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处处体会大法神威

【明慧网2003年6月14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一名大法弟子。我自小就探索人的起源和归宿,记得很小刚懂事时就经常问母亲,人为什么会生病、会死呢?人要永远不生病、不死该有多好呀!母亲的回答是:“这是人生的规律。”带着这种心情,经常一个人独坐着望着天空想着:要有什么办法能使人永远活着,象天上的星星月亮一样该有多好呢,而且从小爱听老人们讲神仙的故事。后来长大上学了,接受的教育都是无神论的论调,根本不知道修炼的事情,可是知道人活着要当好人,不能干坏事,和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

随着年龄的增长与后天观念的影响,为了自己将来在社会中有立足之地,经常为一点小事和人争斗,甚至得不到时气得不行,导致一身的病,从小就是气管炎、胃病,怕见光,一见光就头疼,体育课都很少参加。参加工作后,总认为自己头脑聪明,有能耐,工作干得比别人好,有好处都自己得,得不到时气得够呛。为了名、利真是吃不好,睡不好,最后弄得肝病、心脏病、慢性肠炎、常年发烧、嗓子噎,总之一身的病,体重不到80斤。经常人参、西洋参当茶喝,家里边中药、西药成包成包的,觉得人活得太累。就这样一天天的拖着,上班也是经常请病假,搞得单位、家庭都不得安宁。

98年3月28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经单位介绍我喜得法轮大法。得法前我不相信一切气功和修炼的事情,因身体不好从没参加过任何集体活动,也没去过什么庙,更没见过修炼是怎么回事,这次通过工会和同事的劝说,心想着给别人留面子和带着不相信的心理走入炼功点的。当我刚进炼功点就有人很热情地给我介绍大法,并且是义务教功,还给我看了师父的照片。当我第一眼看到师父的照片时,就有一种亲切和熟悉的感觉,总好象在什么地方见过师父,可是咋想也想不起来。就这样我每天早晚到炼功点学动作,又向老学员借了大法书来看,在这过程中我逐渐的明白了大法的法理,知道师父是来度人的,而且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后感到身体非常舒服,走路轻松自在,原来的病症都不翼而飞了,确实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威和师父的慈悲,心中对师父和大法无比感激。

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大家推荐我担任辅导员,我非常乐意的接受了。尽管我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先生又在外地工作,自己又有工作,确实很忙,但还是把炼功点组织的很好,大家每天在一起学法炼功,体现出大法的祥和,师父呵护,更体现出大法是一块净土。我经过了几个月的修炼从原来不到80斤的体重到后来猛增到近110斤,而且红光满面,从原来的勾心斗角到后来的宽容大度,证实了大法的神威。

99年7.20凌晨单位保卫科长领一群公安闯入我家中,非法抄家,抢走家中所有大法书籍、师父讲法录像带、录音带、教功录像带、炼功音乐带等。当时因学法不深,加之突如其来,不知所措,而且想我没干坏事没有犯法,他们能怎么样,书拿去了还得给我,所以没有极力抵制。就在这时一公安摘师父的法像,我才转过劲来,说你们不要这样搞,这是我师父照片,而且是在我家中挂着犯你们什么事,书你们拿去了,照片给我放下,就这样只保住了师父的法像,大法的书籍却没保住,到现在想起来心里真不是滋味。之后公安把我带到派出所,问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我说法轮功好,大法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身体健康,而且讲了我修炼前后身体变化,并说他们这样抓人是错误的,要求放我回家和归还我所有大法的书籍,及录音录像带等。公安说没办法我们也是照章办事,上边不让炼了,往后你想炼就在家炼吧,不能再到炼功点炼了,我们也知道你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至于你的书籍等以后你们平反了,我们会如数退还给你的,我们暂替你保管住。就这样几小时后我被放了回来。

