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要从对方能够理解的角度考虑


【明慧网2003年6月11日】从看守所到监狱,我都发现我们有些学员由于对法理上存在一些误解或是心态把握不好,以致在与那些警察讲清真相时出现被动局面或者出现一些负面的影响。那么如何更好地跟那些洗脑班的警察或相关人员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呢?对此我想谈谈自己的经历和感想。

前年7月中旬,我所在的监狱又一次对那些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那天上午我被他们带到监狱的一个招待所里,这次他们安排了其他大队的两个警察来对我进行洗脑。因为我所在大队的那些监狱干部通过和我的接触并不断听到事实真相的情况下,有的虽然表面上不说什么,但心里是相当同情的。

进屋后那两个警察就对我说:“听说你很顽固,别人都拿你没办法”,我说“我一点也不顽固,而且还经常找自己不足之处予以纠正。你们如果道理上能说得通我,要我干什么都行。如果道理上跟我讲不通,要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就不行。”

我拿起他们要我看的所谓“揭批”材料对他们说:“这里面的所有文章,每一篇我都可以给你们指出他们是怎么造谣污蔑的,把真实的情况告诉你们。”

后来,他们就给我提了很多问题,我发觉有很多其实是他们自己心中的疑问。他们也不太相信国内新闻媒体的报导。

比如:他们说:你们师父为什么要跟释迦牟尼同一天生日,是不是想以佛自居?

我说:“我们师父从来没有以释迦牟尼自居,而且在很多公开场合都澄清了这件事。有很多人也是这一天生日,这说明不了什么。只能说某些别有用心的人以此来造谣污蔑而已。如果跟历史上的某个名人同一天生日就被说成是想以某人自居的话,那我听说江××跟魔鬼撒旦是同一天生日,你们是不是可以由此断定江××想以魔鬼自居呢?”我直接点出江××的名字,他们听了无言以对。

他们又问:你们师父为什么要叫炼法轮功的人有病不要吃药?

我说:“我们师父从来就没有说过炼了法轮功的人有病不用吃药的话。你们不是有书吗,你们去翻一翻所有法轮功的书看看,没有这样的话。没有!”我翻出了一篇他们的所谓“揭批”材料对他们说:“你们看一看,写这文章的人把我们师父讲的法断章取义地拿出来乱扣帽子,非常卑鄙。我可以给你举个例子,说那么个意思。我在中学的时候,很喜欢中长跑,第一次跑长跑时由于没有做热身运动就跑了十几里,结果第二天就觉得腰酸背痛,走路都困难。我就问体育老师,这是不是病呀?要不要上医院呀?体育老师说,刚开始长跑都会这样的,不要紧张,不用上医院,也不用贴什么药,过几天就好了,以后长跑前把身体活动开了再跑。我想只要是正常人谁也不会认为这个体育老师说话有什么问题。如果有别有用心的人说这个体育老师教他的学生有病不用上医院不用吃药,那你是不是会觉得这种人很卑鄙?!那么我们师父在讲法中给我们讲了一个修炼和吃药的关系问题,并没有叫人有病不要吃药啊!那么你再看看那些新闻报导,能相信吗?!”

他们紧接着问我:“那你有病了吃不吃药?”我说:“我如果真的生病了我就吃药。”他们又说:“你们师父不是说那个病是由业力引起的么?”我说:“病是什么引起的跟有病不吃药这是两码事。现在不是有很多科学家认为某些病是由于遗传引起的,某些病是过度劳累引起的,某些病是精神紧张引起的吗?那你怎么能因此而认为这些科学家叫人有病了不要吃药呢?”

他们又问:“报导上说有法轮功的学员为了圆满自杀了,你认为呢?”我说:“我们师父说过自杀是有罪的。没有说修圆满了要去自杀。圆满本来是个很普通的名词,对于常人来说,他把上级交给的任务完成得很好,就可以说他圆满完成了任务。对于一个修炼者,他走完了修炼的全过程,心性达到了标准,也可以说他已经圆满了。这跟自杀怎能扯上关系呢?造这个谣的人是不是别有用心呢?另外一点,有些人或许从哪弄到一本书,或者曾学过几天的功法,他只是个常人,常人都会有生老病死,或者出什么麻烦事,把这些事情都说是炼功炼的,这合理吗?”

……

经过几天的交谈,我和他们谈得很融洽,其中一个警察还跟我说:如果没这事的话他很愿意跟我交个朋友。他们知道再谈下去也完不成任务,想对我发火又找不到理由,只好跟教育处的干部说没办法。大约是第四天的早上,教育处的一个头头带了几个警察恶狠狠地走进来,威胁说我再不写“三书(揭批书,决裂书,保证书)”就要把我用手铐铐在窗户上折磨,当时我想:他们要折磨是因为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所以这不是常人的业力轮报。那么做为一名大法弟子,我不能任由他们做这样的坏事而无动于衷,这不是一名大法弟子的忍。因此我就非常严肃地跟他们说了几句话,他们听了都感到害怕,就不敢再折磨我了。只好将我带回号房。

回到号房后,我突然想起师父在《转法轮》第181页说:“因为他老干坏事,他破坏我传大法,我就把他彻底销毁了。销毁之后,他的师姐、师妹、师兄、师弟都想动。当时我说了几句话,他们都感到震惊,吓坏了,谁也不敢动了,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发觉我对法理有了新的认识。

通过这些事情,我认为我们在向这些警察或相关人员讲清真相时首先应该保持一颗慈悲的心态,不能因为他们曾说过什么话或做了什么事就认为他们已经无可救药了,我们不能把他们当作敌人。第二,我们说的话应该让人听得懂,不能讲太高,他们听了不理解,还会误解。大法弟子都已经经过多年的修炼了,而那些高深的法理对于一个常人来讲根本不是一句两句能解释清楚的。比如有些同修会回答:“我们真正的炼功人是不会得病的,有身体反应也只是消业状态。”我认为这样说没有错,但常人听不懂。他可能会再问为什么?那么你越解释他就越听不懂。当然具体情况不可能千篇一律,我们就自己把自己放在他们的心态下想一想,当初自己是怎么一步一步走上修炼道路的。

以上是我的一些经历和感想,说出来请大家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