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伏电棍、稿把、三角带、板斧──长春朝阳沟劳教所野蛮摧残数百位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3年6月19日】2001年12月24日,被辽源、通化、白山三个劳教所劫持来的100余名法轮大法弟子被转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遭受了朝阳沟劳教所的集体酷刑折磨。

当天下午,派出所警察全副武装,把陆续到达的大法弟子分别领到各大队办公室,进行彻底搜查,发现谁带有大法经文就当场打骂,然后他们把大法弟子投入各大队监舍中。早有准备的刑事劳教人员立即手持木棒、铺板等围上来,只要你不肯“转化”,它们就一拥而上毒打、折磨,一时间打骂声,大法弟子的惨呼声充斥了朝阳沟劳教所的上空。暴恶持续了一个下午,不少人被打成重伤,有的被打得昏死多次,鼻青脸肿以至筋断骨折者多之矣。在此期间,各大队管教就躲在办公室里,一声不吭。而且,那些参与迫害的劳教人员还趁机抢劫大法弟子的随身衣物,有的大法弟子甚至连换洗的裤头都没有了。

后来得知,这次有组织、有预谋的大规模集体迫害就是当时吉林省省委副书记林炎志一手策划、指挥的!林炎志事前亲自来到朝阳沟劳教所召开大会进行布置,在会上他恶毒宣称:这些即将转来的法轮功学员都是“顽固死硬分子,必须得给他们来个“下马威”,必须得对他们进行“专政”!于是,就有了这场省头目亲自策划的,劳教所头目与管教蓄意安排的,由刑事劳教人员具体表演的迫害百余名大法弟子的人间惨剧!而这幕惨剧发生之时,劳教所头目,所长王延伟,王健刚,党委书记韩某及驻所检察官等,均在监视系统中观看,指挥。

2002年四月起,因“三.○五”插播事件的影响,吉林省省委书记王云坤等下达了所谓“严打”的指令。朝阳沟劳教所所长王延伟,王建刚等再次策划了一次人间惨剧,它们又一次置国法于不顾,秉承上级旨意,昧着良心,为追求所谓的“转化率”,经过严密布置,对善良无辜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横加迫害。

这一次,所长及全体恶警除利用刑事劳教人员外,更彻底撕下其虚伪面纱,亲自动手摧残迫害。4月6日起,它们利用万伏电棍、警棍,警绳,稿把,手铐,三角带,板斧等各种刑具,采用各种暴力方式折磨迫害所有坚定的大法弟子(400余名),逼着“转化”。整个朝阳沟劳教所又沉浸在邪恶恐怖之中。正如一个善念尚存的刑教人员所说:“这帮猪狗不如的东西!你怎么能下得去手!这些炼法轮功的人一个个硬挺着挨打,没有还手之力,你怎么忍心打!”

据悉,一大队有一名大法弟子被当场打死,随即拉到西院(朝阳沟火葬场)烧掉了,由于邪恶严密封锁消息,至今仍无法知晓详细情况。这次迫害之邪恶要远远超过从前。一大队恶徒许辉在队长指使下,在敲诈勒索的同时,对大法弟子人身进行疯狂摧残迫害。而一大队对坚定的大法弟子采取极阴损的迫害方式:整天让他们“双盘”盘腿坐着,以致无法走路(双腿肿胀);二大队队长杨光用板斧猛砸大法弟子的腰部,恶警朱某也大肆迫害;三大队恶警李军因从前迫害大法弟子被上网揭露,这次就更加疯狂,它从二大队借来稿把,伙同队长陈立会,副队长刘文瑞,管教张伟,王和兴等逐一对大法弟子毒打,几分钟后又向监舍狂呼:“下一个!”其恶行残忍得令人发指。此外,四大队,五大队、六大队也采用多种非法野蛮的暴力方式,逼迫大法弟子“转化”,如浇凉水,不许睡觉,剥光衣服开窗户冻,火烧四肢等酷刑折磨。

4月6日晚,整个长春地区的天空血红一方,令人感到压抑、窒息。第二天,长春地区刮起了从未有过的沙尘暴,漫天的黄尘笼盖了一切。这场邪恶的迫害长达3个月之久。

从2002年春开始,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每隔2~3个月就进行一次所谓的“教育转化攻坚战”。置身其中,那邪恶暴戾的形势让人感到呼吸不畅,墙上腥红的标语赫然写着:“打好这场教育转化攻坚战!”谁都明白,根本就没有什么“教育”,在流氓的威胁、恐吓与利诱不能奏效后,只有一个野蛮的“打”!直到现在,300余名大法弟子仍被关押在那里遭受迫害。

它们暴恶程序通常如此:教育科科长陈开义先组织一“攻坚战动员大会”,照例由所长王延伟,王健刚及管理科科长张凤鸣等进行所谓“动员报告”,其内容无非是忠顺执行江泽民的邪恶政策,对大法弟子威逼恐吓,施加压力,然后各大队具体实施,由管教给刑事劳教人员下达“帮助转化”的任务,必要时管教,队长亲自动手。要最坏的人“帮助教育”那些最好的人,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这不是天大的冤枉吗?此外,它们迫害的最阴险的一招就是组织所谓“帮教团”,强迫已“转化”的人参与动摇、转化那些坚定的大法弟子,从而助纣为虐,加重迫害。当一切伪善、欺骗、施压、威逼等花招不好使时,管教队长就原形毕露了,它们亲自动手或唆使刑教人员对大法弟子进行灭绝人性的人身摧残迫害,哪一次道貌岸然的“教育转化攻坚战”不是这样“打”的?!它们极尽各种骇人听闻的非人方式迫害大法弟子:不许睡觉,罚站,罚蹶着,拳打脚踢,棒打火烤,水浇冰冻,烈日曝晒,上警绳,电棍电……

高志璐,朝阳沟劳教所管理科流氓管教,一直参与直接或间接迫害大法弟子的恶徒,号称“上蹿下跳一罗锅”。整日躬着腰、瞪着一双灰暗邪恶的眼睛,琢磨如何进一步迫害坚定的大法弟子。除在本所内大肆行恶之外,他还于2002年秋去北京参加全国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经验交流会,期间他还伙同哈尔滨的王某等多名恶警蹿至青海戒毒所对那里的40余名女大法弟子进行流氓摧残、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