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出劳教所


【明慧网2003年5月5日】我很幸运,在1998年6月份喜得大法,真是如获至宝。9月份看到师父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录像,后来师父的每一次大型法会上讲法我都有幸聆听,而且只要听说哪儿放师父的海外讲法,我都争取去听,所以每次海外的讲法录像一出来,我至少都听了2-3遍。每听完一次海外讲法,我都一口气看《转法轮》4~5遍,我觉得大法真是太好了,我就想不停的学法。所以到99年7月份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之时,我虽然得法才一年,我已经看了100多遍《转法轮》,打下了深厚的学法基础,我深深的感谢师父!

刚7.22时,电视天天播“某某不炼了”。但我听了一点感觉都没有,因为我知道我是真修的,我一定要炼的。开始我在思考一个问题:别人问我炼不炼?我一定会说:“炼”,那我一定得坐监狱!(现在知道这是邪恶所强加的观念,得破除掉),如果我坐监狱,只有我一个人,也不能看大法书了,我怎么熬过来呀?我反复思考,后来在9月份的一天早上,我突然下定决心:我不再怕了,就是我一个人坐监狱,我也去坐,我得让人们知道,法轮功还有人堂堂正正在炼,并没有被打倒,只要有一个人炼,就证明法轮大法还屹立不动。过几天听电视里报导,有大法弟子步行穿越层层封锁去北京上访,我当时就想我也去,走那天晚上,抬头一看,月亮上有几层金色光圈,和师父法像上的一模一样。我想师父真慈悲啊!

到了北京,一看,天安门广场上这么多来上访的大法弟子,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真的是顶天立地的神!后来我两次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里,这里已有大法弟子了,每个分队至少一个,两个的,虽然少,但毕竟有,大家在一起默默的用眼神互相鼓励,因为恶警唆使犯人看管我们,不许大法弟子之间说话。当时大家心态都很好,我当时心也更加稳定,7.22这么久以来,虽然只有几个月,却感到时间特别久,一天像一年一样漫长,终于看到了真心修炼的大法弟子了,心里那个美呀,根本就不在乎环境的恶劣了。当时环境还真是邪恶,几个犯人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不让炼功,不让看法,不许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人权被彻底践踏,比犯人还无人权,动不动还搜我们的东西,一个个恶警如狼似虎。不管环境如何邪恶,我们当时就抱定一个宗旨,不管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给他们看看,我们法轮功就是教做好人。电视里说法轮功的都是造谣和诬陷。通过一段时间,犯人和干警们都承认法轮功是好人。环境也开始宽松了,但还是很邪恶的。这样的时间持续了3-4个月。

后来进来一批学员,她们悟到:不能在这里呆,这里不是大法弟子——好人呆的地方,我们没有犯罪,我们应该绝食抗议对我们的迫害,走出监狱,但大家在法理上并不很明白,心态不稳,这样绝食,又停停,在绝食期间大部分大法弟子被毒打,被强迫灌食,其中有一个大法弟子被毒打口吐鲜血。我也被打和灌食,不过7.22以后,我对邪恶叫嚣着怎么用酷刑迫害大法弟子也有一个心,怕挨打,后被打了几次后,我想邪恶不就这点招吗?我从今以后不怕了,后来也就没再挨过打。因为反复的折磨,许多学员承受不住,开始想着什么时候结束啊!这时马三家劳教所的几个败类跑到这里开始散布它们自欺欺人的鬼话。那几天可真热闹啊,天也反常的高热,空气都让人感觉不对劲,真是“狐黄白柳乱世间,乌烟瘴气跳大仙。”我旁边有一个大法弟子,她静静地看着妄图给她洗脑的马三家小丑。我望着她,我暗下决心,从今天开始,我一定要静下心来学法,师父说:“心不静学法是没有用的”(《精进要旨--猛击一掌》)。期间我深深的体会到:只要我们坚定,邪恶也就不敢再动我们了。只要横心修炼的,那些犹大也就不骚扰我们了。

马三家有一些失去理智、没有人性的犹大,它们只要看见有一个大法弟子新被绑架进来,就象看到一个香饽饽,全都围了过去散布它们的鬼话,不许我们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和新来的大法弟子说话。但是我知道所谓转化的人,她们很多是在邪恶的环境一时承受不住,做了不该做的,很多出来后写了声明,我们知道后都很为她们高兴,但是很多人确实也受到了难以忘怀的心灵伤害。那个邪恶环境真是太邪恶了,我有的时候觉得那些犹大在那里表现的比魔还坏。我拿着师父的经文指问它们时,它们竟厚着脸皮承认它们是小丑、流氓。有一个犹大当着我的面说假话,当我找证人指正它时,她竟说:“我就是要骗你,为了叫你转化,我可以不择手段。”江氏政府就是这样把这些曾经说真话做好人的人抓进了劳教所教育成了当面说假话而面不改色的恶人。

后来知道了发正念,我就试着发正念,体会到了法的威力。在一次被洗脑人员提前解教大会上,很多大法弟子打“真善忍”的横幅,喊“法轮大法好”的口号,邪恶警察指使犯人一起打喊口号的大法弟子,我当时立即想坦然不动,念正法口诀,刚念了两遍,整个会场的邪恶之徒都住手不打了。这时邪恶之徒急忙跑上台,气急败坏地宣布:“会不开了,散会!”

后来又有两件事证实了正念的神奇。从这里成为邪恶的洗脑基地以来,每天上午都放诬陷大法与师父的录像让我们看,说是所谓的教育。以前我们只能默背法来抵制。那天,我就静下心来念正法口诀,结果下午恶警即宣布,从今以后再也不“学习”了。后来犹大们懒惰不想干活,主动要求“学习”,恶警只好把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和犹大们分开“学习”。后来得知那天很多大法弟子也都在发正念。

我身边有一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闯出了监狱,她身为大法弟子,完完全全为了维护大法的纯正的一思一念令我感动,她顺利的闯出了监狱。后批进来的大法弟子很多也绝食抗议,不配合邪恶,遭受了很多迫害和魔难。有一次我问一位大法弟子,我问她为什么绝食,她说不配合邪恶,我说那你想出去吗?她说:“没有想这个问题。”我说你要么就坚如磐石,就彻底不配合,坚定的走出去,要么你就静下心来实修一段时间、背背法。我又问她:“你为什么戴手铐?”她说:“它们给我戴我就戴了。”我说:“你不是不配合么,你戴它干嘛?”晚上吃饭时,我看她手铐开了,在手里拿着。我问她怎么开的,她说:“你不是不让我戴吗?我就让它开了。”

后来在我离开魔窟之后,那里打人打得很厉害,而且整体给大法弟子上绳,我想定是其中的大法弟子有漏被邪恶利用从而加剧迫害。我希望我们大法弟子都能学好法,做得正,不让师父操心。让我们共同努力,破除一切邪恶,让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都能正念闯出魔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