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各位领导


【明慧网2003年5月8日】

尊敬的领导:您好!

在领导地位上您一定懂得哲学。哲学包括三大流派:即唯物主义、唯心主义、宿命论等。其中宿命论简单说就是有神论。在中国哲学中,将宿命论列入唯心主义范畴,这是文革打击宗教信仰的原因所致。其实中国传统哲学也是介绍宿命论的。

我看过法轮大法。其唯一和××党理论相悖的地方就是一个是无神论,一个是有神论。我受唯物主义影响特别大,因我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所以我用唯物观对是否有神进行分析,我发现按照唯物主义理论,客观事物是不依赖人的主观意识而存在的。不管你感知还是未感知,他都是客观存在。按此逻辑推理,人不能因看不见或感知不到神就否认神的存在。因这也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科学界并未对是否有神无神做出结论。我们何苦把是否有神无神作为界定一个人是邪还是正的标准呢。

《转法轮》字字无私,句句高尚,何邪之有?而害怕有神论的应是什么?不就是鬼吗!因为按照唯物主义对立统一规律,只有鬼才是神的对立面。而神又是保护人的,那么真正的人是不会站到鬼的立场上去说话的。

再说信神有害于人吗?所有的正法门宗教都讲“与人为善”,讲“吃亏是福”,讲“施”和“舍”,就是不讲自私自利、尔虞我诈。佛家和道家的戒律都讲戒贪欲,诸恶不做,这些对人有害还是无害应是不用争论的。现在确实有一些装神弄鬼的人,他们的言行轻而易举就可辨认。一个人只要没有贪欲就不会上当。如那些求佛菩萨保佑升官发财生儿子的人,就是贪婪之人,佛怎么会去满足人的贪欲呢?真佛假佛,贪与非贪,由此可鉴!

释迦牟尼确有其人。他在常人中传法时,也是常人相。就今天看来,亏着他是王子,还未因身世受到贬损。但照此看来,耶稣就不太光彩,一个木匠的儿子,生在马棚,置于马槽,实在穷酸。要在中国该臭哄他,就象当年臭哄“孔老二”是私生子一样。孔子到底是不是圣人?我至今不明白,好像官方给他翻了案,但在报上撰文翻案的人也是忐忐忑忑,搞得读者心里也不踏实。我们已经被后天的教育灌输的数典忘祖了。说实话,你们心里踏实吗?我们的舆论工具在亵渎别人人格的时候,怎么才几天就忘了“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的最高指示了呢?舆论界的帮闲客关键时刻不是语无伦次就是自相矛盾漏洞百出,靠造谣吃饭,养这样一群废物怎能自圆其说于天下呢?!然而谁又能无视释迦牟尼、耶稣、孔子等大觉者思想的生命力胜于历史上任何一个皇帝。为什么?

令人遗憾的是,那些自称懂得唯物主义的人,其实根本不知唯物主义为何物。更谈不上懂得唯心论和宿命论了。孙子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一个既不知己也不知彼的人,甚至连《转法轮》看都没看过的人,却在那里对其大加砍伐,肆意弯曲到无中生有,造谣诽谤的地步,说好听了是天真烂漫,说真实了是用心险恶。本人曾在文革“批林批孔”时不得不照着上级指示,抄袭报纸文章,恶毒攻击过孔子。现在一想起这段历史就恶心。而今那些帮闲文人的极其局限和浅薄的文化底蕴有什么资格谈论人之初?文革时当局也焚书,但尚有勇气把别人的书当作大毒草公之于众供所谓批判用。而今连这种勇气也荡然无存了,只剩对法轮功书籍的销毁了。底气不足啊!

修炼人是不参与政治的。和尚出家,便放下了名利情,连父母找到头上都会眼一闭,手合十:“施主,您找错人了,我的法号是某某。”因为他已经心入佛门,潜心修行以得到人生的彻底解脱。这样的人不会去参与世俗,对其表态,支持或反对什么的,否则不是假僧人假道学吗?真假其实是不难区别的。仅因为不承认自己是官封的什么“X教”,上亿遵循“真善忍”做人之修炼人就被和政治强拉在一起,被投入监狱和精神病院。打击“真善忍”的人卑劣至极啊!而将正常人投入精神病院的做法也是前苏联的做法并不新潮,而今苏联在哪?统治阶级怎能不以此为鉴呢!

希食国家俸禄的各位领导,在对待法轮功的问题上,问问良心,三思而后行。古人云:头上三尺有神明。此话不可不察。唯物主义也是讲因果报应的,唯物辩证法的五大基本范畴,其中之一就是因果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