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 迄今已有 91656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2003年5月7日】
严正声明

我于96年得大法,记得第一次捧起《转法轮》时,看见师父的照片,倍感亲切,从心底发出了一声“师父!您就是我今生今世要找的师父啊!”当时感到心里热呼呼的,浑身暖融融的,一种无法形容的喜悦和兴奋伴随着我,很快看完了一遍《转法轮》。我深深地被书中那博大精深的法理所震撼。随着学法的深入,我的整个身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对人生的迷茫、生活的恩怨、愁苦、病痛都离我而去。我为自己生在这大法洪传时代,成为一名大法弟子而深感幸运和自豪,虽然在以后的修炼中,有过痛苦的过关与艰难的处境,在师父的慈悲宽容与指导呵护下,风风雨雨,摔摔打打中,随着正法进程走到了今天。

法正人间在即,在正法洪势的触动下,那些邪魔烂鬼穷途末路,垂死挣扎。前一段时间,我又一次被邪恶从家里强行带走,面对恶警,由于当时心态很稳,正念也很强,邪恶制造出的假相与陷阱被我一一化解,心里一直默念正法口诀,有师有法什么也不怕,对那些邪恶不屑一顾。这样在魔窟中经历了一个阴森寒冷的不眠之夜。第二天恶警制造了又一个假象,说出了我非常熟悉并经常来往的同修的名字,并告诉我她们也被抓了,正在审讯中,如何如何……,我被蒙蔽的话而带动,心态不稳,正念明显不足,干扰随之而来。急躁、想象等在脑中不断出现,心里象有个大风扇似的呼呼来回摆动(不是害怕心跳的感觉),我极力想使自己平静下来。扭转这不正确状态,可是怎么也做不到。这时恶警又问了我几个他们编造出来的问题,我被自己张口即来的回答大吃一惊,好象是自己这个语言系统不走大脑的思维程序,有些话是不理智的脱口而出的。由于自己的原因,有些事情不但连累了同修,也给大法在一定范围内造成了很大影响和损失,在某种程度上我简直成了邪恶的帮凶!加剧了邪恶的迫害。当时我被自己的所为惊呆了,天哪!我这是怎么啦?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随之而来的是深深的痛悔。当时我真是深深地陷在痛苦与矛盾中不能自拔,后来我被他们送进拘留所。在牢号里,身心痛苦的我,突然产生想要照照镜子的念头,因找不到镜子,我就站在电视机的荧光屏前。万万没想到,在荧光屏里,一张张魔的面孔象翻书一样不停地闪现着,各种形态的魔的嘴里,全是舌头,圆的、扁的、蛇样的,都在争先恐后地从那嘴里往外挤着、翻着,真是恐怖至极!我浑身颤抖,双腿无力挪动,我双手合十心里喊着师父,嘴里说出的却是“主佛慈悲”。我欲喊无声,欲哭无泪,也许我的失态惊动了同号的人,把我扶到床上。我背靠墙坐着,荧光屏里可怖恶心的魔面时不时在眼前显现着,我心里一遍遍地问自己:我是谁?我是魔吗?我是来破坏法的魔吗?我被极度痛苦、恐惧、无望紧紧包围着,真是万念俱灰,精神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就在这时,又有同修被抓进来,有几个同修关进了我呆的牢号里,我把事情发生的前前后后经过,毫无保留地全都跟她们讲了。同修说:“你现在必须区分开,这一切不是你的本意,因为你还有没放下的执著心和人的观念,在正念不足、心不稳的情况下被魔钻了空子,控制利用了你的思维言行,制造了这个魔难,想摧毁你的信心和意志,从而毁掉你。”听了同修的这番话,我为之一振,我不能再对不起师父,决不能让邪恶得逞。同修们告诉我要站在正法的基点上,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并鼓励我加强主意识,重新振作起来,多发正念,清理自身空间场。一开始干扰很大,同修就围着我发正念,大家一起背法,大法的威力和同修的帮助,使我终于摆脱走出了旧势力的黑色漩涡陷阱。痛定思痛,冷静下来仔细地想一想,认真地审视一下自己,有很长时间不能静心学法了,看书学法只图数量,不求质量。很多时候还是只停留在感性上认识法,不能从根本上升华到理性认识法。还有求安逸心,隐藏很深的私心,各种人情,象根根缆绳,牵扯缠绕着我,导致自己长期停留在一种状态中,说到底就是没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有漏,所以才被邪恶找到了迫害的借口,摔了让我痛心难忘的大跟头。回家后,拿起大法书,看着书中师父的像,百感交集,泪如雨下,我真是愧对师父,愧对师父为我所做的一切,法都讲明了,关键时还做不好,不争气。每天心里总是沉甸甸的,象背了一个沉重的十字架,也知道这种状态不对,可就是打不起精神来。在一次整点发正念时,我默念正法口诀,并请师父加持,顿感一阵热流通透全身,一切沉痛感、压抑感一扫而光。师父啊!是您用巨大的承受和无量的慈悲,抚平了我心灵的创伤,又给弟子开创了重新做好的机缘和继续前行的勇气、力量,我决不能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大法是严肃的,修炼是严肃的。在此我严正声明,在邪恶的迫害下,我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和影响,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奋力直追,跟上正法进程,做一个真正的合格的大法弟子。

