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物浦大学访问学者郑旭军归国后受迫害 仍被北京团河劳教所劫持


【明慧网2003年6月15日】大陆独裁者江××自1999年7月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海外人士归国后因为修炼法轮功而受到迫害。据可靠消息,原英国利物浦大学访问学者郑旭军于2001年9月被捕入狱,至今仍被关押于北京团河劳教所。最近笔者就郑旭军的一些情况对郑旭军的朋友们进行了采访。

品学兼优,出国学习

笔者:你好,请问您是什么时候认识郑旭军的?

郑的朋友:很早了,好像是1993年吧,我们曾经是同学。当时他专业理论学得很扎实,在读硕士之前又有过两年的工作经验,所以科研能力比较出类拔萃。同时他为人随和,大家有问题问他,他也很耐心地帮我们解答,所以我们都叫他“老郑”。

他96年开始炼法轮功,我感觉对他对自己方方面面的要求是很严格了。当时有些学生乱倒吃剩的饭菜,宿舍的下水道总堵,很脏,每次他看到了总是主动去疏通。楼道里一般周末没人打扫,也是他经常主动打扫干净,冬天下雪也总是他早早起来扫出一条路给大家走。有一年冬天我宿舍的暖气坏了,他刚好有套新买的羽绒被子,就让我先用,因为当时都是学生,大家都不宽裕,所以我印象很深。

作为科研所的研究生,毕业论文是与科研工作结合的。大约是97年吧,单位派他出差去南方为客户调试,那次调试工作比较难、比较累,他非常认真地完成了。当时客户坚持要送他一台相机作为礼物,他反复推辞不了,就带回来交给了单位。当时单位领导也觉得这样的人现在很少。他的科研工作很出色,98年他的科研成果“基于DPS的新型便携式波形记录仪的开发与应用”获得了电力部科技进步3等奖。因为他学习工作出色,99年被公派到利物浦大学做访问学者。

笔者:那么,您对他在国外的情况了解吗?

郑的朋友:我不很清楚,我只是知道他在1999年4月以后为法轮功的事曾经向中国大使馆反映过情况。

笔者:您是怎么知道的?

郑的朋友:这是他后来遭受迫害的一个重要原因哪。他回国后仍然在原单位工作,但镇压开始以后,他被列为电力部“重点转化对象”并被反复骚扰。

1999年4月25日在英国上访中领馆,回国后7月20日上访被捕

笔者:王女士您是如何认识郑先生的?

王女士:我第一次见到他是99年复活节在去伦敦朋友家的路上。刚从地铁站出来,他当时穿着一件简朴的灰色衣服,十分朴实的书卷气样子。我早就从同修那听说过他。

笔者:刚才邵先生说您在1999年7月20日见到过郑先生?

王女士:是的,那时我正在北京探亲。当听说江氏集团要迫害法轮功时,我就前往国家信访办。刚走到中南海边上的府右街十字路口,就见许多警察堵住了路口。在那里我遇到了郑旭军和他的妻子,听他们说,他们是从昌平往北京市里赶,许多路口都被警察封住了不让过,他们好不容易才到了这里。警察听说我们是来上访的,就把我们带到天安门派出所,在那里警察骗我们说,有个地方专门接待法轮功学员,他们要开专车送我们去,于是我们纷纷上车。上车前,警察搜查我们的包,郑旭军妻子随身携带的《转法轮》被警察搜出并强行夺走。她不给,警察动手打她。

到了石景山体育馆,里面已经有很多同修了。警察把我们关在那,根本就没人接待我们上访,并扬言要把我们强行驱散。到了下午,在体育馆里我再次见到郑旭军。他见我什么吃的东西都没带,就非要给我一百元人民币,他说,一定要坚持到底,今天没见到中央负责人,明天还去。把这钱留着,也许什么时候能用上。当时我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推辞不下就接受了。后来武装警察使用暴力强行把我们带出了石景山体育馆,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听见郑旭军的消息。

回国屡遭迫害,被捕入狱

笔者:您知道7.20郑先生被捕以后的情况吗?

郑的朋友:他被单位接了回来,但是一直被领导找去谈话。经过文化大革命,中国人的政治嗅觉好像都很灵敏,特别是当时那种情况,确实也有一些人都想通过镇压法轮功捞取一些政治资本。因为旭军的人品和学习科研能力都很优秀,所以很多同学和老师也都为他感到担心。在电力科学研究院也有人想利用旭军达到出名的目的,因此旭军当时受到的压力可想而知。

记者:那么后来呢?

郑的朋友:后来到了99年12月,电力部要求部直属机关和在京单位的法轮功学员必须全部“转化”,单位里不行就送到部里。因为旭军被列为电力部重点人员,这样旭军就被停学了,单位开始给他办“转化”班。

笔者:那么,在“转化”班里主要干些什么,您知道吗?

