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您可好?(图)

一位平凡母亲的故事



黄秀超女士,加拿大永久居民,多伦多学员梁彪的母亲

【明慧网2003年5月8日】母亲的形象在我的脑海中实在太平凡了,我想每个见到她的人都会是和我一样的想法。但是这种平凡,对我来讲,却和其他的人不一样,因为她是我的母亲,在我的脑海里,母亲的每一个平凡的举动都和她的每一个细腻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都那么有血有肉的联系在一起,她的平凡就是这样深深的烙在我的心上,挥不去磨不掉,在属于妈妈的节日里,妈妈的那些平凡人生,却如那深深的烙印,一幕一幕的现在我的眼前。

在那个还是点煤油灯、住稻草房的年代,那时淘气的我在刚上学的时候,妈妈就在一天辛苦的劳作后,在晚上检查我和我的哥哥的数学作业.我哥哥很快就做完了,而我还在那里冥思苦想。妈妈在看着我,哥哥在床上睡觉。哥哥看我做的那么苦,就在妈妈到外面牵牛入牛屋时偷偷地来帮我一把,使得我终于解放出来,上床美美的睡了这一回.现在回想起来,我的今天都是我哥哥象帮我做作业一样帮我走过来的,大学读书时我的一部份的读书的费用就是我哥哥的读书补贴和工资中来的。

在那个时候,我们家是在农村里,在我的印象中,那时村里只有我母亲对自己家的小孩的读书管的严,也许全村的妈妈中只有我妈妈对孩子的读书那么重视。母亲身体不是很好,但是家里的农活却样样都把它管过来了。那时候母亲给我的任务就是在我读书放学后,到田里去把牵牛的绳子从固定的木丁上解开,然后牵着牛沿着田埂吃草。然后晚上回家吃完晚餐后,在小木凳上做作业。回想起来正是妈妈这样的要求使得我长大后习惯于吃苦和凡事亲自动手干。

在农村开始时是没有自留地的,那时是按劳动人口计算公分,然后年终分粮,我们家就靠我母亲的劳动公分来分得的粮食。我们家在村里是劳动力最少的家庭,自然分的粮食要少,我父亲还算可以,在公社的诊所里工作,对家里还是有所帮助的,但很快在阶级成分上因为我妈妈家里的身份也受了牵连,为此父亲的不满就转到对妈妈身上来,父亲和妈妈就这样承受双重的压力下,把我们四个孩子带大。后来有了自留地,逐步达到有约五亩自留地时,四个小孩都上学了,我也到县城去读书了,现在想起来,我真的不知妈妈是怎么熬过来的。

在我读五年级前,就是在76年前,母亲带哥哥和我每年回姥姥家里看一回姥姥舅舅,这是一定的,每年一回。那条路,每年我妈妈领着我们走的那条路总是刻我的脑海里。我们首先乘公共汽车到县城,然后从县城走到火车站。开始没有什么三轮车之类,妈妈就带着我们走到火车站,那段路可真是长,有约半个多小时的路。还好那是沥青路,没什么沙尘,一边走一边玩,特别新鲜的感觉,那时候能走在这样的路可是福分了。在这条路上所有的大包小包都是妈妈带着,一想起来我对妈妈的歉意又让我无法平静。这是妈妈在用行动教我们这些起码的为人道理。

每次回姥姥家是令我最高兴的事,这是妈妈在我生命中用让我亲自体会善良和平和的力量的最为深刻的一件事。因为姥姥在80高龄时还亲自炒菜欢迎我们这些小淘气,姥姥的和气和爱心,舅舅的永远的善心给我的童年添加了无比灿烂的回忆。还有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妈妈在县城里问路后诚心地感谢对方,那份诚心的口吻在我的童年中就象火烙铁一样烙在心上。我后来在问路时一直是诚心谢谢,礼貌问路,也许就是妈妈给我的那份因素在起作用。

在79年以后我就离开了家外出读书,真没想到从此后与妈妈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在我离开家里外出读书和工作期间,我妈妈曾历经几次很大的磨难,都是过后才知道。一次是妈妈在上山砍柴时被一种竹叶青的毒蛇严重咬伤,后来紧急送到医院救治才醒过来,一次是妹妹突然半身瘫痪,妈妈带病照顾家,照顾妹妹,还得和父亲一起打理诊所的生意,以维持家庭和我、弟弟的读书开支。我在假期回家知道此事时,我妹妹已恢复健康,看着住在临时搭起的四处漏水的房子里的父母,那时的我在心底里激起难以言表的震撼。

母亲的头发一年一年地白了,容貌一年一年苍老,但奇怪的是,我在牵挂着妈妈的身体,而妈妈更是挂念我的身体。而我对妈妈的牵挂是妈妈如何安度晚年。我对妈妈的一生最大的牵挂是,希望妈妈和爸爸能和和睦睦地在一起过日子,希望两位老人能不吵架。我知道妈妈的善良,爸爸的善良,但是他们总会因为一些小事而争争吵吵,在他们的两人生活中,除了辛苦干活、持家、吃饭,剩下的一件事就是无缘无故为一些小事吵起架来。我一直想方设法劝妈妈不吵架,爸爸不吵架。有时我气的不想回家看爸爸妈妈,但一想到他们苍霜的脸容,他们一生承受的苦和磨难,看到他们见到我时那份幸福的面容,我又在春节时分往家里奔。

