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鬼的画皮、鳄鱼的眼泪──广东三水市妇教所的精神强奸术

【明慧网2003年6月12日】我因证实大法而被非法关押进广东三水妇教所。对于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所采用的邪恶手段,之前我从明慧网上看到过许多残酷迫害学员的真相。可是当我到了三水妇教所后,才知道它们有一套更加奸诈的迫害手段。现将我亲身见证的迫害真相揭露出来,让世人看清三水妇教所的丑恶。

一、劳教所专为迫害法轮功学员做了精心的策划

自从各地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暴力手段每天大量地在明慧网上被曝光后,恶警知道看过明慧网的法轮功学员一般不容易被洗脑。三水妇教所为了达到给法轮功学员洗脑的邪恶目的,精心地装扮了一副伪善的外表,用以攻击大法和迷惑法轮功学员。然而从本质上却在处心积虑地剥夺着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

1、劳教所的楼房是花了大量财力于2000年新建成的,环境比较好。但是环境再好也是耗费百姓的血汗钱非法关押百姓。就如同一把屠刀,装饰得再精致也无法改变屠刀的杀人性质,只能使屠刀变得更有迷惑性,从而对执著于表面现象的人们更具有杀伤力。

2、选用的狱警都是比较年轻而且样貌斯文的,她们表面上对法轮功学员很友善,从不用粗口骂人,也不当众使用暴力,目的是消除法轮功学员对劳教所狱警的戒备心理。然而无法改变的事实是:无辜的公民仅因为愿意信仰真善忍就被它们剥夺自由扣押在监狱。

3、设有一个心理研究小组,专门研究法轮功学员的心理。那里的狱警非常阴险狡猾,她们在和大法学员谈话时,表现出一副有素质而且温柔善良的狱警人员形象,从不偏激地攻击大法,就好象是在和法轮功学员探讨知识一样,耐心地听法轮功学员讲并用心记住内容,然后回去研究分析,编出一套歪理。抓住学员的执著心和对法认识不清的地方进行攻击,动摇学员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

4、专门找来邪恶的人篡改《转法轮》和师父后期发表的经文等大法书籍。它们利用法轮功学员可能记不清师父原话这一点,钻尽一切可钻的空子,改得极其小心。比如书中的一句话里可能只动了一个字(加、减、换),看起来是象师父书上的那句话,但实质的内涵、意义却已经都被篡改了。劳教所把篡改后的书拿给学员“学习”,以此来欺骗一些学法不深的人,诱导人邪悟或放弃大法修炼。这种骗子伎俩对学法扎实的学员根本不起作用,但对根本执著不放、学法不深的人却有很大迷惑性。

5、别有用心地为新抓进来的大法学员准备了所谓的“新兵班”(即从心理上开始洗脑的环境)。每个班的人数在10人左右。凡是新被关押进来的大法学员开始都被安排到这个洗脑班。做恶者是由狱警精心挑选的人组合成的(除“班长”外,绝大多数都是被伪善欺骗而接受了洗脑的人),目的是让刚被劫持进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看到一个与明慧网报道的邪恶劳教所完全不同的环境,以便对明慧网产生怀疑、对正法产生怀疑。

洗脑班里的环境伪装成象一个“大家庭”一样,那些犹大不动粗,而是主动地向新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表示“关心”,充分为后者突出“友善”的气氛,以便破坏学法不深的大法学员的正念。狱警对刚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尤其是坚定的大法学员,总是故意当着大家的面问寒问暖。(这一切表演无法改变他们非法剥夺无辜大法弟子自由、耍手腕迫使人放弃信仰的事实。犹大们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怕心与执著,在邪恶胁迫下干着些没有骨气的、助纣为虐的事而已,哪里谈得上“善良”二字?他们表演的是奴才的功夫、骗子的诱饵,而实质上在犯着和邪恶之徒同样的恶行。)

6、邪恶洗脑手段的最后一招:恶警撕破伪善的面具,在不为人知的“黑房”里对坚定的大法弟子进行丧失人性的折磨。

二、伪善的陷阱

1、三水妇教所内一共有四个大队,二大队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我刚被非法关押进劳教所的时候,二大队大约有200人。我被分到二大队的一个所谓“新兵班”,即给新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办的洗脑班。无辜的公民因为信仰真善忍而被剥夺自由、成了劳教所里所谓的“新兵”!

