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年得法夕阳无限好 不堪迫害抱憾辞人世——一名老公安的故事


【明慧网2003年6月2日】我岳父生于1928年11月,原是山东某市公安局离休干部(副县级)。他一生遭遇很是坎坷。文革中,他在市劳教所担任主要负责人,曾被当作“走资派”打倒、批斗过。70年代的一个秋末冬初时节,渤海海啸发大水,当时在市公安局任治安科长的他,受命带领一个抢险组,徒步涉水几十里去营救被海水围困的修筑拦海堤民工。他在将近1米深的海水里浸泡了3个昼夜。半年后右下肢得了脉管炎,右脚腐烂致使右膝以下截肢(后被评残,享受国家特殊补贴)。自此以后成了一个残废人,不能正常上班工作了。

心中的失衡、失落与苦闷使他脾气变得异常烦躁。尽管医生一再要求他戒烟戒酒,但他一天抽两包烟、喝3顿酒――借烟酒消愁、打发日子。后来,他又患上了严重的冠心病、血压高等重疾。几十年来,他每天饭前饭后都要大把大把的吃那些红黄绿白的药片子,每年至少要住3个月的医院,还曾出现过两次病危。年平均要花上3万多元的医疗费(公家全额报销)。随着疾病的增多,他的脾气也变得越来越坏,整个身心健康及家庭生活都陷入了恶性循环当中。他每天除了吃药、抽烟、喝酒,就是发脾气、训斥家人,以致于弄的身边亲人在家里不敢大声说话,走路都要翘着脚后跟,整天小心翼翼的侍候着他。

1995年,单位里包括我老岳父在内有4名重病号,很多人在暗地里把他排在了“死亡名单”的第1名。那时的他,给人的印象的确就是行将就木:嘴唇乌紫、脸色灰暗,头发花白,弱不禁风。走路时,拄着拐杖(带着假肢)缓缓地蹭几步,就要停下来喘喘、歇歇。

就在他生命垂危之际,1995年10月,老人有幸得闻了法轮大法。从此,他的人生出现了一次新的转机。修炼后,在短时间内就戒掉了他以前怎么戒也戒不掉的烟酒嗜好。随着不断地学法修心,威力无边的佛法使他的身心状况快速地向着良性方向转变。周围人能看得见的变化是:他的脸色由灰暗变的白白净净,并且放着亮光,脸上的皱纹减少了许多,嘴唇由乌紫变得红润,连花白的头发都在逐渐地变黑。整个人由老态龙钟变得精神矍烁了。身体也有劲了,过去走几步就得歇一歇,修炼后不久自己就能带着假肢登上5层楼。一些不常见面的老相识见了后都惊讶于他的变化之大,不少人说:“老周真是返老还童了。”

他曾有过几次神奇的消病业经历。有一次,他的左腿突然变得红肿,疼痛难忍,随之整条腿变得乌紫。几天后,左腿从大腿根开始,以每天几公分的速度逐渐向下褪色――由乌紫变得白红。大约用了十几天的时间,紫色彻底退出了脚趾尖,左腿变得比以前更轻快有劲了。更叫一般人不可思议的是:在他左腿褪色的过程中,他没有吃任何药、房间里也没放任何药,可整个室内却充满了刺鼻的中草药味。我岳父激动地告诉人们说:这是师父在给他从里到外地净化身体――以前在治右腿脉管炎时,他曾经吃了几麻袋中草药,现在师父将他的病灶部位彻底清除时,原本在病灶部位起作用的陈年老药也就释放出来了……。眼睁睁地看着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实,周围的人对法轮大法的威力惊叹不已。市人民医院一位常年给我岳父看病的内科主任、老专家,在亲眼看到我岳父的神奇变化后,也拉着老伴开始炼起了法轮功。

