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温哥华中领馆前24小时和平请愿的630多个日夜(图)


【明慧网2003年5月27日】加拿大的温哥华是一座美丽的城市,有很多著名的旅游景点让人流连忘返,而在温哥华市的一条主干道上,有一道被外界称为奇特亮丽的风景,就是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的24小时和平请愿。从2001年8月到现在,中领馆前的24小时的和平请愿已经持续了1年零9个月的时间。在过去的630多个日夜里,温哥华的大法弟子克服了许许多多的干扰和困难,使那里的请愿活动一直都没有停止。

24小时的和平请愿开始于2001年8月,当时为紧急营救马三家劳教所内用绝食来抗议被非法关押的130名大法弟子,海外的大法弟子在世界范围内展开了紧急援救行动。当时温哥华的一名西人学员在中领馆发起了连续24小时的请愿活动,之后温哥华大法弟子在中领馆前进行了连续300小时的接力式绝食静坐。当那段时期过去之后,我们也在思考以后要用什么样的形式在领馆前请愿。对于在领馆前请愿的意义大家都明白其重要性,但对是否一定要采用24小时这种形式,大家的意见还没有统一。一种意见是说,采用24小时请愿,会占用很多的人力和时间,而现在正法的活动有很多事情需要人力和时间,我们白天在那里就可以了,如果我们的心到位,在哪里都是一样的。还有一种意见认为,领馆是中国的那个邪恶政府在海外的代表,我们在那里就是在直接揭露着邪恶,那里也是另外空间邪恶物质聚集的地方,那些邪恶物质不会因为我们的休息而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和对世人的干扰,我们应该在那里坚持下去,连续揭露邪恶,不给它们喘息的机会。而且中领馆位于温哥华最重要的交通道路上,每天来往的车辆24小时穿梭不停,我们在那里也能够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我们应该把24小时的请愿坚持下去。最后虽然大家意见上没有统一,但是既然决定在那里进行24小时请愿,那我们也认为应该互相配合好。

大法弟子们就是这样简单而又坚定的一念,凭着对师父坚定的正信,使中领馆前的24小时请愿一直走到了今天,这段过程中曾发生过许多感人的故事,也遇到过邪恶的干扰,我们有失误、有教训,但更有我们理性上的升华和整体的提高。

24小时请愿说起来容易,可是做起来又有很多可以预见到的和预见不到的困难和阻碍。秋天一过,冬季就来临了。温哥华的冬天一个星期有三四天都在下雨,到了晚上,气温更是变得阴冷阴冷的。后来我们就搭起了简易的棚子,这样下雨的时候,我们可以坐在那里学法和炼功。参加请愿的弟子有年过七旬的老妈妈,有怀有几月身孕的孕妇,有抱着婴儿的年轻母亲,也有白天工作晚上匆匆赶来的年轻的大法弟子。由于我们当时在法理上交流的还不透彻,参与请愿的弟子还是很少,每个时间段只能够有一名弟子,到了晚上一般都要从晚上的10点钟到第二天的早上7点钟。那个冬天是个很艰苦的冬天,气候也比往年恶劣的多。棚子前面没有任何的遮挡,赶上下大雨下大雪的天气,雨、雪顺着风直往棚子里灌,对当时在那里的弟子就是很大的考验。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不管是严寒酷暑,冰天雪地与大雨倾盆,无论世人态度如何,困难再大,大家都在坚持着。这些师父都知道。我看到了,我高兴,我知道你们在自觉地做着你们应该做的。整体大法弟子都在这样做着。”

有师父的法理指导着我们,即使遇到再大的困难,大家都克服了。那个冬天法轮功学员悲壮的请愿,也感动了无数过往的路人,很多人特意停下车来,走近我们来了解法轮功的真相。他们中有在那寒冷的冬夜,给老妈妈送上九个鲜红苹果的西人姑娘;有停下车走到我们身边关切的问候,并送来一碗热腾腾面条的市长候选人;有送上一杯杯热热的咖啡素不相识的路人;有做社会调查的大学生,也有当地主流媒体的记者,还有那数不清的支持的鸣笛声。

有许多人就是从那里路过时知道了法轮功的名字。明慧网曾报道过在2001年横跨加拿大的SOS步行活动中,有一位加拿大的西人小伙子和大法弟子们在路途中相遇,并与大法弟子在山中步行了一个星期。他说以前开车经常路过中领馆,时间长了,他知道了法轮功的名字,知道了中国在迫害法轮功,而法轮功学员为信仰的请愿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当他遇到SOS步行的大法弟子,他非常钦佩法轮功学员们这种坚韧不拔的精神,也因此愿意成为步行小组的一员。