我到劳教所的第一天,见到的狱警都表现得很和气(目的是麻痹我的警戒心理、放松正念),在开头几天都不跟我谈所谓“转化”的问题,而是叫犹大找我谈心、拉家常等等,在生活上“帮助”我适应劳教所的生活,目的就是想制造“大家都是同修”这种假相,以便下一步洗脑。劳教所会开放操场让二大队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出去跳舞或散步等,狱警会亲自邀请刚被非法关进来的法轮功学员出去跳舞,她们也不会谈及“转化”的问题,还说:“转不转化是你的思想问题,我们不管,我也没什么目的,只是怕你太闷而已,难道我们这样也是邪恶?” 这是多么下流的逻辑!难道把无辜的人关进洗脑班剥夺自由还不是邪恶?难道一个歹徒在强奸一个弱女子时使用迷药而没有直接使用暴力就不是邪恶?难道一个诈骗犯在骗取他人财物时没有持枪抢劫就不是邪恶?

她们平时表现得很温和,并不很明显的攻击大法和明慧网,但却从不忘记强调“这才是劳教所真实的环境,明慧网上说的是假的”。一些偏重从感性上认识大法的学员很容易被这一招欺骗和迷惑,觉得那些犹大确实对法轮功学员“很好”。其实这些学员本来是无辜的,却被抓到这里洗脑,这难道是对你好?这些人于是就会配合劳教所的所谓管理,不知不觉地被灌输了那一套邪悟的假理,混淆了大法弟子和常人的界线,用人情代替法理指导自己的言行,忘记了正法修炼的真正含义,从而动摇了对大法的正信。有的进班后没几天就洗脑了。还有些长期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进来后,感觉这里的生活就像在和平时期一样,使她们回想起以前没走出来证实法时在家的舒适生活,在保护怕心和求安逸心的驱使下,在人情的执著下,顺水推舟似地接受邪悟和所谓的转化,为了眼前高墙内的一点点“安逸生活”而将自己学大法以后的修炼成果前功尽弃。

2、对许多曾经被警察折磨过的法轮功学员,狱警就会伪善外加强词夺理地说:“确实我们警察队伍中存在个别素质较差的人,但是你也不能一杠子打翻整条船,我可以保证我们这里不存在这种现象……你们不是修炼的人嘛?不是无怨无恨吗?怎么还记得这些呢?”如此强盗逻辑!无怨无恨并不等于放纵邪恶、不等于善恶不明。邪恶之徒所做的一切都会被记录在案,必将受到法律和天理的严惩。

极其无耻的是,对那些曾经被恶警强奸的法轮功学员,大队长黄X和分队长梁X还不知羞耻地辩解。这些被用来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狱警,已经完全丧失了基本的人性和道德,本身就是邪恶的奴才与工具。

3、在洗脑班,如果大法学员不配合管理、抵制关押,狱警就抓住机会大做文章。他们在没有完全妥协的法轮功学员面前演戏:“你们看,我们这样以礼相待,他们还把我们当成了邪恶,你们看我们像邪恶吗?”其实明白人都知道,为了让人放弃信仰而剥夺人的自由,这些助纣为虐的狱警们根本就是邪恶。但它们已经失去了人分辨善恶的基本能力,毫无廉耻地把无理关押、剥夺自由说成是“以礼相待”。

在广东三水市妇教所,因为警方一直都打着“这里从来不打法轮功学员”的幌子来欺世盗名,所以不让这里的法轮功学员看到任何暴力行为。无论坚定的大法学员如何抵制,狱警都不会当着众人的面使用强制性手段,她们会叫两个已洗脑的人24小时夹控你,但不是强制,而是表现得象一个热情好客的主人接待远方的朋友那样,时时处处地跟着你,“照顾”你,就这样使一些原本很坚定的学员被这种伪善搞得思想麻痹,没能够认清隐藏在这背后的险恶用心,进而对大法、对同修在明慧网上揭露的迫害真相产生了怀疑,最后也被邪恶钻空子。

其实这些人应该好好反思自己,你本来是无辜的,却被劫持到这里,被人监视,被剥夺自由,被剥夺学法炼功的权利,这还不是无耻的迫害?仅仅因为恶警在迫害你时用的是软刀子你就被欺骗了?

