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四平劳教所恶警毒打大法弟子 木棒打折成两截

【明慧网2003年6月10日】我是大陆大法弟子,在得法前曾练习过多种功法,不但没有健身,还把身体弄得糟糕,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把自己身体搞得乱七八糟”。加上生活上的失意与高考的压力和落榜的打击,使我对生活感到绝望,身体承受不了生活之重,面黄肌瘦,言语无力。然而就在这时我有幸参加了师父开办的学习班,经过师父调整我的身体并揭示出宇宙的真理真善忍,使我人生观豁然开朗,身体奇迹般的恢复。听完课走路有离地的感觉,象有什么东西拽着往上拔。回到家红光满面,原来消瘦的脸蛋都圆润起来。从此我的生活中有了大法,我感到这是一生中最大的荣幸。

然而,当权小人容不得大法师父在亿万人民心目中的威望,对法轮功心生妒忌,自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已持续了近四年的不断升级镇压与迫害。大法弟子在这三年多中,为了大法的威严和救度世人,进行着不屈不挠的和平请愿活动,然而换来的却是江氏流氓集团纳粹集中营式的残酷迫害与虐杀。我便是千万名深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其中之一。

那是在九九年七二○之时,我抱着对政府信任的态度到北京上访,却被以“扰乱社会秩序罪”为名拘留。因我在拘留所坚持炼功,遭受一种叫“开飞机”的刑罚。继而竟然判我劳教一年,送往四平劳教所。

到了劳教所,饮食非常恶劣,在高墙下、铁窗里失去了行动和语言交流的自由,上厕所要打报告,和人交谈受到限制和监视。在劳教所里狱警强制剥夺了法轮功学员宪法赋予公民信仰自由的权利,强制灌输颠倒事实真相的谎言。对抵制迫害的大法学员以不遵守纪律为借口进行迫害。在课堂上我不配合邪恶,恶警竟挥舞木棒对我大打出手,木棒打折成两截,并把我关进小屋进行见不得人的迫害。出来后整个人变形,脸、头都肿大起来。这样的迫害在炼功人身上经常发生。

为了坚持炼功的权利,大法弟子竟遭到上“死人床”的摧残与毒打。它们把大法弟子的四肢固定在床上,管教人员指使的劳改犯人拿着铺板对坚定的大法弟子挨个毒打。在那个夜晚里听到的是惨绝人寰的叫声。我的肋骨被打得行走不便,一个月不敢弯腰和行走。要不是师父保护,我现在早已残废。

一到敏感日,如四二五、七二○、国庆节等,所里为了完成江氏流氓集团的任务,对我们大打出手来完成下达的洗脑指标。

我清楚地记得,因为我不念诋毁大法的材料,恶徒把我单独叫到一个房间,一个恶警管教手持木棒专打脆弱的脚踝骨,连续一个小时。当天夜里我腿肿得老高,小便出血,第二天被送进医院。我回来时听到大法弟子在电棍电击下发出的惨叫声,真是撕心裂肺。后来得知这是在江氏“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密令下恶警才敢这样为所欲为。我受迫害的经历只不过是千万被迫害的大法弟子中的一例,在铁幕下不知道有多少人被迫害致死、致残,这都是在江氏集团“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直接操纵下造成的。今天把我的亲身经历写出来,以见证江氏集团灭绝政策的罪恶。

参与迫害的单位及个人:

吉林省四平市劳教所所长赵惠臣;教育科长崔春平;干部单宏伟;管理科成员王军、张晓森、乔玉海(亲自参与迫害的帮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