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忍在我们每人心中永存──6.19本溪大法弟子集体进京上访纪实


【明慧网2003年6月23日】1999年6月18日,一千多名大法弟子在中国大陆辽宁省的东部城市本溪开始启程,义无反顾地踏上了曲折而艰辛的进京上访之路。在数百名本溪公安人员的层层设卡堵截之下,进京的28次列车被堵在沈阳火车站一个多小时,经过警察地毯式的大搜捕之后,仍有五百多名大法弟子突破了封锁,于6月19日成功抵京。北京国务院信访办门外,几位法轮功学员代表在几百名同修的注视下,毅然走入信访办。他们代表本溪数万名法轮功学员向政府倾诉人民的心声:法轮大法好!这次集体上访惊动了中央的当权者,被称为“6.19”事件。

事情的起因源于江泽民几年来对法轮功的暗性打压,这种打压在98年愈演愈烈,当时全国各地的新闻媒体不断出现不实报道诽谤法轮功。一些地区还发生了公安部门对法轮功学员抄家和罚款的严重违法事件。在本溪也出现类似的情况,有少数想借打压法轮功往上爬的邪恶分子蠢蠢欲动,利用本溪青年知识报(该报是面对全市中小学生的小报,属于硬性摊派的政治读物)转载了一篇诽谤法轮功的文章,使许多无辜学生受到蒙蔽。当时全市就有许多法轮功学员自发找到报社澄清事实。桓仁县的法轮功学员更是集体包了辆大客车,途经四个多小时的颠簸找到报社,向有关人员反映事实真相。经过法轮功学员们和平理性地讲清事实真相,报社的工作人员从正面了解了法轮大法,同时也被法轮功学员们身上体现的善良和耐心所感动。没过多久,该报转载了“经济时报”上的一篇正面报道法轮功的文章,澄清了事实。也使全市广大中小学生摆脱了谎言的毒害。

然而,事情远不止新闻记者的失实报道和那几个科痞、文痞、气功痞的不断造谣生事那么简单。邪恶的独裁者江××出于疯狂的妒忌心理,对上亿炼功群众伸出了魔爪,一场对法轮功的镇压已经悄无声息的开始了。从天津抓人事件到4.25万人大上访的发生,全国的大法弟子们仍以极大的忍耐力承受着不公正的待遇,他们所做的只是和平理性向政府反映事实真相。本溪的大法弟子当时都身在其中,4.25万人大上访那天,本溪去了很多人,大部分人都站在北海公园附近,直到晚上事情得到解决,方才离开。记得当时大家都挺高兴,都认为政府听取了人民的呼声,以后再也不用受打压和骚扰了,可以安安静静地炼功了。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4.25之后,本溪所有炼功点的义务辅导员全部遭到监控,电话被监听。辅导站的义务辅导员更是被列为“重点”人物,24小时专人监视。炼功点有公安人员“陪练”。不久就发生了公安人员非法拘审、威胁大法弟子的严重违法行为,甚至公开阻止学员在炼功点炼功,抢夺炼功用品,没收学员个人物品,一片黑云压顶之势。为此,本溪大法弟子两千多人先后两次到本溪市信访办集体上访,希望市政府能制止公安部门对炼功群众的违法行为。信访办的负责人告诉学员代表:我们解决不了。当时正值五月末,上千名大法弟子静静地站在位于市府路繁华热闹地段的信访办外,使本溪人民第一次有机会知道了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真实情况。

6月10日,610这个臭名昭著的专门镇压法轮功的恐怖组织成立,在江××的直接指使下,全国各地公安部门加紧了对法轮功全面镇压的准备。当时本溪市公安局局长张哲是一个邪恶小人,一心想利用镇压法轮功往上爬,它迫不及待地率先跳出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半公开的迫害。这个恶人后来由于镇压法轮功“有功”,被提拔当上市政法委书记(610犯罪组织的主要头目)。但正因为这个邪恶分子过早的邪恶表演,使本溪大法弟子清醒地认识到这场史无前例的邪恶镇压即将到来。

