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邪较量?正邪交锋?


【明慧网2003年6月29日】最近在明慧网上大法弟子的交流文章中多次看到“正邪较量”、“正邪交锋”之类的词句,曾经有同修在交流文章(《从面对邪恶干扰时的一段修炼经历谈起》)中谈到我们大法弟子和邪恶之间不是较量的关系,正义和邪恶之间也不是较量的关系。我们深有同感,我们觉得应该以法为师来衡量这个问题。因为现在起诉邪恶之首到了关键时期,我们的一思一念对此事影响很大。要促进此事进一步向好的方向转化,以更好的实效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我们还应突破观念,提高心性。

“一正本身就压百邪。”(《正念》)从师父的讲法中我们领悟到了这么一点:正与邪不是较量的关系,关键是我们的心正不正,如果心正就能压百邪。大法是最正的正法,大法威力无边,是无所不能的,邪恶什么都不是,邪恶怎么能和大法较量?我们正法弟子神的一面也是无所不能的,只是我们人的一面有不正的思想,念不正,阻挡着我们神的一面,所以突破观念,抑制人的思想,归正我们的心是很重要的。

我们怎么对待邪恶呢?我们再学一学师父在《转法轮》中的一段讲法可能对此会有所领悟:

“也有不好的,不好的我们也要处理。举个例子,我第一次去贵州传功的时候,正在办班,有一个人来找我,说他师爷要见我,他师爷是某某,修炼好多好多年了。我一看这个人带的阴气,很不好,脸腊黄的。我说我不去见他,没有时间,就推了。结果他那老头子就不高兴了,开始跟我捣乱,天天跟我捣乱。我这个人不愿意跟人斗,我也犯不上跟他斗。他弄来不好的东西我就清理,清理完了,我就传我的法。……当时我说了几句话,他们都感到震惊,吓坏了,谁也不敢动了,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们中还有一些完全是常人,修了很长时间。这是讲开光问题举了几个例子。”

以法衡量,我们认识到了一点:我们不跟邪恶争斗、较量,但是大法是慈悲众生的同时也是威严的,忍包含着忍无可忍,对迫害大法毁灭众生的那些无可救要的邪恶和邪恶的旧势力,就要正念清除。

根据相生相克的理,如果我们思想中有和邪恶较量的念头,相应的就可能会有较量的事发生,就象如果我们怕,就可能会有让我们怕的事发生一样,这是相生的。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我们思想中有了和邪恶较量的念头,可能同时和邪恶较量的事情也存在了。

最近我们和同修们交流时,发现较量、争斗的思想在不同层次都有所反映。交流时有同修说不应带着愤恨的心发正念,另一同修马上明白过来了,她说她以为对邪恶就是应憎恨,所以发正念时怀着憎恨之心,同修一提醒就想起了我们是无怨无恨的。还有一位同修说大家都来骂邪恶之首,骂邪恶政治流氓集团,形成一个正义之场。另一同修说我们不用去骂它,我们讲真相就是在揭露它,在消除它,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做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们是历数邪恶之首犯下的滔天罪行,揭穿它的画皮,让人们认识到它的邪恶本质,是正义对邪恶的抵制,消除,好比是法官在法庭上说某个犯了流氓罪的人是流氓,并不是骂此人是流氓,而本来此人就是地道的流氓犯。交流时还有较量、交锋等说法,实质上也有点类似争斗的意思,只不过听起来好听一些,加上明慧网上也多次出现这样的说法,所以同修容易被迷惑。

起诉邪恶之首,将它送上法庭,不是和旧势力、邪恶较量,如果我们认为是和它们较量岂不是承认了它们吗?它们不是“他们”,连旧势力的本身我们都不承认。这不是在和它们较量,是在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清除邪恶包括邪恶的无可救要的旧势力。如果我们和它们较量,就等于它们和我们处于同等位置。一正压百邪,我们做正了,心正了,它们什么都不是,邪不压正。我们不和任何生命较量争斗。

我们不能把它们看大,而我们神的那面顶天独尊,身体巨大。根据相生相克的理,我们抑制人的一面,我们神的一面真的很强大,邪恶就相应地变小,这是相克的。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在这场戏中,不论是我们个体或整体的提高还是我们救度众生、证实大法,关键都是看我们的心,所以我们不能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怎么和邪恶“较量”上面了,而要看重我们的心。心态正了,正念强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才能取得好的实效;心正了,我们个体、整体才能提高。只要我们心性到位了,心态摆正了,事情本身就简单了,即使我们能力不够,需要智慧师父会赋予我们智慧,需要神通大法就赐予我们神通,需要时间就会有时间。

师父说:“大家有的时候考虑问题呀,都是养成了一种习惯:我要做一件事,我这件事怎么做啊,那件事怎么做呀,思考得,哎呀,自己觉得很全面、很圆满;到一做的时候,真正的实际情况它是千变万化的,反而不行了;不行了那就又重新思考。不是这样做。用正念哪,你觉得应该怎么样做,你就去做,碰到的问题自然你就知道怎么样去解决。正念强一切都会顺利,保证会做好。

我为什么要大家这样做?好象是很被动,是吧?不是的,是因为你修好的那面什么都知道、怎么做都行、怎么做这些事都能做好,所以你有一个想法就可以了。知道怎么去做,你就去做,做的时候你的智慧就会不断地来,因为那个时候你修好的那面就会和你这边容贯在一起了。那是神啊,无所不能啊,当然了那小事一下子就化开了,智慧就来了,那不一样啊。不行到时候师父也会给你智慧。”(《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对于神来说,要做事太容易了,可到底是邪恶在阻挡着我们神的一面还是我们的人心在阻挡着我们神的一面?我们应针对我们的心还是针对邪恶较量?

我们认识到要圆容师父所选择的,我们就要按师父说的原话去理解师父的原意,师父说是“一正压百邪”(《转法轮》),在面对邪恶的时候,我们认识到要把握住我们的心性,摆正我们的心,突破人的观念,而不是和邪恶较量。目前我们以正念清除邪恶,念不正运用神通除恶可能神通也不能得以充分发挥其威力。“在正法这件事情上、在我的选择中,所有的生命都来按照我所选择的来圆容它,把你们最好的办法拿出来,不是为改动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说的去圆容它,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我们觉得前面提到的那篇体会写得比较生动,也是同修的亲身经历得出的经验教训,大家可以再看看那篇体会。(《从面对邪恶干扰时的一段修炼经历谈起》)
仅供参考,请以法为师。

(后记:我自己经常忘了这是在演戏,迷于戏中,摔了好多跟头,摔得很痛很难受,包括执笔和整理这篇体会的过程中都在摔跟头,总结教训去掉了一些阻碍的人心,才完成这篇体会。教训提醒我再告诫自己:起诉邪恶之首是这场大戏中精彩的重要一幕,可不要迷于其中,而要抓住其背后的实质,才能演好这场戏。不被戏中的枝节冲突所迷惑,保持冷静清醒的头脑很重要。愿与同修共勉,仅供参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