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大法弟子兰奇志被刑讯逼供、秘密判刑的始末

【明慧网2003年6月12日】大法弟子兰奇志,女,30多岁,是中国储运总公司石家庄公司的电脑工程师,自2001年9月28日被石家庄市610绑架,同当时遭劫持的其他8名大法弟子一起,于去年被秘密判刑。目前兰奇志被非法关押于石家庄监狱。

2000年12月份,一学员散发资料被抓,在压力下承受不住,被迫说出资料是从兰奇志那儿来的。于是,兰奇志被石家庄市军械学院派出所非法关押一个星期。2001年8月28日,兰奇志所在单位与公安勾结,用欺骗手段,谎称公安部发给河北省公安厅密电:8月15日公安部在网上发现一篇有关法轮功的文章,文章落款有署名、有地址、有电话(系指兰奇志单位的地址及其办公室电话),经查是由军械学院电脑发出的。他们以此为借口,要兰奇志去公安局说明情况。在公安和单位人员的挟持下,兰奇志被押送到石家庄核工业部第四设计院招待所(后经追查,这是石市610秘密迫害“重点”大法弟子的洗脑班所在地)。当时兰奇志正念走脱,使邪恶之徒的迫害企图未能得逞。就此,兰奇志被迫流离失所。

2001年9月28日,本已流离失所的一男大法弟子由于早已被邪恶之徒跟踪,在去资料点的时候,遭到恶警堵截,造成资料点被破坏。在场的5名大法弟子全部被抓:兰奇志、刘润玲、张士军、赵立山、杨晓杰,后又蹲坑绑架2名大法弟子:张岭江、石岩。这7名大法弟子与王云曼、牛敏刚一起,被公安部、河北省610定为“重点”迫害。兰奇志被再次送入核四院洗脑班残害。

在半个多月的时间里,在单位派人“陪同”的情况下,兰奇志每天晚上睡觉都被用手铐把手铐在床上。2001年10月中旬兰奇志被秘密转移至石家庄市正定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长达一年零8个月之久。在洗脑班刑讯逼供的一段时间内,家人得不到任何消息;在看守所一年多的时间,不让家人见面,后来甚至连卫生纸都不让送。

2003年5月18日,家人得知兰奇志已被秘密判刑,将转送河北省石家庄监狱。家人打电话问看守所长:现在是“非典”时期,按国家规定,一般情况下人员不宜流动。所长回答:我也不知道,这是国家的事。兰奇志一审后曾提出上诉,结果被无理驳回。此过程中未通知家人。

为了解情况,家人打电话给石家庄市桥西区法院,问判刑的有几人?各判了多少年?一姓苏的回答说:保密。家人有知情权,苏说:对家人也保密。后经多方打听,方知兰奇志被非法判刑11年。其余一同遭绑架的大法弟子,除刘润玲被非法关押于石家庄二监狱外,另7名大法弟子不知被送至何处。更有甚者,大法弟子王云曼在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坚持绝食抗议迫害已达9个多月的情况下还遭非法审判,当时王云曼已经生命垂危,后来恶警将其秘密转移,至今家人和其他大法弟子均不知其去向,也不知其生死。

2003年5月19日上午,兰奇志被转送至石家庄监狱。5月21日家人前往探望,门卫说:因“非典”隔离14天,不准探望。

兰奇志于2001年9月28日被绑架后,石家庄市公安局将兰奇志数万元存折、所有衣物、家具,还有家用电器——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掌上读等私人物品洗劫一空。真是“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

有关兰奇志存折、衣物、家用电器等私人用品,先前家人曾找石家庄市公安局索要,有关人员回答说:找政保支队。去了之后找不到人,说搬到石家庄二环路去了,具体地点不告诉。最近,家人又去要东西,石家庄市公安局的人回答:现在是“非典”时期,东西不宜搬动;存折、衣物都在局里,等兰奇志出来后交给本人。

据可靠消息,有关兰奇志的私人物品,已被石家庄市公安局政保支队长期占用。因残害善良,石家庄市公安局政保支队异常心虚,改为流动办公,所以有好几处办公地点,他们在这几个地方用搜刮来的大法弟子的私人物品,已习以为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