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创造的医学奇迹(上)

【明慧网2003年6月20日】法轮大法的神奇功效使许许多多危重病人获得了第二次生命。同时法轮大法修炼者们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任何事情都先想到别人。特别是在每个修炼者的日常生活中,他们更是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化解矛盾,消除积怨,处处做得好。

以下是几位切身受益者的经历。考虑到当前迫害严重的情况,略去真实姓名,请谅解。我们相信暴政是不会长久的,冤屈终将被洗刷,真相终有大白之日。

面对东方时空采访说真话还是说假话

这是99年10月份东方时空记者采访我的一段经历,我向人们讲述出来,是为了让更多的老百姓看到造谣媒体欺骗世人、诬陷大法的险恶用心,看到大法弟子的真诚与善良。

99年10月份北京东方时空的记者在我单位领导的陪同下,拿着录象机前来采访我。记者们问我病是怎么好的,并告诉我当前形势我应该明白,让我配合好他们。其实他们话中的目的只有一个,让我诬蔑大法、说假话、帮他们造谣欺骗全中国的老百姓。

我是一名白血病人,我的第二次生命是法轮大法给的,是李老师将我从死亡的边缘上拉了回来,并给了我修炼做一个好人、健康人的机会。今天,我怎能迫于压力,做那种忘恩负义的事呢。

我对他们说:“XX党员不是讲实事求是吗?你是让我说真话,还是说假话?”

东方时空的记者和干部说:“那当然叫你说真话了。”

我说:“那好,你们叫我说真话。我要说法轮大法好,你们敢录像吗?你们敢在全国放吗?”

记者听我这么一说,就出去给他们领导打手机请示,最后灰溜溜地走了,没敢再来打我的主意。看来他们真的是不敢听真话。

我是95年10月份修炼法轮大法的。没炼功前因患再生障碍性贫血,长期住院治疗,身体不但没有任何好转,反而引发了心脏病、糖尿病等多种综合病,可以说是一个已被判了“死刑”无药可救的人。在我住院的四年半当中,这个医院象得我这类病的人共有十四个,死了十二人,现在活着的只有两个人,这两个人都是学炼了大法而重新活过来的,我就是这其中的一个。是法轮大法净化了我的身体,给了我健康,现在我的身体素质胜过一般的壮年人,我清楚地知道如果我要不炼大法,也早就命归黄泉了。因为我这第二次生命是大法给的,所以我发自肺腑地告诉大家: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使我死而复生,是“真、善、忍”的宇宙法理教导我做一个好人,不要听信造谣媒体的不实之词,他们为了迎合所谓“上面的意识”是没有一点职业道德的,他们是不拿老百姓的知情权当回事的。我的亲身经历就足以说明他们所谓的什么“东方时空”、“焦点访谈”、“中央新闻”的可信度到底有多少。要不为什么不敢让好人说一句真话呢?

“我就是本人”

以前我在单位是厂长兼党支部书记,在一次查夜岗时从高处摔了不来,造成重伤。从那以后我这个一米八的大个子十多年僵直卧床,不能动弹。只要稍动一下,犹如万箭穿身,疼痛难忍,当时的状况十分惨烈!医生最后的结论是:背椎炎晚期严重挫伤,已长到一起很难恢复,发展下去,周身达到僵直,最后导致败血病而死。

我每天要用四颗大粒丸,再加一把药(价值约五十元)来止痛,真是生不如死。在那期间多方医治,花了十六万元的医疗费,而单位经济滑坡,无处报销。儿子上大学因为没钱,要靠他人帮助才免于被迫退学;女儿小小年龄四处打工。正当家中因为我的事故几乎无法再支撑下去之时,我们全家有幸得到了法轮大法。这份万古的奇缘,使我的生命从此复苏,药不吃了,买药的钱也不用花了,身体一天天好起来,能下地了。一个月后,我可以从三楼走下来,每天走近一个小时到炼功点去炼功。当时自己的心情真是难于言表,全家人一提到大法总是眼泪汪汪的,大法真是好,真是神奇啊!

一次到医院复查时,我拿原X光片给医生,医生对我说:“把人抬进来吧!”我说:“我就是本人。”,医生怀疑地看着我说:“这不可能。”我说我是炼法轮功才站起来的。医生听后,十分惊讶,连声道:“奇迹,奇迹!”由于是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这真实的例子使家人、亲朋好友几十人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

得法三个月后的一天,我骑自行车从郊区到市场一路风景尽收眼底,当时真是感慨万千,泪如泉涌。写到这里,读者想必能体会到我的心情吧,十年卧床不起就只能等死的一个人,今天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走出室外领略风景,我能说什么呢?我想说:法轮大法好,是大法救了我的命,挽救了我几乎维持不下去的家庭。世人啊快快清醒吧,所谓的‘一千四百例’都是假的,大法真的治好了无数的危重病人啊!我亲身受益,所以我要告诉您我善良的同胞,请记住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