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拿大国会山向中国代表团讲清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九日】非常荣幸能在这里和大家分享我半年来去国会山讲真相的体会。

很久以来,我一直有一个心愿,就是能够象其他的同修一样每天在中国使馆和旅游景点面对面地向中国代表团讲真相。可是由于要上班,所以总是没有很多时间去使馆和旅游景点。渥太华的学员不多,看着同修们(其中包括很多六七十岁的老妈妈)不论严寒酷暑都坚持在使馆和国会山,我心里真的很着急,也非常想能和他们一起讲真相、发正念。师父在《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说:“讲清真象不是简单的事情,不只是一个揭露邪恶的问题。我们的讲清真象是在挽救众生,同时还有你们修炼中的个人提高与去执著等因素,还有大法弟子们在修炼中为法负责的因素,同时还有你在最后圆满中怎么样丰满你自己的那个世界等等这些问题。”去年九月底,我受到所在公司大裁员的影响,失去了工作。这时,我首先想到的是渥太华的国会山不论冬夏总是有来自全球的游人,其中也包括很多中国代表团和旅游团。可是,由于人力有限,周一到周五的上午都没有学员去那里,从此,我很高兴地承担起每天上午去国会讲真相的责任。

由于国内不实宣传的影响,从中国来的游客和代表团和我们总是有一些隔阂。有的时候,不但不接我们的材料还故意躲着我们。师父在《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还讲到:“为了在中国这个地方传法,又不能叫一般的人去听法,就集中了许许多多各个世界的王,和很高层次的生命在中土转生,其中包括许多历史上我一直在管着的。当然管着和不管着的在今天得法是一样对待的。所以那里的人,更应该去挽救。”我就总是在想,我怎么能消除这个隔阂,把真相讲给这些可贵的中国人呢?讲真相的事情看似简单,其实不然。要讲好真相要用心,用我们全身心的慈悲和智慧去做。我们做什么事情都要为别人考虑,讲真相的事情更是这样。有了这个为别人着想的心,我们可以为中国来的游客做很多事情。一次,有一个代表团来得很早,我还没有来得及摆好展板。我发现当我和他们打招呼的时候,他们很愿意和我说话。当然了,在海外遇见中国同胞自然感觉很亲切。在我们简短的问候和聊天后,他们就很快解除了戒备心理,不仅愿意接受我们的资料,而且还会提出很多问题,而这些问题正是我要跟他们澄清的。这样,为了更好地和中国代表们讲真相,每当看到有中国代表团来的时候,我尽量把真相材料放在地上,自己离开展板一段距离,让他们放松地看板子。然后再热情的跟他们打招呼,简短的问候之后,我从容地拿起真相材料送给他们。这时候,他们的戒心多半会解除,即使不拿资料也会来问几个问题。

在国会讲真相,也是我自己修炼的过程。对于国会山的游客,我总是笑容可掬,彬彬有礼地向他们介绍着大法,讲清迫害的真相。刚刚开始的时候,我心里很清楚,不管他们什么态度,那都不是他们的错,因为他们是被蒙蔽的,但是,心里总是有一些有求之心,那就是希望他们能够接受我们的资料。可是越做越发现我们可贵的同胞身上的善念。在国会山,我们的许可是在象征加拿大统一的水火交融的火炬旁边,那是游客们去国会参观和留影的必经之路。对大部分游客,我会有一去一回两次机会接触他们。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面,很多中国的游客和我简单的交流后,走的时候我们都快成了朋友。他们来的时候,我总是热情地和他们打招呼,问问他们是从哪里来?天气是否适应等问题,而且,一边说一边送给他们真相材料,并且回答他们的问题。当他们回来的时候,我远远地朝他们招手,他们大部分人也会友好的和我招手,气氛非常融洽。去年十月以后,渥太华的天气渐渐冷了起来,很多人就会问我,你不冷吗?我跟他们讲你们不冷吗?同样是血肉之躯我也会冷的,可是,我觉得人活着不能只为了自己的吃喝玩乐,还要有正义的追求,法轮功被诬陷和迫害,作为身心受益的我,在这里澄清事实是应该的。这样,尽管有些人不能马上改变他们的观念,可是态度就会有很大的转变。他们有些人来的时候还说了很多不接受大法的话,可走的时候,当我热情地和他们道别的时候,他们很多人会说注意身体啊等等。我真的感觉到,他们对大法的误解在我们善的一言一行中融化。

