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国纽伦堡信息日洪法中的一些经历和体会


【明慧网2003年5月29日】在德国纽伦堡人权座谈会召开期间,巴伐利亚州及附近的大法弟子在纽伦堡市中心组织了信息日洪法活动,让越来越多的人了解法轮功,了解这场残酷的迫害,并在征集签名的活动中帮助营救中国的同修、我们在国内的亲人和朋友。

由于人流量很大,又赶上了一个大型的街头游行,传单发送也很快,我们想都是师父安排的有缘人哪。我们抓紧了一切机会,向世人讲真相。好些人听了真相后,当即来到我们的站台前索取更详细的资料。可惜我们自己刻录的光盘供不应求,我们当时也疏忽了留下这些渴望大法的人们的联系方式。后来有个妇女说很喜欢我们的炼功音乐,如此的静,我说我们以后寄给她,她喜出望外,赶紧写下她的住址。有的人看到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的照片,主动要求签名,帮助停止迫害,还用拳头示意,迫害必须停止。有位老先生指着正在炼功的同修,向我感叹道,这么祥和的一群人,政府为什么要去迫害他们,他们的呼吁也是和平的,怎么能去迫害他们呢?!还有个十来岁的男孩子第一天来我们的展台索要了所有的资料,第二天又出现在我们面前,说是要更多了解法轮功,我们便当即就在街头教他功法。

每一次的大法活动中都会碰到许多有缘人,我们由衷祝福那些对大法有了正面认识的人们,还有那些签名帮助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的善良的人们,他们已经为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不管他们什么时候会得法,我想,他们已经选择了最美好的修炼的未来。

但是每一次的活动又在不断地体现出我们心性上的问题。例如比较突出的问题是根据人的面相和表情来发资料,觉得这个人可能不会接受资料或者要了也不会读的,就犹豫着是不是走过面前也不用给了。可是一次又一次师父在点悟我们,不要有分别心,来到这个世上的都是有缘人。我自己就是碰到了几次看着好像迎面走来的人不怎么和善,但是别人还是很礼貌地接受了我们的真相资料,还认真地边走边看了起来。一群少年嬉笑打闹着在我面前走过,给他们真相资料的时候,突然神情严肃了起来,静静地围在我身边听起迫害真相。还有一次,一个盲人老太太慢慢地走到了我面前,我还想着盲人要给她资料吗?她怎么读呀?当我递上资料给她的时候,她谢谢我,并主动告诉我,她带回去让孙子读给她听。同修在马路对面发资料也有类似情况,说正犹豫要不要给一个走路摇晃,好像醉汉的人发资料,结果拿到真相资料像给他注射了一剂镇静药似的,清醒了以后,还一定要到马路对面的展台去签名。我们还碰到了一个化妆得很怪的年轻人,但他了解了真相后,竟也主动要求签名营救我们的同修。意外之余,明白是师父洪大的慈悲让众生有了得救的希望。我们还意识到在我们没有做好的时候,都是师父在帮我们。

回去的路上,我们看到地上和垃圾箱里有不少被扔掉或撕了的传单。我们心里为那些错失和大法的机缘的人们可惜,同时也向内找,发现如果我们发传单资料的心更纯,念更正,就会减少出现这样的情况。我想到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能量场所讲到的:“有坏思想的人,想不正确的东西的时候,在你场的强烈作用下,也能改变他的思想,他可能当时不想坏事了。可能有人想骂人,突然间改变思想,不想骂了。”我看到有个人在我眼前把我们制作精美的真相资料给撕毁了,还骂骂咧咧的。给我看见就不是偶然的,可见我当时的正念并不强大,所以没有将人亵渎大法资料的思想给抑制住。我们当天回家后,再读了师父在大纽约地区的解法关于丢掉真相资料的回答。我们的一思一念都是影响着宇宙的未来,应该用我们的正念正行和熔化钢铁的慈悲去对待还没有觉醒的世人。

还有一点感悟。活动第二天早上,来参加的同修只有3个。我们只有一个同修发资料,另外两个展示功法。炼功前,我想,可能我们人手这么少,征集签名的事没有人做了。可是炼完功,发现还有不少人在我们炼功的时候默默地签了名,还并不比我们去挨个讲真相然后征集来的签名少。确实有些事并不一定要我们动手动脚才能办到的,任何时候注意破除“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就能做得更好。

以上是个人及参加纽伦堡信息日洪法的同修的一些经历和感悟。我在德国半年前得法,对大法认识还很有限,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