其实妈妈对我身体的挂念是有道理的。在一生中,我总是心里感到无比的忧虑,工作上好像处处不如意。苦口婆心劝说爸爸妈妈不吵架,不管用。把钱往家里寄,以为家里的经济好转会少吵架,还是依然如故,无论如何努力也无法让爸爸妈妈和和睦睦在一起。在单位里,工资涨了,还是不知足,在全国股票浪潮中我经过对自己多年的来来回回的吃苦磨难的分析后,决定全力潜心研究一浪一浪的股票规律,准备用最少钱来赚最多的钱。我在苦苦的努力中,当时是露着膀子研究股票到深夜一二点钟才休息,第二天六点多就需起床上班。我的身体就在股票赚钱计划没达目标时突然彻底的垮了。

在98年5月份时,一场病毒性肺炎却让我的身体持续7、8个月依然是虚弱,就连拿几个桌椅都出冷汗。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想起令我遗忘多年的太极拳和气功来,那时的气功在我的印象就是调气运气,可是我一调气运气就难受无比,转念就又炼起24式杨式太极拳来,当正在被这复杂的太极招式烦恼之际,我的同事告诉我不妨试试法轮功。在同事的来来回回的介绍后,我在慢慢地走近了法轮功的修炼人队伍。现在想起来,当时是很不好意思,心里很别扭,在十几个炼功学员中我是唯一一个年轻的高学历的领导干部和老人妇女在一起炼功。

巧合的是在我炼起法轮功时,我的妈妈也炼起了一种气功。我接触气功较早,在大学时听过好几回其他气功师的讲座。一看到《转法轮》,我就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多年炼功后为什么我的身体反而越炼越差的原因,就是如《转法轮》中所说一样,炼功不修心性,追求功能了,越追求身体越炼反而越差,这是不知不觉中违背了真善忍的宇宙特性,违背了“有心炼功无心得功”的功理。平生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的、这么高层次的佛家修炼功法,特别是那套悠然的打坐姿式,可令我高兴万分,我的第一念,就想到爸爸和妈妈。因此当我听到妈妈、爸爸也在炼功时,我就在电话里反复叫他们炼法轮功,最后爸爸妈妈也被我的高兴所感染,“拿书来看一看啰!”

没想到爸爸妈妈到此时还是一生多苦难。在我接他们到我的家里、在广州工作单位的家里时,我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太太也面临巨大的压力。425后,中央在报纸上说人民有炼功自由和不炼功的自由,但实际上是禁止炼功了,实际上已经在上演一场阳奉阴违的戏了。单位也劝阻学员不能到外面炼功。就是在这种紧张的压力下,爸爸妈妈到了我在广州番禺的家里。爸爸已经看完《转法轮》,妈妈才开始看,还没看完突然爆发了7.20镇压法轮功的事件。没想到妈妈当时心里踏定,倒是爸爸心思有点七上八下。

其实妈妈已经被《转法轮》书中的道理深深地打动了。记得爸爸第一天到我的家里的第一个中午饭时,爸爸一拿起《转法轮》就哭,站在厅里哭的眼泪直线往下落,我象劝小孩一样劝爸爸坐下吃饭,这个午餐就在爸爸的断断续续的哭中吃完。妈妈还未看完《转法轮》时,看到爸爸被中央电视的恐怖画面搞得七上八下的样子,就劝说爸爸:听儿子的,《转法轮》肯定好,别信政府的。

妈妈讲不出什么大的道理,妈妈就认定《转法轮》书中的道理没错。也许是妈妈的一生磨难铸就了妈妈的意志,第一次盘腿打坐,妈妈就单盘一个小时,而我是修炼了三个月后才勉强盘单盘腿。从此后,妈妈早起晚睡开始走上了在一个国家的巨大的压力下独自一人修炼法轮功的路,爸爸则在这巨大的压力下,在国家的不断重复的诋毁法轮功的宣传下误解了法轮功,被迫放弃。然而,修炼真善忍后的妈妈在生活中实践着真善忍,她忍住了,逐步改掉一言不顺就和爸爸吵架的习惯,对爸爸的体贴也使爸爸深深被触动。妈妈还在修炼中,哥弟妹有时和我说,妈妈还是有些罗嗦,我说:想一想吧,对一个老人,她能把多年的习惯改到这个程度,我们作为年轻的还有什么不以有这样的母亲而自豪的吗?一生苦难的母亲终于找到她的人生中最伟大的人生目标,我们应该理解和帮助才是呀!

被法庭认定为文盲的妈妈,却是在家人毫不知情时被判了四年监狱,据说是被送押到远离家乡几百公里远、交通不便的,位于广东省韶关市一个小镇的山区监狱,然而至今毫无音信!告诉家乡的乡亲法轮功好,就因为这,母亲就失去了在家人陪伴中安度晚年的权利?!

母亲还在用自己生命继续写着那看似平凡的人生故事。希望善良的人们帮助我的母亲早日恢复自由,为自己的人生写下一个堂正、美好的结局。



黄秀超女士,加拿大永久居民,多伦多学员梁彪的母亲,现被关押在广东省韶关市曲江镇广东省韶关监狱14监区2分区,邮编:512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