刘素芬 2003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我是99年3月得法的,但在96年母亲得心脏病那段时间就知道法轮功好(因为母亲出院后炼功身心受益),当时觉得还年轻,还是你们老年人炼吧!等我岁数大了再说吧!但是每当看到跟母亲同龄的人遭到病痛折磨的时候,总是告诉他们,你们炼法轮功吧,我的母亲就是炼功炼好的,究竟是怎么回事,其中的奥妙不太清楚,只知道挺好的,在正式得法期间,母亲总是时不时的让我听听录音讲法带,或让我看书,我总是推脱没有时间就过去了。99年春节,我带女儿到母亲那里玩,女儿缠着姥姥给她念法,她们在屋里念,我在另一屋看电视,在插播广告时,我过去看到她们念法,我就给她们念,当时接着念到第四讲“失与得”,我全神贯注地一口气念到第六讲,往周围一看,不知道女儿何时玩去了,父亲母亲不知何时在床上睡着了,不知不觉中天色已晚,我马上带着书回家就如饥似渴地全部读完,又如饥似渴地把师父全部著作读完,也顾不得梳头洗脸(当时还不懂学法时应尊师敬法)。99年7月20日独裁者突然不让炼了,这么好的功法怎么就不让炼了呢?2000年5月我们几人到同修家去交流时,被邻居告密被抓。由于学法不深,邪悟了,回家后当地公安不停骚扰,家庭环境又紧张,又邪悟了。后经认真学法,看师父新经文,知道错了,决定在当地公安局这儿改正过来,表明我继续学法炼功,当场被抓,被关一个月,24小时就给一把椅子(当时有机会走脱,怕同修在里边挨打),经亲友去找,被放回家后,觉得做了很多不该是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行为,就是觉得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师父的每一篇著作我认真学,看到的都是师父慈悲的呼唤,我振作起来,坚持修炼,维护大法,走正法路,但对声明不太重视,就认为自己做好,师父是知道的。现在通过学法和与同修交流,认识到自己做的对不起师父,对大法不严肃,是最大的不敬,做了助纣为虐的事,我对不起师父对我的慈悲呵护,对不住伟大的佛法,想起来就痛心、后悔。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是错的,全部作废。我要挽回损失,紧跟师父的正法进程,走好每一步,勇猛精进,完成大法赋予的使命,直至圆满功成随师还。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王飞 2003年3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们俩人是2001年6月6日晚9时张贴“法轮大法好”等真相资料时被邪恶拘留,又于8月20日被强行送往劳教所黑窝。由于学法不深,被犹大们所谓的“很大付出”所蒙骗,从而走上了邪悟,还讲了一些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是尊师浩荡佛恩、洪大慈悲又挽救了我们,是无私的功友拉了我们一把。通过学恩师的讲法,才从邪悟中醒悟过来。我俩郑重声明:以前在劳教所写的所有违背良心、背离大法的材料全部作废。坚决按照师尊讲的做好三件事:学好法、发正念、讲真相,清除邪恶,救度众生。不管遇到什么风浪,坚定不移,坚信不移,一修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赵德杰、赵瑞云 2003年4月25日


严正声明

由于平时学法不深,在证实法中心态不纯,夹杂着很重的常人心,看到别人到北京护法,自己也去了,心想我也是大法弟子,应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但夹杂着常人心,而没有认识到证实大法、维护大法是我们的神圣使命。在邪恶迫害时,怕心很重,名利情全放不下,把它当成人对人的迫害,而不是针对它去否定、破除,带着无可奈何的消极心态向邪恶妥协,写下了“保证书”,给大法带来了损失,也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师父的洪大慈悲给了我重新修炼回补的机会,我应该多学法,不断去除常人心,用纯净的心态去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不辜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特此严正声明,以前写的“保证书”一律作废。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全盘否定旧势力,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 李玉兰 2003年5月1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对学法的重要性、严肃性从根本上认识不足,正念不稳,修得有漏,被伪善、情、自私所动,偏离了法,于2003年2月17被送进了洗脑班,做了自己不该做的糊涂事,在“决裂书”上签了字。虽然不是我内心的真实表现,是不情愿的,但也是对大法的侮辱和背叛。回家后,我无脸见任何人和同修。这一惨痛教训使我明白了许多,我一直没有从理性上认识法,老是从感性上认识法和这场迫害,学法就象完成任务一样。没有用法去破一切执著和邪恶以及一切谎言,没有用法去坚定正念。特在此严正声明,我在“保证书”、“决裂书”上签的字全部作废。我一定跟我师父走到底,勇猛精进,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纯正自己,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稳健地走好最后的一步。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梅毓华 2003年4月21日