修炼不仅使老人自身消除了几十年病痛的折磨,同时,几年来,也为国家节省了十几万元的医药费。由于老人明白了生命的意义,懂得了自己一生坎坷的原因所在,心结打开了,心情舒畅了,脾气也变好了,整天乐呵呵的,这使全家人真有一种“解放了”的喜悦。不仅如此,他还掉转了几十年来专让别人侍候的架子,反过来帮助我岳母拖地、洗菜干家务。整个家庭前所未有地弥漫着幸福、快乐的氛围。思想境界的升华使他变得很乐于帮助他人。98年他得知宿舍附近有一住户,家庭经济十分拮据而又遇到急事等着用钱,我岳父便从自己的储蓄中拿出3000元资助了他。

然而,谁曾料想当权小人江××竟是个心理变态了的妒忌狂,它在荒唐而又偏执的妄想中,把能解除民众之病痛、使人心道德变高尚的法轮大法当成了威胁它“江核心”威望与权力的假想敌人,从而不顾几千万老百姓炼法轮功受益的客观事实,凭着手中握有的权力,自1999年7月20日开始,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卑鄙邪恶手段,丧心病狂地向大法及大法学员下了毒手。在市公安局有关负责人及老干科分管人员一轮又一轮的软硬兼施高压“转化”下,尤其是在电视报纸铺天盖地的造谣谎言毒害下,我那70多岁的老岳父一时被弄懵了,摸不着东西南北,稀里糊涂地听信了邪恶的谎言蒙骗,按要求写下了所谓的不炼功“保证书”,并一度不再学法炼功。后来,通过在法上交流,他有些明白。但是,当时单位对他的恐吓,家中受谎言蒙蔽亲人的阻挠,我与妻子因坚定修炼并进京证实大法而多次被非法关押对他的打击,再加上我们夫妻所在单位都曾数次到我岳父家骚扰,有一次,两个单位共9个人同时到我岳父家里对老人施压……,这里里外外的种种压力,使老人觉得很难承受。老人常常痛哭不已,精神长期处于惊恐、愤懑、抑郁之中,有时想学学法、炼炼功也静不下心。这样一来,原本通过修炼法轮功已变得健康的身心,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与重重压力的迫害下急剧恶化,2000年9月老人不幸辞世。

在弥留之际,老人全明白过来了。他痛悔自己不争气,没能听师父的话,没能做一个坚定的大法弟子,没能将自己被延续下来的生命都用在修炼与助师正法上,却屈从了恶人的压力。在后悔之余,老人口述着让我给市公安局写了一份“严正声明”:“我以前炼法轮功身体越来越好,而按照党的要求写了保证书不炼了以后身体却变得越来越坏,以至到了今天这种地步,领导们都看到了。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实不证明法轮功是正的吗?将法轮功定为X教是完全错误的。我以前所写过的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是错误的,对不起李老师,也违背了我个人的良心,现在宣布作废。希望领导们能了解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帮助制止对法轮功的镇压。”老岳父还对我说:“你再去北京上访,我支持你。”(在处理完老人后事的第二天,我带着老人的遗愿和嘱托,再一次踏上了进京为师父、为大法上访的征程。)

在老人生命的最后几天,他告诉身边的亲人,他十分留恋95年10月得法后至99年7.20镇压以前那段美好的修炼时光,他说那是自己今生中最幸福、最快乐的四年。他要求家人把师父的法像摆放在他床旁边的桌子上。对前去探望他的老朋友、老同事,不管是公安局的,还是法院的,他都指着师父的法像,用微弱的声音对他们说:李老师是最正的,法轮功是最好的。他遗憾自己没能挺直腰坚定地炼下去,并告诉他们是这场镇压害了他,不然的话,他也到不了今天这种地步。要他们一定不要难为炼法轮功的,要支持法轮功啊。有的探视者动情地说:法轮功不象上面说的那样,我们心里有数。你放心,我们不会难为那些老实人的。

是的,尽管老岳父的去世有他自身等多方面的原因,但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江××发动的这场邪恶镇压间接地将我岳父迫害致死了。假如没有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象他这样从大法修炼中受益良多的老人是会一如既往地修炼下去的,如果他坚定的修炼下去,那么他的身心状况就会变得越来越好,最起码他会健康而幸福地安度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