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葫芦岛市个体企业主赵连新惨遭凌虐:后背被扎破,电棍插入肛门


【明慧网2003年5月6日】辽宁葫芦岛市连山区钢屯镇三十多岁的个体企业户赵连新,家庭生活可以说早已是人们所希望拥有的小康水平,夫妻恩爱、女儿可爱,家有轿车,吃喝不愁,经济殷实,可谓春风得意。在社会上交际广泛,遇有朋友手紧,也是慷慨解囊,毫不吝啬。当看到周围的人们不知疲倦地忙碌着,有的灯红酒绿,醉生梦死,有的出尔反尔,不讲信用,虽感经济富足,可内心分明有一种无奈的苦,堪忧人心不古,人世无常,觉得活着没意思,无聊至极,感叹人生几十年转眼即逝,开始涉猎打麻将等不良嗜好,生活质量大滑坡。

就在这心浮气躁、思维动荡不宁之时——1999年1月份,赵连新在偶然机会,经人介绍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接触了法轮大法,被书中讲的让人如何重德,怎样按着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真正的好人,遇到矛盾找自己,遇事先考虑别人的道理所折服,开始走上了修炼的道路,觉得自己的生活有了全新内容,活得更有价值,明白了活着的意义和人生目的,真是焕然一新,心灵受到了强烈震撼,不再为因为吃亏而斤斤计较、忿忿不平,且乐于助人,以苦为乐。还在自己的家成立了学法小组,自愿为学员提供很多方便。可就是这样一部高德大法,却在中国大陆惨遭镇压,赵连新做为一名普通的法轮功学员,只是为了做一个好人,不放弃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却接二连三遭到抄家和非法关押,甚至遭到非人的折磨,身心备受摧残。

1999年10月份,钢屯镇派出所恶警藏国光等人,非法闯入大法弟子赵连新家,将其带走并非法拘留15天,无理索要2000元。11月下旬,赵连新决定向政府反映一下自己学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依法进京上访,哪想上访办成了拘捕房,竟被非法拘留15天,接着非法关押于看守所15天,并威胁赵的家人,又索要2000元。

2000年3月份,葫芦岛市连山区政保科张大队长、刘兴成等10多个恶警,闯入赵家,乱翻一通,公然抢走桑塔纳轿车一辆,还有录音机、录音带等物,将他非法拘留1个月,被恶警勒索2万元后才将轿车取回。这简直就是明抢,这难道还不是土匪的行径?4月25日,他为了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又踏上了进京上访之路,之后被非法拘留1个月,恶警刘兴成又贪心地向赵的家人索要1万元,并无耻地说:“我就是要把你们整穷了。”6月8日,恶警藏国光等人,又私闯民宅,把赵强行拖走送入葫芦岛市拘留15天,恶警刘兴成还想趁机发横财,竟狮子大开口,开价索要5万元(因赵的家人抵制未遂),就这样触怒了它们那无底的贪心,上下串通一气、狼狈为奸,于6月23日将赵连新非法判处教养1年。

在被非法教养期间,由于赵不放弃信仰,坚持炼功,被扔进严管室(专门迫害坚修大法弟子的),被几个四防轮流看守,整天坐在水泥地上,不许动,稍有不顺从它们,上来就拳打脚踢。赵经常被毒打,这样持续3个多月,仍未屈服于邪恶,坚持绝食抗议,要求无罪释放。就在他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被恶警们带到葫芦岛市新区医院强行注射药物,粗暴灌食,并逼迫赵说“不炼”之类的话。赵严词拒绝,却遭到电击,脸、脖子……到处是青紫色。打人的凶手灭绝人性。但这种种残酷迫害,并未磨灭赵追求真理的坚强信念。在严管室,刘国华、王胜利、张福胜等十多名恶警逼迫赵等坚定的大法弟子看攻击大法的录相,被拒绝后,就逐个对他们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赵被第一个拽出去,之后,4、5个恶警用脚踩住他的身子不让动,用鞋底狠命抽打耳光,刘国华等恶警用电棍在赵的背后上连电带捅,乱拉乱蹭,赵后背被扎破,鲜血浸透了衣衫;裤子被脱掉,用电棍捅私处,将电棍插入肛门,折磨的死去活来,昏昏沉沉,恶警仍不罢休,用冷水泼在他身上,接着电。致使赵的头胀得象要裂开似的,头上到处是青紫、淤血,眼睛肿得连缝都没有了,惨不忍睹,连认识赵的人都不认识他了。包括赵共六位大法弟子个个被折磨得遍体鳞伤,折磨后还一个连一个铐一起,睡在水泥地上。第二天,以刘国华为首的几名恶警冲进屋,不由分说又挨个进行血腥迫害,拳打脚踢,揪头发往地上撞,电棍电……。这种灭绝人性的迫害持续4天。但无论恶警以多么残忍的手段进行摧残,也动摇不了赵他们坚修大法的心,最后恶警也未能达到它们的罪恶目的。