得到宇宙真理的人又怎能被邪恶所吓倒呢?许多大法弟子尤其是义务辅导员排除种种干扰,照常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每当星期日来临,全市的大法弟子都会到市政府广场集体炼功洪法,本溪市恶人为了破坏集体炼功洪法,调集了几十辆大卡车将广场堵住。正义与邪恶的对比是鲜明的,本溪参加师父的亲自讲法传功班有几十人,当年师父以身作则一言一行深刻影响着他们,几年来无论先得法还是后得法的弟子,都努力按着师父的要求去做,去做一个好人,乃至更好的人。98年国家遇到特大洪灾,捐款人数最多的就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王吉财个人捐款十万元(后来王吉财因坚修大法先后两次被非法劳教,至今仍被劫持在本溪教养院遭受迫害),此事曾被本溪晚报登载。大法弟子与人和平相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有的下了岗生活困难也从不给政府添麻烦,自食其力,拾到巨额钱款,主动交还失主。在单位工作的大法弟子都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也使社会风气得到转变。这样一群安静的炼功人,这样一群发自内心去做好人的人,却有人非要残酷的镇压他们,强迫他们放弃做好人的权利,打击好人的还不是坏人吗?面对无理的迫害,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在心里问自己:我们究竟敢不敢面对猖狂的邪恶站出来维护大法?作为一个修炼大法的人,我们究竟把大法放在什么位置上了呢?

由于本溪市信访办和辽宁省信访办拒绝接受本溪大法弟子的上访材料、意见。一部分大法弟子决定按国家规定的政策,逐级上访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办上访。

随着江氏流氓集团的魔爪日益逼近,毫无疑问,准备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的压力是非常巨大的,这其中也包括家庭、单位。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场正与邪的较量,大法弟子要进京上访证实大法,本溪公安局要全力阻止破坏。

6月18日,顶着重重阻力的一千多名本溪大法弟子,分乘火车、汽车、飞机向北京进发。在此之前,本溪公安局已出动数百名警力,提前几天二十四小时在火车站、汽车站、各出市口、交通要道层层设卡堵截,凡是往北京方向去的,只要看象炼法轮功的,一律绑架下车,押到市信访办登记。当天晚上,进京的28次列车被迫晚点一个多小时,一百多名本溪公安在整个列车上逐一盘查旅客身份证,查看是否有本溪籍旅客。车站内布满了警察,车站外有众多警车把守,一派恐怖气氛。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恶警不分青红皂白野蛮绑架下车,虽然恶人们使尽了招数,仍有一半的大法弟子突破了封锁,成功抵京。那个晚上是个不眠之夜,普度、济世的大法音乐那悲壮的旋律,时时在心中回荡,大法弟子证实法的艰难、怜悯众生的慈悲,与将要看到世人对大法犯罪而产生的忧愁交织在一起,使法轮功学员们辗转反侧,长夜难眠。

6月19日早,第一批本溪大法弟子到达北京,与此同时本溪公安局也派人到达国务院信访办。来到中南海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告知:可以到位于陶然亭甲一号的国务院信访办上访。

在陶然亭甲一号的信访办藏在一个很深的巷子里,就好像故意和上访群众捉迷藏一样,就连信访办的牌子也“恰好”紧紧的贴在一根水泥电线杆后,牌子上锈迹斑斑,字迹模糊不清。许多法轮功学员费尽了周折才找到此处。

几位法轮功学员代表在大家的关注下,顶着巨大的压力毅然走入信访办,去代表本溪市数万名法轮功学员向政府倾诉人民的心声,并提出以下几点要求:一、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功对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二、停止打压法轮功,制止本地区公安人员对炼功群众的严重违法行为。三、允许法轮功的书籍公开出版。四、允许各地大法学会正式注册。这次集体上访被在场的信访办有关负责人和早已到达的本溪市有关人员诬蔑为“破坏稳定”,并将学员代表扣留在信访办内。随着后几批本溪大法弟子陆续到京,信访办外的人数逐渐增加,时至下午四点已达五百多人(6月20日仍有几十名本溪大法弟子到京上访)。这出乎本溪公安的预料,从刚刚开始的几十人到现在的几百人,而且这几百人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在几百名法轮功学员坚定的意志下,下午四时多,几位学员代表终于走出了信访办,信访办的有关负责人终于接受了本溪大法弟子的上访材料,一有关人员说:你们能到北京来就可以算达到目的了,这下你们出名了。另一个人恶狠狠的指着学员代表说:你们等着吧!