随着我和中国游客和代表们的更多接触,我觉得我的心也和他们在一起,越来越感觉到,和他们讲真相、讲清真相、清除他们被灌输的不好的观念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每次见到他们,我真的觉得他们就是我的亲朋好友,生生世世和我有着千丝万缕的因缘。随之而来的是智慧的开启,我渐渐了解到,他们在出国前有很多都是经过了出国前的所谓“思想教育”,有很多代表团还有领队负责监督。如果走在前面的领队拒绝我的真相材料,后面的人也不敢接。所以有时我故意让前面的领队先走过去,我在队伍中间开始发资料,讲真相。一次,我追上了一个代表团,一边聊天一边发资料,很多人拿了小册子和光碟,这时前面的领队突然回过头来喊:把东西还给她,海关会查的。大家都把刚刚拿到手里的材料还给了我,我没有说什么,还是笑着和他们一起走。这时,有一个人忽然回过头来说,你给我,我把真相材料递给他并跟他说我真佩服你的勇气,他说没什么,其他的人也纷纷把刚还给我的材料拿了回去。我笑着跟他们道别,心里非常的感动。

人们,尤其是中国被蒙蔽的人们在等着知道真相,可是邪恶势力却死死地控制着他们,即使出国,也严格限制他们知道真相。我忽然意识到,我们有责任也有能力帮助他们,师父也讲:“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去做好呢?新年前后的一段时间,其它地区来的游客很少,可是中国代表团却总是每天不断,有一段时间,我发现讲真相发资料都变得很难,有时,即使有人接了我的资料,在领队的大声呵斥下也慌忙丢掉。看着这样的情况我非常着急,心想,一定要找到突破的办法。有一天,我忽然悟到,师父不是教我们发正念吗?师父还讲过:“一个常人在修炼人面前他是非常脆弱”,他们也许没有能力突破邪恶势力给他们知道真相设置的障碍,可是我们有能力啊。从此,就更注重了发正念清除控制他们的邪恶。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也会碰到一些态度非常不好的人来和我们争辩,我觉得这正是我们讲真相的好机会。一次,来了整整一大车代表团,刚好那天来接班的学员提前到了,一些人来找我们争辩,我们两个人不断地回答他们的问题,忙的不亦乐乎,一直到送他们上车为止。他们走后我和另外一位学员马上交流了我们下次怎么能讲得更好。是呀,在短短的几分钟内找到对方的执著和障碍,并且能把真相有力地讲给他们真是对我们是否理解好法的一个考验。其实,最难的不是遇到争辩的,而是遇到完全不和我们交流的人。有时候,有的代表团所有的人都不和我们讲话,我真的不忍心看到这些人什么真相也没听到没看到就走了。我心里想我一定要突破它,有了这个心,智慧也随之而来。在遇到这样的情况,我就会礼貌地和他们讲,我好多年没有回国了,能问您一个问题吗?他们大部分人都认真的说,好啊,什么问题呀?我说,中国政府虽然在不遗余力地诬陷和迫害法轮功,可是我很想知道普通的百姓是怎么想的?他们大部分人会告诉我,祛病健身当然很好,可是……随之而来的是电视里面宣传的观点和他们自己对法轮功的不解。这正是我要跟他们讲的啊!于是,我翻开小册子里面自焚的漏洞百出的图片给他们讲解,回答他们的问题。这样的交流真是太棒了!一次,有一个十多人的代表团,他们开始也是一言不发,后来我通过提问题的方式和他们交谈起来,结果差不多每个人都有很多问题来问我,我站在他们中间,大声地尽可能透彻地回答他们的问题,清除他们的误解。他们的问题都是我想要和他们讲的真相。我觉得我好像在做一场演讲,我的听众在积极地响应和提问。其中一个人提出,你在这里是不是有人付钱,我说,不仅没有人付钱,而且,这些材料都是我们学员从工资里面省下的钱印制的,内容也是我们自己做的。我反问他们,这么冷的天,给你多少钱你会来这里呢?这时这个团里的唯一的女士问我,你们不是讲真善忍吗?我没有钱回家,你送给我一千美金好吗?我跟她也跟大家讲,如果这位女士有一千美金她可能会拿去买漂亮的衣服,可是我们法轮功学员却会拿它去做真相资料。有一天也许你会知道,我要送给你的这些真相资料比一千美金要珍贵很多。

