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洒扫、进退、应对的小节


【明慧网2003年6月17日】最近在明慧网上看到一些关于“小节”的问题的讨论,师父在《精进要旨》中说过“怀大志而拘小节”,而且在各地讲法中也给我们讲过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们在修炼和讲真相中要注重小节,我们在小节上的表现也是在向世人讲真相,甚至我们在自认为比较私下的场合和交流中也要注意小节。

古代的儒家教育分为大学和小学。十五岁前的小学教育,所学的内容就是洒扫、进退、应对的小节。之后的大学教育则侧重在尊德性、道问学之类。孔子的门徒中有一位叫子夏的,被评价为非常笃实。儒家的典籍《论语》中记载:孔门中的另一弟子叫子游的曾批评子夏的门人在洒扫、应对、进退这些末节上还可以,但不知道根本。子夏知道后对子游进行了驳斥,认为君子之道,本末一以贯之。

洒扫、进退、应对,翻译成现代语言,就是卫生、举止、言谈等方面的教养。我们不得不承认,从大陆来的人,包括受到过最好的教育的人,在这方面的教养都是非常欠缺的,有时甚至完全意识不到自己的失礼。我记得几天前,我和几位同修,包括一位西人同修,去泰国的领事馆参加一个欢迎泰国首相的集会,在泰国首相与前来欢迎的民众握手言欢的过程中,那位西人学员把我们的呼吁信递交给了首相,信中希望首相保护在泰国的法轮功学员的人权。首相一边说谢谢,一边接过了信。之后首相走上台用泰语发表即席演说。这时坐在听众席中一位同修因为有事,非常小声地用手机打了电话。事后西人同修很温和地告诉我们在这样的场合不该这么做。这说明我们大陆来的大法弟子与西方同修相比,在这些方面的知识和训练还有很大差距。

我们当然不能舍本逐末,更不能象那些假道学那样表面光滑。但是从大陆来的同修在这方面确实应该遵照师父的教诲要求自己,师父在法会上的穿着、言谈、举止就是对我们的身教,我们应该重视。让我们以师父的话共勉:

“  师:说到这个问题,又引出来我一个想法。我告诉大家,中国人在文化大革命以前在全世界都是闻名的礼仪之邦,无论从文明卫生和表面上都是非常讲究的。在中国周边的国家的文明都是中国人给带去的,从中国学去的。可是你们知道吗?文化大革命以后把它都当做四旧破除了,讲究滚一身泥巴,磨一手老茧,长了虱子说成“革命虫”。人把肮脏作为美好。这种观念延续到后来,现在虽然人们生活条件好了,也比较讲究一些了,可是这个文革留下来的观念却还没破。所以你们到了西方社会来,西方社会的人对你们在这一方面实在是很难容忍。

  你们不拘小节,不修边幅,邋里邋遢,说话声音很大,不分场合、地点,不讲卫生。当然了我讲呀,你们要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修炼,作为修炼的弟子,你们得做得到。本来这不算什么,我不想讲的内容。可是你们知不知道,由于你们的表现使一些白人学员在弘法中不敢进来。大家得注意了!这不只是一个行为的问题,真得注意这方面的事情。我倒不是叫你们穿戴讲究怎么时髦,你们要懂得最表面人的文明。我告诉你们,其实大法里面也包含了最低层次的内涵,做任何事情要能想到别人,我想你们也一切都能做好。”(《法轮佛法─在美国东部法会上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