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的音乐时刻伴随着我


【明慧网2003年6月17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大法的音乐慢慢地融进了我的每一个细胞当中。它伴随着我在修炼的路上,走过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记得在大法没被迫害之前,我们每天可以在炼功点上炼功。晨曦中,我们听着大法的音乐炼着五套功法,那种祥和,那种宁静,使我有了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

又多少人循着大法优美的音乐而来,从此加入到这些追求真、善、忍的修炼人群中。

那时,我们真充实啊,我们听到了宇宙的法理,我们找到了回家的路,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 。

99年7.20,对大法疯狂的迫害开始了。江魔利用军、警、特务,和一切宣传机器,对大法和师父造谣、诬陷,对大法弟子进行惨无人道的抓捕和屠杀。大量的书籍和各种光盘、录像、磁带等都被抄走。全国处于白色恐怖之中。

大难压顶,也不能改变我对大法的信仰。狂风巨浪,吹不走大法在我们心底埋下的万道金光。那是我们回家的路啊!我们怎么能放弃?

清晨,我照常起来炼功。静静地……我想起了师父,泪水止不住地流:师父,您在哪儿,大法遭难了,您千万要保重啊!

忽然,我的耳边响起了大法的音乐,那么清晰,那么优美。我的心颤栗了。分明是师父在鼓励我,在这大难之时,师父就在我的身边。我激动不已,泣不成声。

我明白了自己的责任,知道了该怎么做。从那时起,义无反顾地一次次踏上了为师父、为大法讨公道的上访之路。

在天安门广场,我和我的同修们,踏着坚实的步伐一步一步向广场中心走去。尽管有恶警、便衣的盘查,可对这些迫害大法的恶人我们不屑一顾。为了大法的清白我们已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昂首挺胸,感觉自己顶天立地。这时,只有大法的音乐声依然环绕在我的耳边。它召唤着我。

我们把横幅高高举起,喊出了心底的最强音:“法轮大法好!”那声音直冲云霄,使邪恶丧胆。

在被迫害的日子里,大法的音乐依然伴随着我。无论在我被抓、被打、被酷刑折磨,被叛徒围攻时,我都能隐隐听到那优美的音符响在耳边。

记得在劳教所时,因为恶警要给我们洗脑,不让睡觉,几天下来,搞得我疲惫不堪,意志消减。昏昏沉沉之中,忽然,大法的音乐飘进了我的耳际,震动着我的耳膜,清清楚楚。我一下精神起来说:“你们听,大法的音乐声,多好听啊!”

几个犹大怔怔地看着我,从她们的眼神中我明白了,她们根本就没有听到。过后她们汇报到恶警那儿,说我的神经有点错乱了。背叛大法的人,怎么能理解大法弟子对师父、对大法的那赤诚的心。

大法的音乐激励我战胜一个个困难,冲破一次次魔难。

现在,我们在继续完成着我们的史前洪愿——“助师正法”,救度着被邪恶的谎言蒙蔽的众生。我们不辞劳苦,无论严寒酷暑,大雨倾盆,千难万险都不能阻止我们讲真象的脚步,因为我们明白,那是历史赋予每一个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

说实话,有时我也真是感到很累,很困。这时我又会听到那优美的音乐声自天外飘来,由远而近,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在修炼的路上不能停息,要勇猛精进。因为我们的时间太少,太紧。还有无量的众生等着我们救度啊!我们怎么能停?

四年了,师父带着我们终于从巨难中走了过来。普天“同庆、同祝、同颂”的一天即将来临。到那时邪恶将灰飞烟灭,“世间众生将回报大法与大法徒救度之恩。”(《大法之福》)可是,谁又能知道,我们伟大的师尊为了我们为了众生到底吃了多少苦?主佛的慈悲呀,用人间浅白的语言又怎么能叙述得清?

师父啊,我们无法表达对您的敬仰。可您为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在我们的心里呀。是您洪大的慈悲呵护才使我们在巨难中坚定地走到了今天。

我们将不负师父的重托,不负众生的期望,坚定地走好这最后的一段路程。在不久的将来正法结束时,我们将跟随师父,伴着大法优美的音乐,返回我们那离别已久的家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