在国会山,每天都有感人的故事。从我去国会山起短短的几个星期,我的《转法轮》就被人要走两本。有一次,我和一个天津来的代表讲真相,他静静地听我讲,我看出来他被法轮功学员大善大忍的境界所感动,默默地思考了一会儿他问我,你有《转法轮》吗?我拿出随身带的《转法轮》送给他,并跟他说,这本书不贵,但是很珍贵,我送给你希望你能珍惜。我看到了他眼睛里的感激,也在心里为他高兴和祝福。还有一次,一个旅游团的大部分游客都拿了我的小册子,他们在合影的时候都没有看镜头,而是在低头看小册子,直到摄影的游客招呼了好几遍,大家才抬起头看镜头。战争纪念日那天,国会山非常热闹,也有很多中国代表团。天下着雨,我没有雨衣也没有伞,把真相材料放在夹克里面发。这时,我发现有一个三十多人的代表团去街对面的信息中心避雨,我于是也到了哪里。在大厅里面,代表们正在四处参观,我礼貌地拿着真相材料递给他们,这是代表团的领队过来试图赶我走,我没有说什么,只是笑着站在楼梯的旁边,手里拿着真相材料。当时我身上唯一没有淋湿的就是手里的真相材料。代表团的人们开始陆续地到楼上参观,很多人经过我的时候都主动的伸出手来拿真相资料,我微笑的看着他们,把真相材料递给他们什么也没有说。直到他们全部上楼,我才隔着楼梯旁边的玻璃隔板和他们挥手告别,我看到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也都笑着和我招手。在那一刻,我的心里非常地感动和震撼。我真的觉得我能有机会做这件事是我最大的幸福和荣耀,每天上午在国会山的时候也是我一天中最快乐幸福的时刻。加拿大的国会山是个非常美丽的地方,坐落在渥太华河畔的山坡,四周是古典的欧式建筑。每天当我拉着装着展板和资料的行李车走上国会山的时候,心里都充满了幸福和骄傲。放好展板,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发正念,然后炼功讲真相,忙的不亦乐乎。不论是天寒地冻、大雪纷飞还是天高云淡、晴空万里,在国会山,我心中感觉到的都是一样的快乐和宁静。无论天气怎样不好,来国会山的游客和代表团总是不断。渥太华冬天的天气很恶劣,可是不论是零下40几度的严寒,还是鹅毛大雪,国会山总是有有缘的中国人来,所以我和同修们也总是坚持在那里。

值得一提的是同修间的鼓励。师父在《在美国东部法会上讲法》中提到:“因为我们的修炼环境、我们的学法环境,学员在一起所讨论的事情、所讲出的话都是高尚的,都是一个难得的最纯净的环境。”在我开始去国会的时候,我和渥太华做板子的学员要了几块展板。这位学员一听说我要每天去国会,就告诉我要给我做一套新的板子。几天后,这位学员打电话平静地告诉我板子做好了,你来拿吧。我去拿板子的时候才发现,这位同修已经几天没有睡觉,为我赶制了30几块中英文展板。而且,她第二天就要赶飞机回台湾,行李都还没有整理。望着学员疲惫的脸和没有整理的凌乱的家,我真的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在国会山,也有人问我我们的展板是哪里来的,我会告诉他们,是我们学员自己编辑制作的,也经常把做展板学员的感人故事告诉他们。有一次我在国会遇到的一个中国老大妈说,法轮功就是有这么一股让人佩服的劲儿。还有一次,我和同修们从费城法会回来,到渥太华已经是凌晨5点了,我心里在嘀咕着今天还要不要去国会山。刚好,我送一名新学员回家,她告诉我,今天是她去使馆值班的日子。由于这名学员要坐公共汽车去使馆,她说她就不睡觉了,回家整理一下直接去使馆。听到这些,我真的很感动,去不去国会的问题也立刻有了答案。是啊,我和我的同修们就是这样在正法这条路上互相鼓励互相帮助的走着。

我们是一个整体。讲真相也是一样。有很多时候,很多游客和代表告诉我,他们已经在多伦多或温哥华拿过了我们的材料。还有一次,一个代表团的人都不是很愿意接我的真相材料,这时他们的导游说,你给我,我来帮你发。仔细一问才知道原来是来自多伦多的导游,我当时想,多伦多的学员做得真好啊。从此,我也更注重了跟导游讲真相,因为他们和中国的游客和代表在一起的时间最长,而且游客和代表也最信任他们。有很多时候,他们不跟游客一起参观国会,而是等在外边,这个时间成了我讲真相的最好时间。后来,一些导游和我都成了朋友,一来了远远的和我打招呼,还介绍他们的游客来看我们的展板。

去国会讲真相的半年多的时间里面,也碰见过方方面面的干扰,包括和警察之间的一些误解、身体上病业的承受和家人的不理解。可是我把这些都看成是我修炼的一部分,这些也都在大法的指导下走过来了。师父在《正法与修炼》经文中讲:“但是,我们还在修炼中,还有最后的常人之心。在问题出现时,一定要先检查自己对错与否。”“对于另外空间的邪恶的干扰,一定要严肃的用正念铲除。”我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常人也佩服我们。通过讲真相,对我有误解的警察消除了误解,还有很多警察经常过来跟我聊天,告诉我天气冷穿暖和点。我的家人也转变了担心和不解的态度。天气开始变冷的时候,我的先生很为我担心,偷偷地跟我妈妈说,她白天在外面冻着,晚上不睡觉身体说不定那天就彻底完了。我用最浅显的道理跟他们讲我为什么去那里,也尽量把家里的事情安排好。慢慢的,他们的不解变成了钦佩。我真的觉得这半年多去国会山讲真相是我最大的荣幸,能在大法中修炼是如此的幸运。听了师父四月二十日在纽约的讲法,我更觉得要放弃所有的执著,在正法修炼的最后的路上走得更好。

最后,用师父的诗和同修们共勉。

快讲

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

(2003年芝加哥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