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折磨得长期间断性休克、肾脏受损

【明慧网2003年6月12日】我现年54岁,是名女退休职工。96年10月开始修炼法轮功。99年7月江泽民突然开始公开镇压法轮功,单位不法之徒多次带领610办王X等人闯进我家抄走我的大法书籍。10月我进京反映大法真象,被北京警察非法抓关在广场派出所,逼迫照相并收30元手续费。后被非法关押在东城看守所。当地派人去到北京把我接回,又收取了比单程车票高一倍多的车票钱,并且不给我车票。回当地后又在当地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此后迫害便接踵而来。

一、2000年10月610办恶警和派出所所长等5、6人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非法闯进我家,抢走我的大法书籍。并将我带走非法关押在拘留所15天,逼我们每天交25元的高价伙食费。关押期间它们去讹诈我小妹的钱,说是交钱就放我,我小妹交了1000元它们照样不放我,随后又去我单位讹钱,单位书记说:“你把我单位的人弄走了,我都不知道,你们还来要钱?”

二、2001年6月9日晚9点多钟,我从步行街回家,下着雨,我打着雨伞沿路边走,一辆摩托车从后方开来,因我走在路边也就没在意,随之(嘭)的一声车子对着我的背将我撞出二十来米远,惯力又将我弹回二米左右摔在地上。我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坐在雨地里,正好看到开摩托车的人很熟,它没有丝毫歉意,掉转车头一溜烟就开走了。咦?这不是610办干警王X吗?……我当时楞了一下。做为一个修炼的人要与人为善,我就这样想:也许是我看走眼了吧,这不可能,公安警察怎么会开车撞我呢?不久也就把这件事忘了。然而又遭受了两年迫害后,我才知道这所谓的公安警察已经正念无存、人性全无了,回想起来,2001年6月9日晚的事情,王X故意开车想要撞死我就确定无疑了。

三、2001年6月14日我与同修去一集镇发真象资料,被恶警抓住非法关进看守所,看守所所长(女)非法将我的手表和同修的几百元钱全拿走。我绝食抗议迫害,出现生命危险,单位与我丈夫把我保出来。9月21日下午5时左右,610办队长同单位不法之徒闯进家中,要送我去参加洗脑班,我拒绝去,它们便绑架我,我挣扎着,在我昏死过去的情况下,将我抬到一楼扔到车里。这时一个同事的妻子(是一位医生)看到后说了句公道话:“人都这样了,会有生命危险的,你们应讲点人道。”恶警马上凶狠狠地威胁她,吓得她不敢作声。车子飞驰开走。直到晚上我才从昏迷中醒来,见天很黑,便问几点了?一个人答了句12点了,我说某地1个多小时就到了,怎么开了那么久?它们谁也没作声。过了约十几分钟后我又昏倒过去……直到下车时,我又摔倒在地上,头上撞了个大包(几天后还在)。就这样我被迫害的四肢无力连眼睛也无法睁开。这些恶警还说我是假装的。它们架拖着我(脚上的新皮鞋被拖烂了),象拖死人一样把我非法送进了劳教所。(好长一段时间后,劳教人员在一起聊天时说):“你入所时我们还以为哪个队死了人被那样拖着,那时你脸惨白得不如死人”)。

到劳教所我连小凳子都坐不稳,很快便围上一帮犹大,七嘴八舌的劝我写保证,晚上很晚才让休息。第二天早上我又昏倒在厕所,大约一个多小时了,干警见我还没醒来,叫人把我抬进了医务室。过三、四天又昏倒过去。从干警那传出了“本来不收她的,是他们单位用钱将她押在这里了,说死了不要我们负责”。好多天以后我才知道我被劳教二年。在劳教所里昏倒已成了我的家常便饭,每次都是1—2小时。15个月的时间都是这样度过的,各种疾病开始缠身,坐骨神经痛,手臂疼痛蔓延头部及半边身躯,我无法睡眠,生活不能自理,连上厕所都十分困难。在万般痛苦的情况下,我违心妥协了[注]。可是它们根本就不罢休,又延期到2003年元月。

释放后,我的肾脏已严重损伤,经常尿血。到医院折腾了一阵子,左查右查的,干受罪。我想我得去找《转法轮》继续修炼,念头一转,什么病症都消失。我开始看书了,单位、亲人、610的等等来来往往,劝我不要再学,我说:“我九死一生时,你们谁管我?还是我师父好,师父管我。”我念头转正了,什么疼痛都不见了。师父说:“法正,乾坤正,生机勃勃,天地固,法长存。”(《精进要旨》法正)我就坚定修炼,他们就不管我了。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