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真相资料的制作


【明慧网2003年5月30日】我看了明慧网上许多关于真相资料的建议的文章,觉得其实《明慧文摘》回答了绝大部分的问题,每一期都尽可能用最新的材料,从不同的角度,用一个普通人都能看懂得语言,全面介绍真相、揭露邪恶,并鼓励读者打破沉默、讲出真相。

就我个人讲真相的经历,不论来自什么层面和背景的人,我们都得全面介绍真相,因为现在大多数人的思想是变化的,没有一个标准。你这样说清楚了,他那样扯,等你那样说清楚了,他又这样说,总之,他总是用他那个不正的思想扯出另外一些问题,只有一个全面的真相才能够把他的思想封住并除去,也只有他全面的了解了真相,才不会受到邪恶的又一个谎言的影响。此外,我们学员散发真相材料时,一般情况下,也不知道对方的背景,如果是发到家里,这一家人不可能都有同样的背景。

有些做真相资料的学员觉得对农民应该多用农民的例子,对知识分子要多用知识分子的材料来讲清真相,其实,不全是这样。我父亲是农民,但他常说的是,你看人家读过大学的人怎么说,而知识分子也觉得农民老实,无故迫害一个老实善良的农妇,可能更使知识分子觉得不应该。很多知识分子都觉得自己了不起,他比你还要懂得多,直接跟他讲科学,他反而不相信你所说的。关键是,论理的要让人觉得说得在理,叙述事实的要人觉得真实。

大陆学员冒着风险去散发单张,单张的内容如果只说一个或两个方面的问题,虽然可以让人明白一些真相,但却很难让人全面明白真相、解除疑问,所以我个人认为很可惜。真相材料应该是全面的,真正地让人明白真相并不再受邪恶的宣传所影响,而真正明白了真相的人,会在有意无意中传播真相。一个人要是能够把一份真正全面介绍真相的材料,从头到尾读完,他一定会生出正念。

总的说来,做一份真相材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因为做不好,不仅浪费了自己的时间,还浪费了众多发放材料的学员的时间,而且大陆的学员还是冒着风险在散发,内容不当,还可能起到反作用。要做好一份真相材料是非常不容易的,绝不是找几篇东西放在一起。如果图省事,简单地把一篇主要写给学员的文章寄给一个个既受过谎言污染、又不明真相、我们对之还完全不了解的读者,指望对方就能放下观念、树立正确认识,那就不太切合实际了。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