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大法弟子尹玲

【明慧网2003年6月11日】当我在明慧周刊上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尹玲,那位功友的端庄的面庞久久地萦绕在我的眼前……

第一次听到她的名字是在佳木斯劳教所严管队,尹玲绝食抗议迫害,被施以迫害性质的灌食。连日中恶警把录音机音量放大到令人难以承受的程度,这一定是邪恶之徒在迫害她了。一段时间后她的鼻、食道、胃已经无法再插管。它们就把尹玲铐在床上,或是几个人摁着她(有人拽头发,捏鼻子,捏腮帮子,往嘴里灌含浓盐的玉米粥或米汤,每次吃饭时间尹玲都被恶徒折磨一个多小时。和我同监号的诈骗犯就是参与迫害的恶徒之一。这个犯人的衣服溅着灌食的残渣回来时,我问她是怎么回事,她不敢说实话。有时这个犯人难受得吃不下饭,但还是为了减期去干那伤天害理的事儿。他们不准尹玲离开号里,大小便就在号里,我无法知道她被迫害的程度。每天每时每刻都有刑事犯看着她。

第一次见到她时是在2002年2月,师父《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传到我这儿。我抄写了一份准备送给她。趁上厕所之机我走到关她的号门前,她半坐靠在墙上,面色很白,在那里静静地坐着。面庞上仿佛有一丝笑意。她没看到我,我也在监控下不能说话(屋里有刑事犯看着,我背后是刑事犯看着我回号里后锁门),我也只好回来了。后在刑事犯嘴里知道她是美发师,来自双鸭山农场。

大约2个月后,她可以自己上厕所了,当时我被关在厕所对面。听到她出来,我通过小窗看到她,她腰直不起来,吃力地扶着墙慢慢在走。她身材修长,大约近1.70米吧。说话和声细语,声音也很好听。在人间我们不曾说过话,只是在那段岁月中我默默地注视过这位坚定的同修。我出狱后,在网页上功友的文章中再次见到了她,知道了她那一过程中可歌可泣的故事。因为写文章的功友揭露了邪恶,当地的邪恶之徒又把她绑架了,至今未放。

尹玲功友走了。我一直记着那幅画面──金色的午后的阳光照在她苍白的面颊上,那么美丽、圣洁。

请记住参与迫害过她的恶徒(我所知道的):佳木斯劳教所恶警:宫春波、祝铁宏、洪伟、于文彬、张小丹、刘亚东、张艳、殷红、王桂丽、狱医杨X、宋X、刘X等。双鸭山农场政保科、保卫干事、双鸭山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