理解不够圆容以及对此用心不够。才开始的时候我很重视,很想充分利用这个机会和同修齐心协力讲好真相,救度众生,揭露清除邪恶,借此机会和同修互相补充圆容共同提高……

于是我配合此事讲真相,但是效果不太好。谈到起诉江××,有人说过去整右派,后来镇压“6·4”学潮,把老百姓的心已经整死了,谁还管什么正义邪恶呀。有下岗工人说我连吃饭都成问题,关心不上那些事。还有人说在美国起诉太遥远了,和我们关系不大,等等。哀莫大于心死,我深深理解他们被压抑的心,但是他们的冷漠麻木令我很沮丧。

作为修炼人,我经常告诫自己讲真相时不要被对方的心态带动,不计较听者的态度,但是这次我还是因为世人的冷漠麻木犹豫了……

学了《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后,我想我们不看重结果,注重在过程中讲真相救度众生,揭露邪恶,那么我原来通过讲修炼故事来讲真相效果还不错,也能达到这个目的,我就象原来那样讲算了,所以我就不再提起诉邪恶之首的事了。我没有圆容地理解法,做事就走了极端。

有同修提醒我虽然我们不看重结果,但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要好好把握充分利用,机会不好好把握,会不会落在正法的进程后面。每一个机缘的促成都不易,特别是这种机缘。时间越来越紧,每一个机缘都不应该错过。师父说:“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在证实法中协调一致法力会很大。……聚之成形,化之为粒。”(《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们可以为了共同的目标分工不同,化之为粒,但是这个事需要我们整体的力量,聚之成形。如果我们该聚聚不起来,松松散散,就不会在这个过程中有更好的实效。

同修的提醒让我深受启发,感到自己还没有理解好此事,用心不够。最近我发现明慧网上登的这一类文章也少了,如果我们大法弟子自己对此事都不够关心,世人怎么会关心呢。虽然说最后的选择在于世人自己,是他们自己在摆放自己生命的位置,但是邪恶的谎言、人间的迷雾等诸多因素也在干扰他们的选择,我们应慈悲地帮助他们排除邪恶的干扰,给他们讲清真象,让他们尽量显露出自己明白的一面作出自己的选择。我们不看重结果,他们最终作出什么选择是他们的事,但是过程中我们尽没尽到我们的责任是我们的事。

人是看重人的理。美国是一个注重人权的国家,是历史安排的国际警察,是一个举足轻重的大国,如果他们都不能做出正确的选择,会不会影响到后面的那些国家。

中国政府中邪恶之首的那一伙都知道此事的重要,另外空间的邪恶烂鬼也知道,都在拼命力保邪恶之首,我们大法弟子怎么能不重视呢。

我觉得我们能参与的地方要尽量参与,比如每个人都可以以发正念,讲真相配合此事。有些地方可能用不上力,不过用心的大小最关键。我们应关心此事,心要齐,尽量参与此事,互相提醒补充,好好配合,借此事形成一个更紧密的坚不可摧的整体,聚之成形。越紧密漏洞越少,威力越大。

“任何一种东西能够在这个世间上立足,能站得住,能够成立起来,都必须有一个关键的原因,就是它必须在这个空间中形成一个场,……”(《在欧洲法会上讲法》)我们可以从自己做起,向明慧等网站及世人的新闻媒体投稿广发真象资料等等揭露邪恶之首的邪恶、狠毒、腐败、愚蠢、荒唐、虚假、妒忌、欺骗及它对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犯下的种种罪行,(特别是它镇压法轮功,从人类的本性上毁灭人类,拿中国老百姓的血汗钱作诱饵、以种种利益诱导人们背弃正义,)带动世人关注此事,让大家都来谈论此事,形成一个正义之场,剥掉邪恶之首的画皮,让它在这个正义之场中暴露出白骨精的原形,让人们都揭露它、唾弃它、谴责它,全世界人民都审判它。(顺便提一句,我走到哪都经常听得见老百姓骂它,说它把老百姓害苦了,说听见它说“三个代表”就恶心,说它赖着不下台,还听到关于它的种种笑话,我感觉在中国已经形成了一种气候,老百姓都讨厌它,恨它。但是可能因为我们讲真相做得还不够,有时也能听到人们说起它邪恶地镇压法轮功的事,不过还不算多。)

我自己在配合起诉邪恶之首讲真象方面还做得不好,希望同修能谈谈自己这方面的体会,给我们以启发,谢谢。

粗浅认识,仅供参考。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