4、在三水妇教所接受了谎言洗脑的人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被邪恶洗脑后已经完全背叛师父和大法的,部分这样的邪悟者变得很恶毒,因为恶警已经虐杀了她们的灵魂;一种是在伪善的欺骗下被带动邪悟的,这样邪悟的人大多数还算和善(但却是理智不清的,跟着恶警做坏事)。狱警通常是利用后面这种人来给别人洗脑,利用她们看似“善良”的一面欺骗大法学员。邪悟者谈话的内容很多是师父以前的经文,但她们是根据自己的执著断章取义地歪曲,或者是反过来胡言乱语等等。

因为执著不放而邪悟者,这部分人看起来以往从未真正对待过根本执著的问题,现在还总是站在人的基点看问题,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她们把觉者的慈悲当成是人的情与好心那样去理解,甚至不能理解为什么修炼人要修去情,以及修去情才能出慈悲的法理。其实,常人中有正义感的人还知道“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这种做法连人中的正的理都不符合。

劳教所的狱警就抓住这一点给她们灌输邪悟的思想,诱导她们认为去掉了情就不善良了,就不是好人了。一些人在这种误导之下,以为自己正念清除邪恶是不善的行为,是自己变坏了。这种心态使她们错误地认为坚定不妥协就是无情无义无善念,因此帮助其他法轮功学员“转化”是希望该学员变得“善良”,是在救度她(他)。所以那些邪悟者不需要狱警的指使就会主动地去“转化”其他学员,助纣为虐。其实她们也是恶警的精神强奸的受害者。在“歌舞升平”为软刀子的迫害中,她们丧失了判别善恶的能力,连常人中的坚持真理,不循私情,惩恶扬善的好人都不如了,更不要说和大法的要求相比了。不知她们是否还有机会醒悟和弥补。

5、劳教所为了营造虚假气氛,达到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目的,想尽办法“优待”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的法轮功学员:住宿条件比较宽松;上午上工没有规定的工作量;有两小时的午睡时间;下午可以有娱乐活动;每晚都有电视看;定期可以到图书室借书看;伙食也经常有加菜,天热时有绿豆汤。而其他大队的人员必须从早上5点半起床一直干活到晚上10点,每天都有沉重的定额工作量,干不完就罚分或体罚。这种用心险恶的“优待”是多么可笑和无耻!这就如同一个恶魔藏起了自己的凶器,以一副温文尔雅的人面孔将人绑架入魔窟一般。

三水妇教所利用这样的洗脑班,自2000年以来,毒害了一些人。这种不使用暴力的转化手段更为阴毒,用“软刀子”杀人。那些在二大队被非法关押后接受了洗脑的人,说那里的生活“就像在学校里一样,不象在坐牢,就是没有自由(指二大队严密封锁消息,不准串班等规定)”。一些被洗脑的人从劳教所出来以后也不容易清醒过来,而且还会怀着感激之情称赞管教人员有多么好。多么可悲、无知的生命!一个无罪的人因为信仰真善忍而被剥夺了自由,作为阶下囚得到了一点点人的基本物质生活条件,竟然就如此满足,须知,人身的自由和思想的自由是最最基本的天赋人权呀!而大法修炼者是为了达到超越常人的境界而不是为了得到一个什么人中的(哪怕是劳教所内的)基本生活条件啊!

有的人出来以后还继续助纣为虐,心甘情愿地被邪恶操控着干坏事。完全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被关押进去,修炼到底为了什么,抱着自己的根本执著不放,与宇宙法理的要求背道而驰。

其实她们的做法与做人的要求也是背道而驰的。一个人被邪恶剥夺了自由和尊严,反而对邪恶歌功颂德,这哪里还符合一个好人的标准?和法的要求更是天壤之别了。

三、谎言加暴力——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1、如果用洗脑班这一招没达到目的,大约一个月后就会把大法学员调到其他大队的综合班,和其他劳教人员关在一起。凡是被严管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关押在综合班,一个班上如果被分来两个坚定的大法学员,那么就会有四个夹控人员和一个班长。刚一进班,夹控人员就会明确地告诉你:“这里不是新兵班,以后就没有那么舒服了”。

这里是一个强制性的地方,如果你不去看污蔑大法的录象,狱警就用手铐把你铐在椅子上。如果拒绝上课、操练、上工房劳动,或者拒绝穿劳教服和带牌等,恶警就会叫劳教人员把你抬去押在那里。如果被其他人看到,恶警就会说:“我们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为了她们能早点回家啊……”等等,仿佛执行非法关押的不是他们。这样鳄鱼的眼泪就又迷惑了一些不太清醒的人。她们只是大概地知道坚定的大法弟子被强制管理而已,具体的真实情况,恶警是绝对不会让她们知道的,她们也没有机会亲眼看到。

