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式表象与心(四)


【明慧网2003年5月27日】在99年7·20前后,很多辅导员都被抄家了,书和资料被抄走。我和丈夫听说这个消息,就开始考虑转移大法书,可突然来了一帮人把我丈夫叫走了,说我那老头子是辅导员。我们家里当时放了许多书,我一心想保护好大法书,心想大法救了自己的命,如果到了危急时刻要以自己的生命保护大法书。当时要保护大法书的正念很强。

想到老头子被带走,心里又担心,又……,各种念头都上来了,那个滋味真不好受。但我想我必须保护好书。那么多书我得找车,可不知怎么就找不到;我一个人要想把书弄出去是不行的,我就去找同修帮助,同修当时有怕心,不敢来,去找亲戚,也不愿来,女儿女婿去上班了,我还得带小孙女。我就回家去想办法,好不容易又想好一个办法,带着孙女刚出门,突然发现远处有人监视我家,这个办法又行不通了,我只好退回家去,这个打击让我很难过。但是我想我不能沮丧,我必须去面对。

当时我和我老头子住在女儿家,女儿女婿两口子都是军人。正在我心急如焚的时候,又突然听说这个时候部队要戒严了,任何人不能进也不能出去,要传达关于法轮功的文件。我一听这不是更不可能把书运出去了吗?当时整个部队包括家属区都是静悄悄的,很少有人走动,(因为大家都去听传达迫害法轮功的文件去了,又不准人进出,)我一个人在家里急得团团转,想一个办法不妥,再想一个个办法还是不行,都被我自己否定了。眼看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那边已经在传达迫害法轮功的文件了,这边随时都有可能来抄家,小孙女在哭闹肚子饿了,我也急得哭了起来,各种不正的念头冒了出来。真是在磨难中、危急时保持正念难啊!

当时想如果我是常人,大法这么好坏人还来抢大法书,我非得跟这些人拼了,拼一个你死我活,可是师父要求我们修炼人得用善来对待别人;我被这些坏人逼得不想活了,恨不能以死抗争,师父又说“自杀是有罪的。”(《在悉尼讲法》)师父啊,我想保护大法书是好事,您怎么不帮我呀?是不是师父能力不行呢?……什么委屈失望怀疑等很坏的念头都冒了出来。

哭了一会心里好受一些、安静一些了,我突然想起应以法为师,翻开《洪吟》一看就是“难中不乱”,我想我作为一个修炼人应该临危不惧、难中不乱;想到自己那么重的病医不好,大法救了我,想到在实践中和理性的升华中自己曾一次次被大法的威力所震撼,怎么现在又怀疑了呢?这可是自己的亲身体验啊!

我流着泪想我一定要把书运出去!

这时孙女又开始哭着要吃的,我打算去给孙女买点吃的同时使自己镇定一下。路过大门口时看见门卫正和一个汽车司机争吵,原来是一个军官的钱包和军官证被这个司机捡到了,这个好心的司机来送钱包,门卫说接到命令不准任何人进出。我灵机一动走上前去说服了这个小伙子放司机进去,司机很感激我,我说我很愿意帮助行善的人,并请他帮我运一些东西,司机痛快地答应了,汽车开到了我住的单元的楼道口,车身挡住了监视者的视线,监视者可能想也想不到有这么巧的事。我请司机帮我和我一道把一箱箱书搬上了汽车,然后我躲上了车,后来司机把我和书运了出去。运到后善良的司机一分钱都不收,我再给他他快要生气了,我就没勉强。

这件事再一次深深地震撼了我的心。如果去看形式表象,既没有人帮忙搬书,又没有车,还不能进出,什么办法也行不通。根据人的这双肉眼看到的假象是根本不可能搬出去,当时的形式表象错综复杂,险象环生。可是大法是超常的,大法无边,无所不能。师父安排的那么恰到好处,早出去几分钟,司机可能没到,晚出去几分钟司机可能离开了,可恰恰孙女就在那个时候开始叫我去给她买吃的。如果我们看重形式表象,就会被形式表象所迷惑,觉得根本不可能。如果我们仅仅针对具体的事情就事论事,就会陷于事中,如果我们从事中跳出来,透过形式表象去看心,并且归正自己的心,随着我们心的升华,许多问题便会迎刃而解。当我修正自己不稳的心态,坚定自己坚信大法坚信师父的心时,坚定自己要保护大法书的心时,正念一出,奇迹发生了。“……如果你们表面人的一面执著心不去,师父与护法神就不好办。如果正念强,师父与护法神什么都可为你们做。”(《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看来形式表象是针对我们那颗执著的心而来的,为心而设,心一变周围的一切也在变。