下午五时,北京市出动大批警力,调集四辆长厢公交车,对本溪大法弟子进行强行非法押送。由前面警车专门开道,四辆公交车直达北京火车站,由北京到丹东的27次特快列车已经腾出两节车厢,用来非法押送大法弟子。由于座位少,有许多法轮功学员都是站着,即使这样,法轮功学员们还是面带祥和,并向看守他们的警察讲清真相。

列车徐徐开动,法轮功学员们的心情都是平静的,面对恶人的威胁,他们坦然不动。大家都加紧时间互相交流,并互相转告保持车内卫生整洁,配合乘务人员的工作。车至天津,有一个一直坐在大家中间默默无语的男青年,突然要下车。负责看守的警察进行阻拦,该男青年亮出国家安全人员的证件后,才得以下车。法轮功学员们这才明白,这个人一直在观察是否有组织者,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内幕”,结果听到的不是提高心性就是向内找,完全是个人自发来京上访。最后听着实在是没有什么“价值”,该人只好从天津下了车。事后知道,有人把这次上访定为“重大事件”,派专人调查是否有“背后操纵的重大阴谋”,其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由于这次集体上访揭露了江××急于镇压法轮功的阴谋,充当镇压急先锋的本溪公安局受到批评。

这次进京法轮功学员们排除了种种干扰,有些生活困难的法轮功学员的路费都是借的,还有一些法轮功学员克服了很大的困难走了出来。他们有工人、农民、教师、学生、个体业者和政府干部,还有家庭妇女和老人、孩子,有一些是一家人全都来了。他们真的是发自内心想告诉政府,法轮大法在他们身上的真实体现和巨大威力。夜黑沉沉的,等待着这群无畏的人群是一场即将到来的风暴。

清晨四点多钟,27次列车缓缓驶进本溪火车站,透过车窗可以清楚的看到,车站内站满了警察。法轮功学员们全都站起来最后一次清理车厢里卫生,整理座位。临到下车时,车厢内干干净净,连一个烟头和纸屑都没有。法轮功学员们缓缓走过由男女警察组成的从火车到出站口的人墙通道,车站外是早已等待多时的十几辆大客车。很短的时间内,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被拉到市政府礼堂里。

首先市政府出面宣布这次进京上访的性质“非常严重”,然后对所有人逐一登记工作单位、身份证号码。紧接着全市各单位党委书记全部到场,领回自己单位的大法弟子,没有单位的由街道负责。单位领导和街道把他们定作重点人物,对他们施加了很大的压力。回来之后不久,法轮功学员们看到了师父在海外的讲法录像,当看到师父讲完法后,海外弟子献给师父一幅字,上面写着:“师父,弟子们永远跟您走!”听着会场上悲壮的大法音乐,法轮功学员们都哭了。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大家越发感觉到了师尊对我们的无限慈悲。

“恐怖大王从天而降”,1999年7.20,一场史无前例的残酷镇压开始了。没有任何的犹豫,法轮功学员们再次走出来维护大法,前仆后继,从未停息。四年来的风风雨雨证明了法轮大法修炼者不会屈服于任何强权的镇压。然而大法弟子们的付出是巨大的,本溪市先后有两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几十人被非法判重刑,数百人被非法劳教,许多人被迫流离失所。2002年到2003年一年多来,本溪的很多真相资料点被破坏,很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遭受酷刑迫害。讲真相工作曾一度陷入低谷。本溪的法轮功学员可能听说过这样一件事:有一个老年法轮功学员是孤寡老人特困户,每月只有一百五十元救济金,经过一年的积攒节省出一百五十元钱,她把这些钱交给法轮功学员作真相资料,她说,这是我的一颗心。是啊!无论再残酷的迫害又怎能改变大法弟子的心呢?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网的资料从来都没有中断过。

伟大的师尊用洪大的佛法再造我们全新的生命,久远的誓言再次在耳边响起。新宇宙的曙光就在我们面前,我们的前途无限光明,大法弟子将被赋予至高无上的荣耀。那么,我们真的做到倾尽我们的所有去救度被蒙蔽的众生了吗?师父告诉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面对那些有淘汰危险的世人,我们不应该去全力讲清真相吗?

宇宙的历史将永远记载着“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辉煌而壮丽的证实大法之路。

愿可贵的中国人都被救度,愿大陆大法弟子和海外大法弟子真正溶为一体,愿“真、善、忍”在我们每个人心中永存!

后记:

当提起笔写这篇文章时,四年前的那段历史仿佛就在昨天,法轮功学员们的正念正行不时浮现在眼前,回想师尊的慈悲苦度,泪水夺眶而出。希望亲身见证的这段历史能使本溪的法轮功学员们有所启示,扎扎实实做好三件事,以更高标准要求自己走正我们最后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