凡是被严管的大法学员,不准一个人单独行动,不管是去哪里,包括上厕所和睡觉,买日用品也必须把钱交给夹控的人帮买,其他人是不能和被严管的大法学员说话的。被严管的学员每个人的严管程度都不同,有的则是一步也不准离开班里,大小便就在一个桶里,然后叫夹控人员去倒,目的是让夹控人员讨厌法轮功学员,恶警还挑唆劳教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辱骂、讥讽、处处为难,从精神上折磨你到极点。

2、 在综合班,狱警会在背后对被严管的大法学员采取暴力手段,只是伪善的表面工夫做得极其周到,令其他人不相信狱警对法轮功学员施暴。一次我在工房干活时,有个坚定的老阿姨干活时站到了凳子上,大队长当着所有劳教人员的面前用非常夸张的语气“着急”地大声叫唤阿姨赶快下来,并“指责”生产组长:“阿姨这么大年龄了,怎么还让她站在凳子上面呢?万一摔倒了咋办?”可是在2002年12月,这位老阿姨被送进黑房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

还有一位老阿姨因拒绝去工房,被恶警大队长黄X用电棍电击,当时无其他人在场,之后老阿姨向大家揭露这件事时,恶警当着大家的面保证:“因为黄大(队长)今天已经下班了,明天就让她来当面对证,不要在这里随便散布谣言污蔑干警。”其他劳教人员一听狱警敢这么说,也就不肯完全相信阿姨的话了,那些已洗脑的人就更加相信狱警的鬼话了。很多时候恶警就是这样厚着脸皮进行欺诈的。

3、恶警还会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更下流的迫害,我知道的有一个大法弟子在冬天被她们扒掉衣服,只剩下内衣内裤抬到办公室,在抬的过程中,她反抗喊出声音来,立刻被打手用棉被包住。抬去就是半天,也不知道在里面进行了什么迫害,到了中午吃完饭,其他劳教人员回来之前,才把她弄回来。

由于恶警做得很隐蔽,既可以折磨法轮功学员,又可以欺骗其他人,受迫害的学员即使揭露出来恶警也不承认,还要反咬一口。有一天半夜,听到有个法轮功学员抵制迫害大声呼喊,由于是半夜很静,三层楼的人都听见了她的喊声和拉动床位的声音。第二天,有人问恶警昨天半夜她们在干什么,恶警却说:“我们只是想找她聊天而已,她就大喊大叫,你看你们……”恶警讲得有声有色,用这种手段欺骗那些已洗脑的人。

4、恶警还会利用甘愿充当打手的人背地里对特别坚定的大法学员使用暴力,但是从不让其他人看见,而且很少有人知道充当打手的是谁,她们自己也保密,不让别的人知道。记得有一次,恶警利用所有劳教人员都去上工房的时候,同时用电棍电击每个班坚定的大法弟子。当劳教人员回来时,一切又恢复风平浪静,就象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被电击的大法弟子向劳教人员讲刚才被某某狱警用电棍电击了,她们都很难相信,恶警还要借此说法轮功学员煽动敌视狱警的谣言。如果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比较严重,身上有伤或行动不便,狱警就会把该学员关到设在一楼的严管区,除了两个夹控人员外,其他人不能进去,夹控人员也不能离开严管区,等伤好了再调回来。

邪恶利用各种见不得人的手段消磨大法弟子的意志和正念。但是即使这样,在综合班被严管的大法学员都是坚定正信,极少有向恶人妥协的。

四、大法的威力使走错路的学员重新觉醒

在2002年里,虽然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的很多人曾被谎言欺骗而洗脑,但始终都有非常坚定的大法弟子在里面坚持正法,并向已被洗脑的人讲清真相,帮助她们识破恶警伪善的面目和谎言,认清劳教所的险恶用心,鼓励她们要坚持正信,不要放弃大法修炼。虽然监控严密,手抄经文还是能在劳教所内广泛流传,每次大搜查都能搜出许多手抄经文,恶警们怎么也弄不明白是什么原因。许多被伪善所欺骗的学员通过学法和交流,渐渐地明白过来了,有一段时间大法学员们开创了比较宽松的修炼环境,大家学法、发正念,恶警都不知道,因为连夹控的人都明白过来了,她们帮助法轮功学员传递经文,打掩护。有些被调来当夹控的吸毒人员也被法轮功学员们感化,都主动地提供帮助。到了2002年11月份,大约有一大半的法轮功学员完全醒悟过来,纷纷发表严正声明,表明要继续修炼的决心。

这是2002年发生在劳教所的一件大事,令邪恶惊慌不已。邪恶之徒妄想利用伪善洗脑班“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企图破灭了。