师父说:“我希望每个大法弟子不要把形式看得太重,你自己的修炼、你自己的提高,你在邪恶中证实法、救度众生,你坚定地走好你自己应该走的路才是最重要的。”(《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神是重心不重形的。在神的眼里人世间的形式表象是过眼烟云,瞬息万变,是非实质不长久的东西。人看见事情的本身难,神看见心的提高难。人注重结果,神看重过程。人注重结果的形式表象的成功,神看重过程中实质的效果。人因为看重形式表象,所以看重人的能力,总想通过自己的人的能力,取得事情的成功,有时甚至证实自己的能力胜过证实大法的威力,而人的能力太有限了,所以结果反而是不容易成功。神看重心的提高,而觉得事情本身太容易了,因为神的神通巨大,大法的威力更是无边,心一旦提高,心摆正了,正念一出,事情就会发生相应的变化。心性到位了,成功是自然而然的事,水到渠成。即使有时时机未到,成功还没从形式上表现出来,实质的成功已成定局。人因为看重形式表象,所以总在看什么时间结束,而忽略看自己的心是否升华到了该圆满结束的位置,忽略看大法弟子整体上心性到位了没有,我、我们的心性到位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目的达到了就该结束了。修炼人人的一面因为看重形式表象,所以和同修协调不好,就象老是看到济公在吃肉的表象,却忘了形式表象经常带给人错觉,吃肉是假象,实质是济公早已去掉吃肉的执著心,实质是自己在执著别人的执著,而不去看自己的执著心。人因为看重形式表象,所以从形式上看以为是和邪恶和坏人较量。“……一正本身就压百邪。”(《正念》)实质上是和我们自己已知的、未知的执著心较量,对于邪恶我们要清除,对于世人我们要讲清真象要救度,如果我们认为是和邪恶和坏人较量,就容易陷于事中。人因为看重形式表象,所以经常为各种条条框框束缚,而不能更好地将人类社会的各种形式为正法所用。人因为看重形式表象,所以就会产生有求之心,达不到无为,坐等外在的变化,忽略了以自己内在的变化带动外在的变化。比如看到人手中的权力,指望人能给我们恩惠,而忘了是我们在救度众生,我们心中的一念关系着许多众生能否得度。人因为看重形式表象,所以就会产生干事心,注重表面上轰轰烈烈,忽略实质的效果,采用西医拔牙的办法,用人的手人的能力做事而不是用心用大法赋予我们的神通。人因为看重形式表象,所以看重起诉邪恶之首案形式上的成功。学了《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明白了实际上在这个过程中大法弟子整体上心性升华了,证实大法讲清真象救度众生揭露清除邪恶的目的达到了,就是实质上的成功,神不求世间得失,不看重形式上的成功,但是起诉邪恶之首案是达到实质上的成功的很好的机会,我们应齐心协力把握利用好这个机会。人因为看重形式表象,所以就摆不正有些关系,不能圆容地理解法和看待问题,比如谈到“舍”就想到从物质上形式上舍去,执著心应该舍去有时反而被忽略了。……

看重形式和表象而忽略看心和实质,真会导致许多的执著心。修炼人都有人的一面,神的一面,在形式表象和心之间,如果我们看重我们的心的升华,而不被形式表象带动,就可以更好地抑制自己人的一面,发挥自己神的一面的威力。

说起来轻松,我发觉自己做起来就难。特别是在魔难中在具体的事情中,我的那些人的习惯思维带动着自己,经常使自己注重了形式表象忽略了看心;即使知道要向内找自己的心,有时也找不着自己的执著心在哪里。

看来自己还必须在学法方面多下工夫,改变自己的人的习惯思维,在实修中打下坚实的基础,渐渐就能抓住实质看重心,而不被形式表象所诱惑。

层次有限,领悟有限,仅供参考。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