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著名经济学者吴惠林谈起诉江泽民(图)

江泽民受审 结束独裁专制 走向自由的市场经济


著名经济学者吴惠林
【明慧网2003年5月29日】大纪元记者台湾采访报导/吴惠林是著名的自由经济主义学者,目前担任台湾中华经济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人权协会理事。针对江泽民被控告一事,吴教授从自由经济与人权的相互关系,剖析中国目前的诸多问题。

吴教授学理精深,深入浅出,指出中国若要永续经营,必须得遵行世界潮流,走向自由开放的市场经济。所以,他认为:针对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一事,如果国际社会能够对中国施加压力,让中国人民进一步觉醒,将有利于中国结束专制独裁,走向开放的市场经济。对于中国与全世界来说,都应该是件好事!

以下是此次访谈问答之摘要:

问:可否请您从人权角度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与过去白色恐怖的差别?

答:如果以维护自由的角度来看的话,这两者是很类似的,都是迫害人的自由,迫害人权。那么,人权现在是普世的价值,不管你用什么方式,都不能去加以迫害。我们现在都在歌颂自由的可贵,人权和自由几乎是一样重要的。

不过进一步来看,当初台湾的白色恐怖,两方面几乎是处于敌对的状态。为了争夺权力,大概是这样的。他们都是把对方看做是敌人。但是迫害法轮功,他不是这个样子的,被迫害那一方呢,那是什么都没有做,是非常善良的百姓,就是一般的人嘛!而且也没有一般人看起来的那种反抗的味道,譬如说台湾的白色恐怖会有示威啦!或像是过去美丽岛的那种游行啦!我们知道游行就是会呼喊口号,诸于此类看起来比较激烈的方式。可是,法轮功即使说是抗议,也都没有这种方式,都是和平的,也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所以这个角度来看的话,也是和白色恐怖时,有很大的区别。

白色恐怖其实也不只是在台湾啦!其实在全世界大概也都有啦!政权的那种争夺的方式,其实和法轮功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个人是这样来理解的,就是说表面上看起来是一样,实际上是非常不一样的。

问:目前台湾人权协会,对控告江泽民一事,会不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

答:据我所知,目前并没有特别针对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的事件,但是协会一向都很关切法轮功被迫害的事件。要怎么样更好地的去反映呢?比较好的是说,是不是有搜集到非常多的这个具体的证据,然后再去跟协会的负责人,譬如说理事长,或是秘书长做一番沟通,也就是建议呀,跟他们说协会可以再做些什么!

其实过去也有啦!由协会的名义,给全球发出信函,给全球的人权协会去表达这样的事情。但是,这个控告江泽民的事,我还没有听到是否有这样的动作,不妨能够再去拜会协会的相关人士,谈一下这件事,因为中国人权协会的名字,中国人权嘛!直接就是关系到「中国的人权」。

问:吴教授是国内著名的经济学家。根据报导,中国为了迫害法轮功,花掉整个国家四分之一的经济资源。请问从经济学的观点,如何解读这种现象?

答:这有两种角度,一种是有形的,一种是无形的。有形的就是一般的资源,也就是这个钱嘛,中国现在把钱,国家资源的四分之一花到这种事情上,这个是事件本身看起来是莫须有的,是很莫名其妙的。尤其这些人也不是在做什么反抗,也不是在跟你争,那中国把这么多的国家资源放在这上面,那不是等于浪费掉吗?这些资源要是拿去造福人民,或是做其他的生产事业,其他有益的事情,那不是更好吗?所以,这就是我说的,有形的成本,他已经浪费掉了!

那么,所谓的无形的成本是什么意思呢?原来你修炼法轮功的人哪,他是很平和的。他们遇到一些苦难,譬如说是失业下岗啦!他们不会去争,反而会去反省自己,思考自己,看看自己是不是怎么样做的不好了,不会去抗议,反而会去想办法,用自己的能力,充实自己的能力,再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那么这对于社会的安定,甚至对社会的生产是有所帮助的。现在中国他采取迫害,或者是让原本修炼法轮功的人不修炼了,甚至得流离失所,没有工作,那么对于这么好的人力资源他是浪费掉了。所以,这看起来这一种无形的成本,说不定就更高,比起国家资源的四分之一还更多、更大。所以说,这实在是非常的可惜,我只能说是非常可悲、可叹!