也许还有很多人象这位西人小伙子一样,几次偶然的路过,心中的一份善念已经为他们种下了未来得法的机缘。人们的善念也在告诉我们,世人对我们的支持和理解。而在一年多后的现在,温哥华中领馆前24小时的和平请愿已经成为了法轮功的象征,成为人们了解法轮功的窗口。很多次当我们在其他地区向当地的人洪法时,他们会说,啊,法轮功,我知道,你们在中国领事馆那里一直在静坐请愿;很多刚从国内来的中国人,当地的朋友会特意带着他们开车从那里经过,让他们看看国内看不到的真相;许多回中国的华人,也把这里24小时请愿的事情告诉他们在国内的亲朋好友;好几个国内来的弟子,也就是在那里找到了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并且迅速地溶入我们这个整体中来。

有一个常人朋友看过我们的请愿后曾经感慨地说:“以前有人说法轮功学员是拿了多少钱才到领馆前示威,可是我现在不相信这样的说法。这么冷的天,在夜里面坐一宿,如果不是天大的冤屈,谁能够做得到呢?这种精神绝对不是用钱可以买来的。”

也有一位当地的主流媒体的专栏记者,他经常从那里开车路过,终于有一天他决定走近我们,想要了解是什么力量使我们这么长时间坐在那里。他为了得到更多的信息,他曾经在中领馆前和大法弟子一起呆过两个晚上,在采访了一些弟子后,最后他在BC省报上写了一篇很好的报道,记得在文章的最后一句,他说,“中国的领事馆正在花大笔的资金进行领馆改造工程,全部为钢筋混凝土结构,看上去非常的坚固,而法轮功学员也在他们的门外搭起了简易的棚子,要将他们的请愿活动坚持下去。但是如果让我选择哪一个更坚固,更持久,我愿意选择法轮功!”

这许许多多的小故事都象涓涓的溪流一样正在融入正法的滚滚洪流之中,这一切都在告诉我们人们善良本性的觉悟,我们也由衷地为他们而感到欣慰,因为他们的善念已经为他们的未来奠定了美好的基础!

然而我们在那里长时间的和平请愿也必定要触动邪恶的神经。因为我们在那里的每一刻都在直接告诉世人,中国的那个江氏集团在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且迫害仍然在继续,每一刻都是在直接揭露着它们的谎言。因为我们守在那里,从国内来的政府考察团从来都不敢走正门,签证处即使在领馆的改造工程结束后也一直没有搬迁回来,邪恶的生命太怕人们知道真相了,所以就控制着有不好思想的人,费尽心机地给我们制造干扰,想不让我们守在那里。最开始中领馆经常给警察打电话投诉,说我们的请愿干扰了他们,可是每次警察来了之后,又都成为我们讲真相的对象,时间长了,警察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有一次警察从领馆出来后告诉我们,他说你们在这里请愿,他们感到受到了威胁,我们笑了,因为这句话是邪恶借用常人的嘴说出了它们真实的心态。到了晚上也经常有不明身份的车辆在附近游荡,也发生过我们的横幅被严重毁坏的恶性事件。

有一次领馆的人员利用施工要建围栏的名义,想要让我们从领馆前彻底搬走,由于他们这次也有市政府的施工许可,所以来势汹汹,看上去我们这次必须要离开那里了。由于事情突然、紧急,大家在法理上交流认识到,这是邪恶的干扰和破坏,我们一定要正念否定,同时又要注意不能够走极端。最后很多大法弟子赶到那里发正念,一部分学员面对施工队伍和闻讯赶来协调的警察,心态平静而又坚定的向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长时间的和平请愿,也告诉他们我们愿意配合他们把施工工作完成,同时向警察列举了加拿大其他地区的类似事件,指出了此次事件中领馆真正的用意是什么。最后警察也明白了,他同意我们可以临时把横幅挂在旁边一处居民住宅的外墙上,施工队长说他们会尽快完工,完工后我们可以继续把横幅挂在他们新建的围栏上。这样一起突发的事件最后得到了圆满的解决。

就在这次法会前的两个月,市政的有关部门开始不断收到以市民名义对我们的投诉,说我们的展板太大容易引起交通事故。市政官员也几次来到我们请愿的地点做实地考察,并通知我们缩小展板。

师父在《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上回答一个弟子关于领馆前请愿的问题时说:“你们记住了,哪里出问题,哪里就是需要去讲真象了。效果好坏,你不要看对方,是出自于你们的心。你让它好它就会好;你无意让它好或心里不稳,就不容易正过来。也就是说正念要足。我真的在救度你们,我真的是告诉你真象,效果就会好。”

我们有四名弟子去了市政工程部门,去向他们讲真相。最初发起请愿的那名西人弟子向他们介绍他为什么当时采用24小时请愿的形式;一位弟子国内的亲人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国内的恶警迫害得家破人亡。她把这个故事讲给了那些官员们;一直负责制作展板的同修向市政官员们介绍他是如何从考虑市容的角度,不断改进展板的设计;一直负责与市政部门接触的同修与他们从法律的角度来探讨,如何合理地解决请愿与投诉之间的矛盾;一个人讲真相,其他同修就在旁边发正念。他们配合得相当和谐。最后一位官员说,“请愿嘛,展板就应该越大越好!”