五、“黑房”里的邪恶

从2002年12月开始,恶警再次对坚定的大法学员进行疯狂的迫害。三水妇教所在一些平时法轮功学员不能去的地方设了一些空房,窗口都用报纸封死,我们叫它黑房。恶警通常以找谈话的借口,把法轮功学员骗出去带到黑房,从进入黑房的那一刻起就被几个恶警24小时轮流不停地迫害:

1、不准睡觉。一闭上眼就用电棍电击;
2、不准上厕所。墙上贴着谩骂师父的话,要上厕所就必须读墙上的字;
3、强迫蹲下,在这个过程中还强行抬着大法弟子的脚或身体去踩压师父的法像;
4、如果法轮功学员绝食,就会被强行灌食,每次强制收费100元以上。由五至六人强行抬去。为了不让其他人看见,每次灌食的时候恶警都会把所有的房门锁起来,谎称清查人数,不准走动,不准上厕所。
5、恶警每天上午问法轮功学员一次,如果不妥协就狠狠地打,直至恶警发泄完,到了下午再问一次,不妥协就又开始毒打,天天如此。

在黑房的这个期间,如果法轮功学员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恶警就会恶毒地说:“我们能把你带到这里来,就是有准备的,如果你撑不住了,我们所里的医务组已经随时准备好送你到医院,治好了再回来继续。”就这样反复地折磨学员。如果这样还是动摇不了该大法弟子,就决定暂时放弃,把她调出黑房后单独关押,不让其他人看到她身上的伤,以免暴露了它们的恶毒手段。这些只是我所知道的黑房里的情况。

几乎所有被严管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过黑房的折磨,而折磨到什么程度也只有当事人才知道。在2002年1月至12月间被严管的学员我知道的就有四五十人。

对于在黑房的高压下被迫违心妥协的学员,恶警会把她们调回二大队,看上去和其他人一样,其实还是被夹控得很紧的。恶警想尽办法对她们施加压力,处处为难她们。比如许多法轮功学员平时去工房干活时,她们却被强迫留下来军训或连续看诽谤大法的录象,天天“写作业”等等,而且不准和别的法轮功学员说话,只能和那些彻底背叛大法并卖命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讲话,其实就是进一步洗脑。

六、大法弟子周雪菲的情况

1、我没有和雪菲同过班,知道的比较少。有一段时间在工房见过她,听她的夹控人员讲,她性格率直,对一切不公正的事她都会直接找恶警谈,恶警和邪悟者都讲不过她,经常是被她讲得哑口无言。恶警都害怕面对她,于是就在其他人面前污蔑她精神有毛病,不正常。大概在2002年8月份,她被调到一楼的严管区,很少再见到她。2003年1月份,她被两个吸毒人员夹控,半步不能离开房间。

2、我还想举个例子说明恶警如何传播谣言诬蔑坚定大法弟子的事例。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半夜三更被恶警找去“谈话”,恶警恶毒地攻击大法和师父,并讲了许多颠倒是非的话,如:“我们关押你们是在替你们消业,你们应该感激我们”等无耻的话,当时该学员就反问了她们一句:“你是否精神有问题,要不要看医生?”谈话结束后,恶警拿了一个面包给大法学员吃,被学员拒绝了。过了几天就有恶警对其他学员说:“有一次找某某谈话,给她面包吃,她就骂狱警是精神病。”象这样歪曲事实的谣言在三水妇教所是很多的。

七、紧急救援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

根据三水妇教所的“转化成果”,邪恶评它为迫害法轮功的“先进单位”。由于所内消息封锁严密,对坚定不屈的大法弟子,恶警一律不准亲友接见,一些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的真相还不为人知。迫害仍在继续,里面的学员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折磨。我曾在那种高压下被迫违心妥协,精神和肉体都遭受了极大的摧残,内心更是遭受了巨大的痛苦。

以上叙述的仅仅是我个人在三水妇教所亲眼看见、听见和亲身经历的一些事实情况。写出来希望能够对在劳教所被洗脑至今尚未清醒的人有所帮助,同时也呼吁了解三水妇教所迫害真相的法轮功学员,一起来揭露那个邪恶的黑窝,让全世界都来看清它的丑恶本质,早日营救出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结束这场对善良人的迫害。

附:三水妇教所恶警名单:

1、有三个大队长,分别姓黄、孙、于(望知情人提供详细情况)。
2、有三个分队长,分别姓梁、唐、邱(望知情人提供详细情况)。
3、狱警:李妙希、吴小兰、毛丹、林丹、梁燕(音)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