问:好像一些人认为,中国现在要发展经济,既然要发展经济,对于这个人权就可以退一步,独裁就可以容忍。甚至认为一个独裁者会有助于经济的发展?您认为,证诸台湾经济发展的经验,这样的说法有没有根据?

答:我想,那是不对的!因为你要发展经济,还是需要自由的,就是市场经济啦,现在全球都是导向市场经济了!市场经济就是开放、自由、竞争,那你现在限制人家,就是限制人家的自由了。那过去台湾的经济发展虽然说是处于威权体制,但是那种威权喔,只限于你不要来和我争政权,你要去做什么样的事情可以说是非常的自由喔!所以那个时候,虽然也有非常多的规定或者是法令,但也都没有出问题啦!那是怎么样一种社会?你说你要去经商,那是非常自由的。那今天中国政府,也是在学习当年台湾的一种情况,但是我们也不要忘记,让人家有自由,然后把经济弄好,那就会,大家就会有更多的需求了!

譬如台湾为什么会迈向自由民主,就是经济已经发展到某种程度,也开放了。那开放的程度,人们觉得还太窄了,人们对开放的需求度更高了,所以是会反过来冲击这个政治层面上,是这个样子。那中国发展的情况和台湾的情况也是蛮类似的,不过如果对人的自由作箝制,独裁。我想人家就会怕,不会想在你这儿做一个长期的投资。那么,箝制自由的独裁者对于国家的永续发展其实是不利的。

中国近二十年来发展这两种经济,在我看来目前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阶段。过去他跟台湾早期的发展是一样的,就是「打代跑」,比较短期。那我刚刚所说的,大家对于他整个环境的不确定,不会那么在意。现在你要去生根的时候,他就非常在意了,整个环境是不是自由,是不是尊重人权,就非常要紧。其实呢,外资也都在观察,关心中国的人权状况有没有进步。所以,为什么近十年来,西方国家越来越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其实他的重要点是在这里啦!大家怕都投资下去了,到时候都被没收了,没了,那投资额是非常大的。所以,中国那么集权,不重视人权,这一点对自己国家的未来,或说是永续发展来讲是很不利的!

问:您这么说,我开个玩笑,是不是控告江泽民,也算是以最小的成本去解决这种问题的一种方式?

答:也可以那样说啦!其实,我们看其他的国家,他真正是独裁的话,也是根本没办法发展经济的。可是过去也有很多那种军事独裁,他允许你在经济层面上非常的自由。所以像那个197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傅利曼教授,他才会到智利去帮助那个军政权,他也去帮助赵紫阳,因为赵也是比较开明的,他也明白经济发展到一个程度,必然会冲击到政治体制,的确是这个样子。智利军政府最后还是垮台了,皮诺西特(军政首脑)流亡到海外去了,那是不是江泽民因为有这种先例,所以,那么样地担心,在那儿举棋不定,陷在这种矛盾的情境当中。我们用这种角度去看的话,其实也是蛮有趣的。

问:他现在在国外被告,应该也是……

答:对!他真的要发展国家,一定要朝着开放,让人民自由,自由民主嘛,自由经济才能生根。不然,他搞这个什么社会主义式的市场经济,那其实是口号啦,是骗人的,那种东西怎么可能用来发展经济。如果是控告江泽民这件事让世人都知道的话,反而会使世界上的压力反过来促使中国民主化,这个进程将会更快。

所以,我是希望说,这件事情能够引起国际的注意,因为这种媒体、资讯的力量非常大,如果这件事情能够让中国人都知道,让国际上都知道,形成一种国际的舆论,形成一种压力,让这件诉讼案得到正确的审判,不仅是对中国的民主,甚至自由经济,都能有所促进。那么,这件事能够成事本身,也必然会对中国的前途,有着极为重要且深刻的意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