我们知道,我们在那里请愿和常人的示威是不一样的。我们是修炼人,碰到干扰,我们一方面意识到用正念看透邪恶的真正用意,同时我们也意识到要冷静地向内找,是否是我们心性上的漏洞给了邪恶以钻空子的机会。

当听到外界说我们的横幅很旧,棚子很乱,影响市容的声音时,我们意识到要注意到这些小节,于是我们把原先简易的棚子拆掉了,建起了更加漂亮坚固的蓝房子,把横幅标语换成了整面墙的展板,改进了展板的内容,使其更加充实丰富,同时语气更加充满善意,这样的改进,我们让世人看到了大法弟子坚韧不拔的精神,也同时在向世人展示着大法的庄严和美好。

当听到别人说,你们在那里这么长时间,人们已经知道了,每天路过那里都习惯了,甚至有些麻木了,可是中国迫害法轮功的事情仍然在发生,那你们这样做下去有什么作用呢?我们意识到,迫害虽然在继续,但是我们在这里一天只会使迫害越来越少,直至最后停止。听到别人说感觉麻木,那么就要向内去找,是否是时间长了,我的心麻木了才会让我听到这样的话,同时也让我们看到,我们讲真相力度还不够,如果一个世人真正了解了真相,他善良的本性是不会麻木的,如果人们不了解真相,你就是不守在那里,他还是不理解和反感;

当发生横幅展板被人蓄意破坏的时候,我们意识到一定是自己心有漏才出现这样的事情,同时不能去责怪当时的同修,因为这不是冲着我们哪一个人来的,而是冲着我们整体,冲着法来的。任何一个人的失误都会造成我们整体的失误,所以每一个坐在那里的弟子更要有强大的正念和责任感;

当有同修担心我们在那里是否会耽误时间,影响到向世人,尤其是向可贵的中国人讲真相的正法工作,我们应该意识到,我们是大法弟子做正法的事情,而不是常人的工作,如果我们人坐在那里,而心性没有达到法对我们的要求,那就成了常人的值班,为坐而坐,为坚持而坚持,那么坐多久也没有打动人心的力量,那样的话就真的耽误了正法的工作。而当我们以一个正法弟子的心态坐在那里,心中升起的就是庄严殊胜的正念。

外界的种种评论,有赞扬有批评,也让我们意识到对24小时请愿这件事情上在法理上的交流还不是很充分,对其中的意义还没有完全地领悟到。如果说最初的时候,认为在那里是近距离发正念,同时揭露着邪恶,向世人讲真相。那么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也使我们意识到,24小时和平请愿,实际上也把我们温哥华的弟子作为一个整体联系起来了,因为这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能够坚持做下来的,而是需要我们整体的协调配合才能够完成的。有的弟子负责定期更换展板,有的弟子长期默默地担负着更换电池的工作,有的弟子负责人员的协调安排,当出现干扰时,有的弟子负责和有关的市政府部门协调,这就是我们一步步走向理性和成熟的过程。

最初的时候,领馆前的请愿常常缺人,有时候一个弟子每个星期要去两次,参与的弟子也抱怨为什么其他的弟子不支持。而现在很多同修说,我们把这里承担下来,让那些有专长的同修有时间去做更重要的事情。有的学员即使没参加,也能够用正念支持领馆前的24小时请愿。大家能够意识到单单一个人或几个人有正念是远远不够的,是需要所有参与或没有参与进来的学员都要有很强的正念的才行。这也对我们的整体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遇到问题、矛盾,大家不再互相抱怨,而是互相宽容,以整体的观念去看待问题,解决问题,整体提高。

我们长期进行24小时的和平请愿,其实也是把法轮功学员的精神通过这样的形式向世人展现出来了。这是一种人们为追求真理,即使历经巨大魔难也毫不退缩的坚不可摧,金刚不动的精神。也让世人看到了是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改变一个生命想要真心向善,返本归真的善良本性的。

正如师父在《弟子的伟大》经文中所说:“在历史的伟大时刻,稳健的每一步都是光辉的历史见证与无比伟大的威德。这一切都将在宇宙历史中记载。伟大的法、伟大的时代在造就着最伟大的觉者。”

温哥华的大法弟子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将领馆前24小时的和平请愿活动进行到了今天,我们会在剩下的路,走得更加稳健和理智。我们相信当历史翻过这一页时,将来的人们会记住在历史的今天,大法弟子为了救度众生,留给他们的这段光辉的历史见证。

(2003年加拿大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