到家后我真的很伤心,面对师父的法像边流泪边想为什么当好人这样的难呢?难道我们真的错了吗?经过几天的思想斗争,理智地想了很久,终于明白了,我们没有错,这次国家一定错了。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在邪恶铺天盖地的镇压下我没有动摇,并且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以法为师,每做一件事都用法来衡量对与错,处处用法来要求自己。而且有空余时间就走出去向身边所有人洪扬大法,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向世人讲清真相,叫大家不要相信电视说的一切。并讲述师父为救众生吃了无数的苦和朴素的生活习惯,什么豪宅、汽车都是栽赃陷害。凡是我走过的地方都向人们讲着,讲着大法的神奇和师父的慈悲。

2001年3月的一天(星期天)我带大女儿去市参加考试,家里只有两个孩子在家,恶警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又一次抄了我家,拿走了一本《转法轮》和两本《法轮佛法(在瑞士法会上讲法)》、炼功带和一部复读机,还有真相资料。中午我刚到家就被恶警非法带走,到派出所问我资料从哪来的,我用理智对付恶警,不配合邪恶。他们看问不出的情况下,又叫我骂师父,我说不会骂,从小到大从来没骂过人。恶警说不会骂我教你,我说你们一个堂堂国家干部怎么干这种缺德事,不干正事,专教人骂人?真是不可思议。常人还得讲个良心哩,更何况我们修炼的人,怎么能去骂师父啊,师父给我一个健康的身体,给我第二次生命,我报答还来不及呢,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道理你该明白吧?如果我站在你的角度叫你骂你爹,你骂吗?恶警听了气不打一处来,说不怕你嘴硬,就你这样的最少判你三年刑。我说我没犯法,你说了不算数。恶警说我说不算,谁说了算?难道是你师父说了算吗?我说当然是我师父说了算的。这时已到下午4点多了,我心想我决不能呆在这里,我要出去,请师父帮我,之后我感到身体很难受,肚子也难受,就要求去卫生间,恶警就带我去了。到卫生间后隔窗往下看看,想从窗口跳下去,就在这时耳边有声音说堂堂正正进来,堂堂正正出去,心想既然这样,那咱就堂堂正正出去!我从卫生间出来,守在门口的恶警把我带到楼下的值班室,把我交给了另一个警察,说他们有别的事要出去,就这样我呆在值班室里大概一个多小时。看守我的警察要去打饭,就对我说你在这儿别乱动,我去打饭马上就回来,警察刚走,我就请师父加持弟子,起身向派出所大门走去,当时门口站了五、六个男女警察,我若无其事的样子从他们身边堂堂正正走出派出所的大门,汇入到正法洪流之中。

2001年6月中旬恶警突然闯到办公室,又一次非法抓人和抄家,这次没有抄走任何大法的书籍和资料,因这次事先我有预感,在恶人没到前半小时我把家门钥匙转给同修,机智转走大法书籍资料等,使恶警扑了空。在没抄到任何东西的情况下,恶警还是强行把我带走。在公安分局呆了一天一夜,审问口供,我不配合,并且识破邪恶的伪善,用智慧和他们周旋了一个星期。这几天他们带我去了一个宾馆,而且吃住费用都叫我支付,这七天当中他们不让我睡觉,想从精神上摧垮我。虽然我一个星期没休息,但却精神饱满,又证实了大法的神奇,当时单位保卫科的一个人在场,事后传得单位机关都知大法太神奇了。这次他们用的费用预先在我单位借,日后扣我的工资,共用730多元,另向家人勒索1000元,才放我回来。

2001年10月份恶警又一次来办公室要抓人,我说:“我没有犯法,为什么三番五次来骚扰我,使我不能正常工作生活,我不会再听你们骗人了。”单位主任也过来说:“她工作干得很好,而且家里只有三个孩子,你们每次把她弄走后三个孩子没妈照顾能行吗?无论在家庭和单位都离不开她,不就炼个法轮功吗?没有什么其它事就不要再让她去了。”恶警说:“没有什么事,只有几个小事叫她去说明白,半个小时我们再把人送回来。”就这样又一次强行的被抓到公安局。