郑的朋友:天天8小时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读攻击法轮功的文章,还必须谈自己体会,每天都要写当天的感想和认识,每周只有周日下午可以休息,就是给你洗脑。还有找来亲属劝说,总之是软磨硬泡吧。

笔者:那这个期间,郑先生是什么态度?

郑的朋友:他一直在抵制,没松口。他又没有错,相反事事都干的很好。其实所谓“春风化雨”的“转化”工作,除了强迫反复洗脑就是精神折磨,不断地威胁开除你,送你劳教,告诉你劳教的话死了也没人管等等。

后来因为快过年了,而且也没达到他们想要的效果,旭军是科研骨干,许多工作需要旭军负责,就不了了之了,旭军又回来开始工作学习。但单位党委对他从来没有停止骚扰。2000年3月他因为邮寄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拘了近一个月,单位党委的人曾经说,“让他吃点苦头,省得那么硬。”他被放回来后更是经常被党委和警察骚扰,频频要求写对法轮功的认识或思想汇报。一到所谓敏感日期就被专人看管禁止离开单位,经常被检查是否晚上在宿舍,工作和生活处于极不正常的状态。

2000年11月他因为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再次被捕,后被学校勒令退学,户口打回原籍。从那以后他就流离失所了,以打零工维持生计。我也失去了和他的联系。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他2001年9月被捕,当时他的妻子苏南,也是法轮功学员,因为散发有关真相材料已经被判刑三年。他的姐姐当时也因炼法轮功被劳教。所以他70多岁的父亲一个人从浙江农村到北京打听下落,抓捕他的派出所民警与北京政保大队相互推诿,都说不知道。

他的爸爸70多岁在北京到处奔波,却一无所获,含泪而回。半年后他的父母才接到通知说郑旭军已于2002年3月被判处劳教两年,由北京调遣处已转到北京团河劳教所关押。直到现在。我很为他担心。

紧急营救郑旭军

笔者:现在英国很多法轮功学员与英国各界联系以营救朱宝莲、朱永洁,和郑旭军这三位英国法轮功学员在大陆的亲人。作为郑的朋友,请问您对此事的看法?

郑的朋友:作为旭军的好朋友,我希望他能够早日重获自由,从事他所热爱的科研工作。我也希望其他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能够早日重获自由,中国能够尽快停止对法轮功的错误镇压。


郑旭军背景资料

郑旭军,男,35岁,1991年福州大学本科毕业,1996年国家电力部电力科学研究院获得硕士学位,同年开始攻读博士学位,国家电力部科技进步三等奖获得者。因学习工作出色,1999年1月公派赴英国利物浦大学从事合作研究。

1999年4.25后得知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受不公正对待,曾赴中国驻英使馆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1999年7月初按计划回国后,受到监视。1999年7月中国开始镇压法轮功,上访时当被得知是法轮功学员时,被便衣推倒在信访办大门附近,遭到殴打。便衣还疯狂叫嚣,“再来上访就打断你的腿”。后作为国家电力部重点迫害对象,被频繁骚扰,几乎每天都被找去反复谈话。2000年1月曾被暂停学业,强行洗脑。2000年3月和11月因曾邮寄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拘留,后被学校勒令退学,户口打回原籍。他为抵制迫害而出走,流离失所。其后打零工以维持生计。2001年9月被非法抓捕(此前其妻子因携带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已被判刑三年),在派出所、拘留所被犯人殴打胸部和脸部,后下落不明。其父(70多岁)从浙江农村到北京打听下落,抓捕他的派出所民警与北京政保大队相互推诿,都说不知道。70多岁的老人在北京到处奔波,却一无所获,含泪而归。

半年后其父母才接到通知说已于2002年3月被判处劳教两年,由北京调遣处已转到北京团河劳教所关押(北京调遣处和团河劳教所是通过殴打、折磨给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的主要场所)。

苏南,女,郑旭军妻子,35岁,1991年于解放军第二炮兵工程学院本科毕业,后为解放军总装备部二炮计量站文职干部。1999年10月因上访被部队非法隔离禁闭5个月。2000年6月因坚持法轮功信仰被开除党籍军籍,强行转业返回原籍。2000年9月因携带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非法抓捕,于北京清河派出所被毒打后被关押在北京海淀区看守所。2001年1月被非法判刑三年,现关押于四川女子第一监狱。因拒绝迫害被铐在窗户上达40余天,饱受非人折磨。苏南为人刚正不阿,善良真诚,工作期间多次获部队褒奖,对工作的认真负责和踏实肯干受到同事和军队领导的尊重和欣赏。我们盼望她能够早日获得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