劳教还未到一年,就将赵甩到锦州教养院,赵绝食抗议,拒绝穿号服,要求无条件释放,并屡遭毒打和强行灌食。恶警派6个四防看守赵,有的四防员摁双手、双脚,有的坐在大腿上,让赵保持一个姿势不许动,这样残酷的迫害整整持续4个多月,还常常进行人身攻击、污辱、漫骂,用烟头将赵的胳膊烫出水泡,并用手指捅赵的眼睛,用拳头狠击肋骨,使赵痛苦不堪,在极度痛苦中煎熬度日。

非法劳教一年到期时教养院仍不肯放人,公然对赵进行加期处理。2001年9月,按教养院的规定应当将赵无条件释放,可葫芦岛市教养院却有意刁难,向赵家人勒索1万元(包括葫芦岛市教养院副院长姚闯一部手机;大队长刘国华5000元等)后才放人。这就是中国教养院恶警们的丑恶嘴脸。

赵从教养院回来时,身体已被迫害得不成样了,原来未劳教前160多斤的大体格,现已瘦成皮包骨,眼睛深陷。

然而迫害并未结束。为躲避当地恶警无端骚扰,赵及家人背井离乡,流离在外。就在这种随时都有可能遭到迫害的严重局势下,赵坚修大法的心矢志不移,继续用各种和平方式向世人展示大法的美好,希望民众知道法轮大法的真相。

2002年2月3日晚,赵和妻子到老家钢屯市场悬挂“法轮大法好”条幅,被钢屯派出所恶警刘哲江、陈思龙非法抓到所里,并被所长王爱民抢走随身带的171元现金和5000元存折。赵不配合他们的犯罪行为,遭到毒打,赵严厉斥责:“打人是犯法的。”所长王爱民无耻地吼道:“就犯法了,愿哪告哪告去。”接着强行将赵送入葫芦岛市看守所。赵绝食抗议恶警的非法关押,第4天,恶警蜂拥而上,踩腿、摁胳膊……强行插管粗暴灌食,并用白塑料管(长约80厘米,一寸粗)轮流抽打,还强行他铐坐在铁椅子上;后来恶警见无效,唆使几个犯人用铁棍儿、铁尺等硬器把赵的嘴撬开,牙撬活动了,牙床流血了,腮帮子肿得老高,就这样强行野蛮灌食,持续达20天,最后恶警也未达到罪恶目的,无可奈何将赵放回。

由于邪恶的非法追捕,赵及家人曾先后换了3个临时住所。2002年7月,赵一家搬到新租的住所刚一个多月,就被恶警发现。28日凌晨3点钟,数名恶警敲门砸锁、破门而入,将大法弟子赵连新、赵亮一同绑架到连山派出所,因不配合邪恶,赵连新被所里恶警打得口鼻流血。晚间二人被押送市拘留所,他们放下生死,绝食绝水抗议迫害。5天后,送进区医院抢救,11天过后,二人双双获释,汇入正法洪流。

2002年9月13日,赵在街上继续发放真相资料,救度世人。不曾想又被警车盯上,在众目睽睽之下,几名恶警将赵再次强行绑架到连山派出所,后交与老家钢屯派出所。所长王爱民气急败坏,三次将赵押送市看守所,均遭到看守所拒收。因赵在被劫持过程中,身体给弄得满是伤痕血迹,前额、胳膊、腰部等多处破皮,浑身裸露脏破,不堪凄然。因此,派出所将赵非法关押了一天一宿后,只好无条件将其释放。

一桩桩、一次次的邪恶强加迫害非但没有丝毫改变大法弟子赵连新对大法坚定的心和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决心,反倒使赵在苦难中更看清邪恶对大法迫害的实质,越来越理智、冷静、成熟,向民众讲清真相的步伐走得更稳健。

责任单位:

葫芦岛市连山区政保科:(0429)2160442
葫芦岛市教养院:(0429)2135626
连山区钢屯镇派出所:(0429)4131376
连山区连山街派出所:(0429)2603285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