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证实水有记忆能力(图)


三种样品的热致光谱:纯水和溶解过氯化钠和氯化里的“记忆水”的光谱数据存在显著差异
【明慧网2003年6月14日】水对于溶解在其中的物质存在记忆的观点,是顺势疗法(homeopaths)的核心。在顺势疗法中,有效成分被无限稀释后的药水(以下简称为“记忆水”)仍有疗效。以前科学家对这种论点多持嘲笑态度。1988年,法国科学家贾科斯.宾文尼斯特(Jacques Benveniste)因为发表自己的这一发现而丢掉了自己的科研经费,实验室和在学术上的地位。但是最近科学家已经发现了能证明这种观点的证据。

据新科学家网站6月11日报导,在著名的科学期刊《物理学A》上将要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纯水中氢键的结构显著区别于溶解过盐类的“信息水”。

论文作者,瑞士化学家路易斯.瑞利(Louis Rey)用热致光效应研究固体结构。他把冷冻的样品用辐射处理,当样品被辐射加热时发光,从光谱模式可以推测出样品中的原子结构。当瑞利用这一方法研究冰时他发现光谱中有两个峰,温度分别位于120开尔文和170开尔文。瑞的实验用的是重水,因为重水氢键比普通水强。

在研究纯水后,瑞观测了氯化锂和氯化纳(食盐)溶液。氯化锂和氯化钠破坏了水中的氢键,但后者破坏程度较低。所以氯化钠溶液的谱峰比纯水的低,而氯化锂的谱峰则完全消失了。

当他得知顺势疗法时声称,这些溶液可以被连续稀释而溶液中的氢键模式可以保持不变时,瑞决定检验被纯水稀释到食盐浓度仅为10-30克每立方厘米(相当于100吨水中含有原来食盐中的一个氯化钠结构),经过这样稀释后可以说溶液中几乎找不到原来食盐溶解所产生的离子了。

每一稀释溶液都按照严格的程序制备,在每次稀释过程中都充份地搅拌,与顺势疗法中对“记忆水”的制备一样。当瑞比较纯水和利用以上方法稀释后的氯化锂和氯化钠溶液的“信息水”的热光谱后发现,三种样品热光谱的差异依然存在。

瑞说,“使我们吃惊的是,三种样品发出的热光谱存在着显著的区别。”研究热致光的专家巴黎丹尼斯.笛得罗(Denis Diderot)大学的拉非尔.维索赛卡斯亲自看了瑞做的一些实验,他说他对实验是信服的,“实验有很好的可重复性,”他告诉新科学家网站,“这是值得相信的物理现象。”

这一实验结果用传统的理论很难解释,它对我们现在所用的所谓净化水的方法也提出了质疑。现在科学认为处理工业废水就是要把其中的有害成份去掉。但是这一实验暗示即使去掉了有害成份,被污染过的水可能也无法恢复到纯水应有的结构。

要想让水恢复“先天的纯净”,也许还得要加上一些良性信息,这一方面江本胜先生关于结晶水结构对不同信息反应的研究是一个很好的启示。

参考资料

1.http://www.newscientist.com/news/news.jsp?id=ns99993817
2. The Message from Water (水的讯息),编者:江本胜 ,发行者:株式会社,波动教育社 (http://www.hado.com)
3. http://zhengjian.org/zj/articles/2002/12/27/197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