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学童在父亲节致信深圳中级法院:还我父亲孙钟文

【明慧网2003年6月16日】

致深圳中级人民法院:

我叫孙婉祯,正在香港读中学六年级,以前一直和爸爸、妈妈、祖母一起生活。但自从2002年5月17日开始,这个家庭就不再完整。我的父亲──孙钟文,因带有法轮功真象资料过深圳,被当地国安局抓走至今未曾回家。并一直被关押在深圳市龙港区看守所内,过着非人生活。更有甚者,今年3月份在一次非公开的深圳法庭上,我父亲被无理判刑4年。

今天是父亲节,别的孩子都在和父亲庆祝这个节日,而我和父亲却被这不公正的判决分开了,我思念、担心我的父亲,希望中国还有敢于讲真话的法庭,法官把我的父亲还给我。

父亲被关给我和家人带来了沉重的打击、痛苦、担忧和愤慨,让我们怎样相信大陆的法律和政府?!我并非法轮功修炼者,但我自小受到良好的家庭道德教育,懂得好坏、善恶。我知道我父亲并没做伤天害理、违背道德良心的事,他是凭着良心为公理、为正义而做;但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讲真话的好人要和流氓杀人犯关在一起,受同样对待?难道现今社会真的是黑白是非不分,好人坏人不辨了吗?!

我从小就非常爱我的父亲。自古常闻:父亲是家庭中最具威严的人,也就是十分严肃、严厉的人。然而我的父亲虽然生得魁梧,为人却温文尔雅,忠厚善良。他对我更是无微不至,宠爱有加。小时候,我总是在父亲讲完几段故事后才肯睡觉。有时说说他年轻时的趣事,有时讲一些历史人物的风云事迹。父亲经常趁假日带我们全家四处游玩。每到过年,我们全家一起去看烟花,总是兴高采烈地赞美一番,看着满脸稚气的父亲,才知道他也有孩子气的一面。

听父亲说,他从小就喜好武术和气功,对神佛呀修炼呀很感兴趣,也一直在寻找着自己喜爱的功法。他试过很多功法,拜过很多师父,但并不如意。直到1999年朋友介绍他学炼法轮功后,才真正找到了人生目标,确定了方向。法轮功真的使他身心受益。以前的偏头痛和半身麻痹的症状,炼功不久就消失了,从此变得一身轻,脾气也更加温和了。以前他和母亲发生矛盾时,总是争拗不休;可现在,他总是等母亲平静下来后,才心平气和地跟母亲讲他的看法。我们的家庭变得越来越和睦,矛盾也越来越少。我更加觉得自己生活在一个幸福快乐的家庭里。

我父亲在法轮大法修炼中的受益与日俱增,而大陆政权对法轮功的打压迫害、造谣欺世也越来越变本加厉。我父亲曾告诉我:他想让更多人知道大法好,使更多人能从真、善、忍中受益,让更多人知道法轮功在大陆正受着迫害,尤其那些生活在谎言宣传中的大陆同胞。

就这样,他将法轮功真象的资料带去深圳,在深圳罗湖大陆海关被抓,被剥夺自由和刑事犯关在一起,后又被判4年徒刑。为什么一个讲真话的好人要受到如此对待?我父亲在看守所里生活条件很差,使用的是冷水,经常吃不饱、睡不好,蚊子也很多,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我们一家都很担心、很着急。而且深圳公安将我父亲关押了将近一年,才进行了那个见不得人的审判。

如此对待我父亲,我非常愤怒。

我们这个快乐、温馨的家庭就这样被拆散了,现在我和妈妈、祖母相依为命,家里一直愁云密布。我们那些亲戚也都非常着急,祖母更常常以泪洗面,盼望儿子快点平安归来。受打击最大的是我母亲,相依多年,突然分开,不能相见,伤心之余,家庭生意的工作负担全部转到母亲一人身上,这些巨大的压力,足以令人崩溃。

还我父亲!

孙钟文的女儿
孙婉祯
2003年6月15日


编者注:

此信是香港法轮功学员孙钟文的女儿在父亲节写给深圳中级人民法院的信。孙钟文的太太说,孙的上诉,中级法院将很快就会受理,希望大家关注此事,能将孙先生尽快营救出来。孙先生的情况如下:

孙钟文是香港永久居民,2002年5月17日在深圳罗湖海关因拥有法轮功真象资料被国家安全局非法扣查。据称国家安全局人员在5月18日查抄他在深圳的住房时,拿走一批光碟和单张。国安局的人曾强迫孙签署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不果。2003年3月26日,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判孙先生四年徒刑。至此王女士一直未能获得当局的批准探访丈夫。在孙先生写给孙太的最近一封信中,孙先生提到他已申请上诉。

张雨苍先生孙钟文先生

另,因同一情况被抓的还有张雨苍先生,张先生也是香港永久居民,2002年5月8日在罗湖过关往深圳时因搜出携带法轮功真象单张及光碟而被拘留。2003年3月26日,在张雨苍家人未收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深圳市龙冈区人民法院宣判张雨苍三年徒刑。家人已聘请律师为其上诉。

目前,孙和张都关押在深圳龙岗区看守所(通讯地址:深圳龙岗区黄阁坑,8号信箱。孙先生是在48号仓,张先生在31号仓)

深圳中级人民法院负责法轮功学员案件的联系人:王先生,86-755-83535067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