严正声明

我因为发真相资料,被派出所送到第二拘留所。当时在种种压力面前,在各种执著心的驱使下,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保证书”,这都不是我的真心话。是因自己学法不深,正念不足让邪恶势力钻了空子。同时,家属还写一些攻击师父与大法的话。这是对师父的最大不敬,对大法的最大污辱,我深感惭愧,深感对不起师尊。师父经过千辛万苦把宇宙大法传给我们是为了救度众生,这是千载难逢、万载难遇的叫我赶上了,怎么能因自己的一时执著而放弃这么好的机遇呢?因此声明我写的“保证书”与99年7月20日以后,自己所做的不符合大法标准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者,赶上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于维璞 2003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我今年51岁。2002年5月被恶警抓走,在邪恶的威逼和迫害下,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正念不强,情太重,违心地写了“三书”,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万感痛心,跌倒了爬起来,故此严正声明,我写的“三书”全部作废。我要重新走向正法之路,听师父的话,做好大法弟子要做的事。请师父放心,我一定要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高淑荣 2003年4月4日


声明

我自九八年12月有缘修炼法轮大法,身心都得到了受益。可自打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无理镇压以后,由于自己没有深入学法,对法认识不足,被迫顺着邪恶签了“保证书”。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签的一切“保证”之类的统统作废。以后坚定正念,紧随师父,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请师父及同修看我的实际行动!

大法弟子:丁秀春 2003年4月25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根本的执著没有放下,为了保全自己,在邪恶的强制洗脑班,被邪恶钻了空子,违心地背叛了师尊与大法,造下了污蔑大法的罪,给正法起了负面作用。为此我痛悔万分,在此我郑重声明,我在洗脑班期间所说、所写的有损于师父与大法的一切言论全部作废!今后我要重新走入正法的洪流,努力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走好我以后的路。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 周玲 2003年4月24日


严正声明

2000年四月份,邪恶强行把我绑架到洗脑班,由于学法不深,默认了家人替我写的“保证书”。背叛了师尊,同时也害了我的家人。这是对大法的犯罪,是我的耻辱。现在我严正声明,在洗脑班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正法修炼。紧跟正法进程,救度一切可救度的众生,完成大法赋予的使命。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张桂霞 2003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在这将近四年的时间里,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如交书、签名“不进京上访”等,作为一名大法弟子,这是耻辱,给自己修炼道路上留下了不光彩的一页。在此我严正声明,自己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一律作废。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勇猛精进。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魏蕴华 2003年4月25日


严正声明

7.20进京上访后,被遣送回当地派出所,进行强制写“保证”,在邪恶的迫害下,由于学法不深,做出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想起来很是痛心、后悔。今天特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做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桂龙华 2003年4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9年4月份得法的,同年7月份,邪恶铺天盖地而来,由于学法不深,以常人心来想,一时过不去,为了不让邪恶纠缠,所以就填了不该填的表。现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填的统统作废。我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马毅兵 2003年4月25日


严正声明

在劳教所、洗脑班等邪恶机构里面,虽然可笑的谬论丝毫骗不了人,但我因为怕心及人的东西放不下,结果还是在高压下说了、写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说的话。愧对恩师,愧对大法。感谢师父佛恩浩荡赐我机会,我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以后努力精进。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王伟 2003年5月4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一直不精进,1999年7月20日在单位和当地派出所的威胁,恐吓的精神压力下,我被迫交大法书,写了个“认识”。但我没放弃修炼,现严正声明,过去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事和话全部作废。坚信大法,坚定修炼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李红 2003年5月2日


严正声明

我是退休工人,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功,2003年4月5日被镇派出所抓去,送往洗脑班洗脑,由于学法不深,在洗脑班的高压下写了“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特此声明我所写的“三书”作废。以后我一定要勇猛精进,紧跟师父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李龙水 2003年4月30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在邪恶的高压欺骗下,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现特此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全部作废。全盘否定一切旧势力的安排,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杨开霞 2003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们自己正念不足,在恶警逼迫下,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和说了不该说的话,写了“保证书”和“五书”。我们严正声明:我们在恶警逼迫下所说所写不利大法的话全部作废!。洗刷污点,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孟兆轩、丁玉明、张桂梅 2003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由于邪恶的迫害,我在所谓的“三书”上签了字,现特此声明以前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紧跟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张志猛 2003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强化洗脑及高压下,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损失,向世人讲清真相,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徐焕娇 2003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2年4月被单位保卫科非法绑架到一旅馆强行进行洗脑,由于自己有放不下的执著,默认了父母代写的“保证”和“认识”。现在严正声明全部作废,并决心坚修大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大法弟子:董俊明 2003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我在劳教所里在邪悟状态下,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东西,我现在声明全部作废!我还要继续讲清真相,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声明人:吕桂珍 2003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我在高压下,邪恶迫害时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通通的一律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进程。

李桂英 2003年4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