到分局后警察问了一些资料和横幅的事,我说不知道,警察说:“别人都说了,你就证明一下就可以了。”我说:“别人事情我怎么知道?”他们说:“你要不说,就送你去看守所。”就这样下午我被非法关进了看守所。在看守所关了45天,因长时间想念孩子,在邪恶逼迫的情况下,自己一时糊涂,就写了所谓的保证书[注]。这次邪恶又向孩子勒索3000元,才放我回家。出来后通过学法,才知道自己因有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写了不该写的东西,觉得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没有资格修炼了,一度思想不能振作起来。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不断学法、看明慧资料,明白所想的都不是自己,都是旧势力对我的迫害,用正念铲除一切干扰,抓紧时间助师正法、救度世人。当思想明白后堂堂正正去单位上班,刚到单位领导就找到我让我写什么保证书之类的东西,如果不写就停止工作,我说:“保证书我决不会写,工作我不但要干而且还要干到底。我修大法当好人没有错,你们更不能听信别人瞎说,睁开眼看看你身边的大法弟子都在干什么?他们为当一个好人,这邪吗?邪从何来?不要反对大法,给自己留一条金光大道和美好的未来吧!”我又给他们讲了善恶必报的因缘关系,最后领导说:“你不写让别人替你写,你只签名字就行。”我说:“名字我也不签,你们谁写谁有罪。”领导说:“这样下去我不好向上级汇报的呀!”我说:“上边来了,我会给他们说清楚的。”就这样我顺利闯了过来,而且上面的领导根本没来找我。

2002年单位让每个职工参加政治考试,主任把试卷带回办公室每人一份,我一看是揭批法轮功的试题,当场就把卷退还给主任,并声明我不写,主任说:“那怎么行呢?局领导特地来电话说保证每个职工都得写,尤其是你必须得写,全公司都不看,只看你的。”我说:“只看我的,我不写大家都不要写才好呢。”主任说:“你修大法在全局是有名的,领导再三嘱咐,特别是你必须写。”我说:“真要叫我写,可以,我不写别的,只能写法轮大法好!”主任说:“你不要胡来啊,你不写我就如实汇报上级,到时你就不好办了。”我说:“有什么不好办的,我堂堂正正的修炼,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上面谁来都行,我还等着给他们洪法讲真象呢!而且象这类事情不要再找我,我不会写的。”主任说:“光我一个人什么话都好说,就怕上面不答应。”我说:“我一生除了修炼还是修炼。”之后又给他们讲真象。现在我在单位利用业余时间能堂堂正正学法,而且真象材料大家都看。通过这几年的摔摔打打,我更加体悟到只要时时保持正念,就一定能够正行,只有坚信大法和师父就能镇一切邪魔,无论何时何地都不配合邪恶,邪恶就没了市场。

从99年7.20到现在光我一家就被勒索财物5000多元,为我的事先生一趟从千里之外来回往返和被警察花去的钱有5000多元,共计10000多元人民币,给家人和孩子精神上造成的损失是无法计算的。

另外,借此机会再谈两个我身上发生的奇迹。本来大法弟子都有说不完的神奇故事,我也和大家是一样的,但总想自己修的不太好,有好多事情不好意思写出来,在同修的再三说服下才写了此文。

2001年3月份我从派出所出走后不久,有一天晚上突然感觉自己身体在变大,象大楼、大山,最后大得不敢呼吸了,一呼吸好象整个地球都要吸进肚里了。这个状态持续半个多小时。再一次是2002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半夜起来炼静功,因当时没开灯,无意之中看到枕边的装大法书籍和资料的书包在发光。当我看到这一景象时没什么特别的想法,只想到自己平时惰性太大,师父在鼓励我,就没在意,继续打坐炼功。等炼完功后看看书包还在发光,我就随意把书包拿到面前,想仔细看看,当我轻轻摸一下大法书时,光更加鲜艳,真是五颜六色的,而且还带图案花型,甚是好看。

在修炼这条路上虽然我修得不怎么精进,然而确实体悟到师父对我的慈悲呵护,有很多事情用语言真的是无法形容,因为处处有师父的鼓励,才使我这不精进的弟子修到了今天。在此我特别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并请师父放心,以后一定要更加深入学好法,时时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走正自己的修炼历程。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