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疯僧扫秦


【明慧网2003年6月23日】苏州西园戒幢寺五百罗汉堂里,有个泥塑疯僧的立像。他有十样毛病:歪嘴、驼背、斗鸡眼、招风耳朵、癞痢头、跷脚、抓手、斜肩胛、鸡胸、外加歪鼻头,因此叫“十不全”和尚。这座泥塑虽然相貌奇特,但残而不丑,塑造得十分出色,特别是腰里束的那条带子,做得象真的丝带一样。

传说,这疯僧原来是个穷书生;他平时喜欢议论朝廷弊病,抨击天下大事,几次去考科举,总是在文章里面冷嘲热讽,大发牢骚,因此尽管他有胆有识,满肚皮的诗词文章,可是到了三十多岁,连个秀才也没捞上。后来他晓得这个世道不好,看破了红尘,就出家到庙里去当了一名烧饭和尚,一天到晚疯疯癫癫,胡言乱语,因此,大家都叫他疯和尚。

有一年,金兀术发兵侵犯中原,先后使出了连环拐子马和铁浮陀两条连环恶计。精忠报国的岳飞带兵出击,一一识破了恶计,把金兀术打得落花流水。正当这时候,阴险毒辣的秦桧,与金兀术暗中勾结,和他的老婆王氏在东窗下密谋策划,假传圣旨,把岳飞召回京里,对他下了毒手。大年初一大清早,秦桧带了他的老婆王氏到庙里来烧香。他们在庙门前停下来,只见大雄宝殿前的广场上,几棵松柏青翠葱郁,直插到半天里,旁边有个穿得破破烂烂的叫化和尚,正在砍一棵桧树。秦桧一看这桧树青翠翠的,不象是棵病树,可这和尚为啥要把它砍掉呢?就走过去问道:“大年初一的,要讨个吉利呀,为啥要把这好端端的树砍掉呀?”疯和尚抬头一看,原来是秦桧。只见他身穿红袍官服,装得雍容大度,可面孔上一副奸相,一双三角眼滴溜溜在打转。就慢吞吞地回答说:“这树里生了黑心虫,把树身都蛀空了,再不把它砍掉,说不定旁边的松柏都要遭殃。秦桧道:“那就把它锯了算了,何必花这么大的力气把根挖光?”疯和尚撇撇嘴说:“啊呀,你这位大官怎么这点道理也不懂?老话讲,打蛇打七寸,砍树先砍根。我出家到这里来,就看透了这桧树不是好东西。你看,这桧树叶子象柏树,树干象松树,不三不四,非驴非马的。”秦桧一听这和尚话中有刺,心里老大的不高兴。他想:年初一头香还没烧成,倒被这和尚当头打了一记闷棍。于是露出了一副尴尬相。他老婆一看苗头不好,轻轻地对秦桧说:“快去烧香吧。”

