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最近讲真相以及制作真相材料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2003年5月8日】最近大陆的非典(也就是国际上所说的SARS,萨斯病)闹得人心惶惶,“非典”一词几乎家喻户晓。那么我们怎么能利用这一机会抓紧救度众生讲清真相呢?在和一同修交流讲真相体会时,她讲了她讲真相的经历。她说她就直接和她碰到的有缘人讲,这次非典不就是瘟疫吗?也就是老天爷淘汰人了。我告诉您,有3种人要被淘汰。常人赶紧问她,哪3种人啊?于是她就把《天上的故事》讲给常人听,说的常人直点头。她说她一般跟老人讲这些,老人基本上都能明白。还有一同修,住在农村。跟农村人讲,我们炼法轮功的不会得非典,坏人才会得非典。农村人也都信。

所以我发现,以前跟常人讲真相,讲善恶有报,常人觉得跟自己无关,没有涉及到自己,就不关心。现在非典真的发生了,真的死人了,有的真的就发生在自己周围,他们才恐慌起来。你再跟他讲这些,他也能听进去了。因为涉及到自己的生命了嘛,他自然关心。

所以,非典是一个很好的讲真相的切入点,但针对不同的人也应有不同的侧重点。就像上面举的例子一样,一般农村的,还有一些老人相信善恶有报,相对来讲有些相信神明的存在,所以跟他们讲真相的思路是:非典是一场瘟疫,瘟疫是老天爷淘汰人了,再跟他讲有3种人要被淘汰,善待大法,幸福平安等。这是跟那些相对来讲有些相信神明存在的那些人这样讲。

城里人由于受无神论影响比较大,尤其那些所谓知识水平比较高的人更是这样,所以对他们讲真相又应有不同的侧重点。我母亲就是这类人。我母亲前一段时间生病住院,若平时没病和她讲真相,母亲是很难听进去。这次住院我们趁探视的机会和母亲讲真相。这次吸取以前的教训,没有一上来就说法轮功。而是结合这次非典讲,讲江××怎么隐瞒非典的消息,制造虚假繁荣,以及和政治局的新的领导的一些政治斗争,就在病房里讲开了。我发现大家都爱听。然后再顺带着讲江××已经被国外起诉了,江××镇压法轮功不得民心等,说的大家直点头,虽然母亲在我讲的时候,也一直为我担心,怕我讲出法轮功而遭别人举报,但母亲在我讲到大家都笑的时候也跟着笑了,也听进去了。随着这次成功的讲真相,我进而给母亲一些法轮功的广播磁带听,母亲也欣然接受了。以致于病房里的人都因为怕得非典而提前出院,由于母亲刚动完手术需要留院观察,所以病房就剩母亲和保姆在了。母亲也没害怕,反而和我说,嗯,托儿子的福,不会得非典。这不,回家以后主动要磁带听,早起和晚上也打打坐了。

所以,我认为,和那些受无神论影响比较大的人讲真相,不要一上来就讲善恶有报,老天爷淘汰人等,他们可能很难听进去,还会产生抵触心理。我认为应该策略地从江××瞒报慌报非典说起,揭露中共媒体的不可信。然后再把话题自然而然的转入法轮功,你看,法轮功也是这样被他们媒体歪曲,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的。讲的过程中也可以讲一些政治局内部的斗争,包括卫生部长和北京市长被撤职等,就是所谓的内幕消息,我发现常人非常爱听此类消息。我们这是在救度众生时,为了救人才讲的,而不是参与政治。这样可以提高他们的兴趣,从而使他们真正听进去。

所以在讲真相上,希望同修根据不同的人群,发送不同的真相材料。就象上面讲到的两大人群(当然是很粗的分类),我们就可以发送不同的真相材料。包括制作真相材料的同修,也应制作不同类型的真相材料。侧重点不同。当然我们在说善恶有报时,最好只说“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之类的正面的话,然后再举些例子,最好举那些以前对大法不敬,然后又明白了的例子,这样容易让世人接受。也可以举一些过世老人的告诫,或预言之类的警世世人的例子。否则说的太直接容易让世人反感,或说我们一些不好的话,这样就没起到救度的作用,反而把他往下推了一把。

有一次看明慧时,我突然悟到,讲真相,不论是面对面的说,还是写文章。都是要站在对方的基点上寻找一个共同点,然后从这个共同点切入,这样讲起来效果就会很好。包括同修介绍的以第三者身份讲。还有的同修讲她在讲真相时,先和对方聊聊家常,问问对方的喜好或家乡。然后发现共同点,再从这点切入讲真相。也是要寻找一个共同点的问题。

所以我们无论是讲真相以及写真相文章和制作真相材料的同修,也存在一个要寻找共同点的问题。就是你要说的事情和你讲真相的对象要找一个共同点。比如说对方信神,那就从“善恶有报”说起;对方不信神,相信所谓的科学,那从科学谈起。就是说站在对方的基点上寻找一个共同点,然后从这点切入讲清真相。

包括我们写文章的大法弟子,能不能在语言上更通俗一些,更接近普通老百姓,这样可以更能被广大人群接受。而不是用很辩证的语言,旁征博引。这样一般素质的老百姓可能就看不大明白。我发现。每年的大陆晚报评比好新闻或好文章评比,获奖的有很多都是用老百姓的话写的,甚至接近于白话,但说的都是老百姓的心里话,所以才让人爱看。我们能不能从中受些启发,用老百姓的语言写一些老百姓爱看的真相文章。比如说“怎么回事”,用老百姓的话说叫“咋回事”。“和您说说话”用老百姓的话说叫“和您唠唠”等。通俗的语言也是一个共同点,这样对方可能容易接受。

后来看了师尊的《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上说:
问:您能讲讲您是怎么看待诉讼中国那个败类魔头的?(众笑)
师:在全中国不可能人人都知道真相从而正面认识法轮功,但是呢却人人都骂那个败类,就到了这种地步。(鼓掌)那还不该送上法庭啊?(鼓掌)

所以我悟到“人人都骂那个败类”也是一个讲真相的更大的共同点。所以在后来我们制作的真相光盘还是别的真相材料都有起诉江××的内容。因为常人爱看这个节目,别的节目或文章可能也捎带看了。

在和我母亲的讲真相中,我也发现,当我直接说大法的好处时,我母亲往往是很困惑的样子,我再说善恶有报时,母亲就说我迷信。而我一说江××不干正事、专好弄权术、作秀时,我母亲就听进去了,然后再讲江××残害法轮功群众,法轮功冤枉时,我母亲就点头了。

所以我们在做光盘的时候,现在都加上“大审判”这个节目。为了让大家了解以前江××造的一些谣,也加上《见证》这个节目。别的自己灵活掌握。如有的人爱看外国人的故事,觉得新鲜,我们就加上“萨拉的心愿”和“一份最好的结婚礼物”等节目。有人爱看预言,就加上“梅花诗”(但我们有一次去农村,给农村人看“梅花诗”,有的人看不懂,反映不是很好,他们爱看一些故事性或新鲜的节目。比如小品和外国人修炼的故事等)。每次我们都是给同修好几个不同版本的光盘,让他们随缘而发。因为人群太复杂了,喜欢什么的都有,要用一种来涵盖是很困难的,所以我们觉得还是多做几种比较好。包括我们的讲清真相的形式也是要多种多样,总有一种适合不同的人群的。

一孔之见,难免以偏概全,不当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