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劳教所恶警暴行:“大背剑”四肢铐残废


【明慧网2003年6月15日】在二十一世纪江××宣称的所谓“中国人权最好时期”,佳木斯劳教所里却在发生着史无前例的法西斯暴行。

记得刚刚被劫持进劳教所时,那一天是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大法弟子们为了抵制谎言,把劳教所造谣诬蔑大法的牌子砸碎了。当时劳教所教导员祝铁红、队长蒋佳男、刘亚东、穆振娟、副教导员于文斌等都参与了殴打大法弟子,并把张立娥、罗桂华、杨丽娟扣在地上、坐小凳,双手反背在床边十天十夜不让睡觉。

6月初的一天早上去食堂吃饭,恶警大队长张小丹把大法弟子张立娥找到大队“谈话”(实为单独迫害),大法弟子们不去吃饭让她归队一块去吃。张小丹不答应,后来带来了许多干警,对全体大法弟子不分老幼大打出手,还扣了大法弟子罗桂华、万淑英、邹继芹、金秀凤七天七夜。大法弟子马翠红被打昏过去两次,双腿至腰都是紫黑色,张立娥两臀被打成紫黑色。九中队大法弟子黄晓磊、蒲艳春大喊“干警不许打人”,大队长何强动手打了蒲艳春,并把她俩扣了七天。

转眼间到了2002年10月23日,强制洗脑、体罚折磨开始了。恶警们先是体罚我们,在七大队三楼成立了八中队,把我们放在一个礼堂里坐小凳,放着攻击大法的电视,从早上5点半起床至晚上12点多,有时达到1点多,双手放在腿上坐直不许说话,不许两人之间有空隙,不许动。如有违反,有男干警拿着大棍子就打。这还不算,有一天突然让法轮功学员念诬蔑大法的材料,大法弟子冯桂芬、苏艳华不念被男干警拉到走廊里把她俩的腿打瘸了。而且还不许伸直,得坐直了把腿立起来。恶警天天打苏艳华的腿,恶警陈静干得最欢。

劳教所狱警把那屋子四个墙面全贴的是白纸黑字诬蔑大法的言论,简直象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年龄最大的大法弟子徐洪珍看不下眼,把纸抓下来一张,姓徐的大个子男干警把老太太打了一顿不算,还把她弄到二楼扣了七天七夜,多么没有人性。

11月5日,大法弟子张立娥被从三楼转到二楼,当天中午被铐背铐,被折磨得心脏痉挛、抽痛,扣了一个多小时就被双手扣在床上,当时直接参与迫害的有恶警林伟、高洁。第二天她们还不放过她,高洁说:“长痛不如短痛”,就又开始折磨她,有张小丹、高洁和一个男恶警,把她扣在铁床边,姿势叫“大背剑”,一个多小时,她就抽动得双腿都折到床上,满身都是口水,脸色铁青。恶警们才把她放下来。

恶警刘亚东还自称是张立娥的亲戚,她直接参与了殴打和扣押张立娥,还假惺惺摆出一副假嘴脸。然而,当张立娥不听她的邪恶言论时,她就动手打了张立娥两个耳光。恶警刘亚东经常殴打、谩骂大法弟子。一位鹤岗的大法弟子11月3日被“大背剑”酷刑强制放弃信仰,铐了十多个小时,现在已经七个月了,左手仍不能动弹,已残废。刘亚东是迫害的直接参与者,这是她永远推脱不掉的责任。

记得一次因抗议劳教所放攻击大法的广播,我们不坐小凳,大队长何强亲自带领恶警蒋佳男等拿着警棍殴打孙雪莲,张立娥,张桂珍63岁也没放过,还把高艳波扣了七天七夜。

最邪恶的是恶警们为了报功,为达到所谓百分之百“转化率”,连病号都不放过,她们连拉带扯,把警察自己签的所谓五书硬要安到大法弟子们的头上。大法弟子被迫害得一个个伤痕累累,有的双手被铐残,有的双腿被铐废,一个个被迫害得满身是病,还得参加生产。恶警李秀锦曾叫嚣:“我就是这个素质,我就打人骂人,我也是警察,你们能咋的。”

国家法律规定,这些干警还背九不准,其中一条有:“不许打骂体罚”,更何况用酷刑呢?这是人民警察吗?还是法西斯分子?!为什么我们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难道老百姓祛病健身还错了吗?给国家节约大量资金用来搞建设有多好,这就是政府的为了广大人民利益而采取的办法吗?把我们都关在劳教所里,见不到亲人、朋友,我们到底犯了哪一条?我们要求无罪释放,起诉那些迫害我们的恶警,起诉邪恶之首!望全世界善良的人们给予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