秦桧啐了一口唾沫,大摇大摆地踏上佛殿。王氏给他在如来佛前点了红烛,烧了檀香。秦桧恭恭敬敬地跪在蒲团上,连连叩头,嘴里念念有词。烧过香,看看时间还早,就在庙里兜了个圈子。当他们来到寺院的伙房,迎面飘来一股香喷喷的味道。朝里一看,只见里面那烧火和尚一手抓了只狗腿,一手拿了杯老酒,歪着头,咧着嘴,正在大口大口地吃肉。一边吃,一边还咂咂嘴说:“这黄狗肉好香呀,还是只雌狗呢!”秦桧的老婆心里一怔,拉拉秦桧的袖子,指指说:“你看这烧火和尚要作孽,竟吃起狗肉来了!”秦桧心里好气呀!心里想:黄狗肉,不是暗指他的老婆吗?但是此黄非那王,可又扳不着这和尚的错头。正在寻思,他老婆却开口了:“佛门清地,戒杀众生,你这和尚怎么吃起狗肉来了?”疯和尚接口说:“你这女人怎么不晓得,张大帝吃冻狗肉,老早有这规矩了。何况我吃的是恶狗肉。这黄狗心肠恶毒,好人被他咬死了不少,大家巴不得把它斩成肉酱,我只吃狗腿,算便宜了他!”那王氏又挨了一棍,连忙同秦桧往外走,回到了庙门口。正要上轿时,秦桧忽然看见墙上贴着一张黄纸头,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一首诗:“伏虎容易纵虎难,东窗密计胜连环,可恨彼妇施长舌,痛煞老僧心胆寒。”秦桧呆住了。王氏顺着秦桧的目光看去,哎呀!那诗里说的,不正是风波亭发生的事吗?秦桧夫妻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弄得六神无主。秦桧嘴哽骨头酥,半晌,才嘀嘀咕咕地说:“反了!反了!这还了得!”这时候,正好庙里当家的和尚走来。秦桧面孔铁青,喝问当家和尚:“这诗谁写的,快找他!”当家和尚一听话音,觉得这人有点来头,不能得罪他,索索发抖地说:“让我去查查看。”

不一会,当家和尚领来了一个和尚,这人一手拿着一根棍棒,一手掮着一把竹扫帚,一跷一拐地过来。秦桧夫妻俩一看,这不是那个吃狗肉的和尚吗?故意冲着他说:“我道是谁写的,原来是个蓬头垢面的脏和尚!”疯和尚冷冷地回答说:“我道是谁在叫唤,原来是专门吃里扒外的七石缸。”秦桧恕气冲天,吼道:“你这叫化和尚狗肉吃昏了,见了老夫怎么不下跪?”疯和尚两手一抖,两脚一瘸,指指膝盖头说:“冻疮时发,不能下跪。”秦桧一听这疯和尚实在厉害,他眼珠一转,盯着疯和尚身上的破袈裟,呵斥道:“看你衣着这样破烂来见我,成何体统?做和尚的难道一点礼节也不要了?”疯和尚嘿嘿一阵冷笑:“你这位大人锦衣玉食,知书达礼,怎么说得出这种话来?你不要只重衣衫不重人哪!别看我外形难看,内心可光明正大。不象有些戴纱帽、穿大红袍的老爷,看起来好看,心里却刁钻恶毒,光做亏心事。”秦桧一时答不上话来。那王氏见他狼狈不堪,心里难受,忽然发现疯和尚手里拿着一根擀面棍,以为是吹火筒,象捞到救命稻草,面孔一板,对疯和尚吆喝道:“你别装疯卖傻!怎么吹火筒也没有洞眼?”疯和尚见王氏想在象牙筷上扳隙丝,不禁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回答说:“我这吹火筒不能有洞眼呀,有了洞眼就要私通番邦哪!”这句话象一柄利剑,刺中了秦桧的心窝,惹得他暴跳如雷,大声喝道:“看你扫帚簇新,不是个懒和尚是什么?”疯和尚也厉声地说:“你说我懒吗?我这把铁扫帚可不是扫地用的,是要扫尽天下一切卖国贼!”说着,扬起那把扫帚,装疯卖傻地朝秦桧扫去。王氏站在一旁,吓得直喊救命。那秦桧急忙闪向一旁,才没有被人扫着,猛地,他窜过来拉住疯和尚的腰带。秦桧这一拉,自己却吓呆了,原来那带子被他一抽,结子脱开,捏在秦桧手里,马上变成了一条长蛇,张开了大口,那血红血红的舌头一吐一吐的,直向秦桧脸上伸过来。秦桧夫妻俩吓得魂不附体,当场昏了过去。等到苏醒过来,那疯和尚早已不知去向了。

这件事,后来就叫做“疯僧扫秦”。人们非常敬仰疯和尚为人,就把他奉为菩萨,塑了像供在西园罗汉堂里,千秋万代让世人瞻仰。

文章来源:《中国名城苏州的故事》(花城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