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诉人间首恶需要大法弟子的整体提高


【明慧网2003年6月3日】

1、起诉江泽民的目的是什么?

师父说:“大法的任何工作都要为人得法和弟子的提高为目的,除去这两点都是无意义的。”(《精进要旨--清醒》)。前两次江××流窜到海外,全球大法弟子高密集度发正念时,有一些同修目的性较强:邪恶迫害这么长时间了,早点消灭它,创造一个和平时期。实际还是带着不想再承受了的心理,希望这件事快点结束。我当时虽然觉得这么想有点偏激,但法理上认识不太清楚,也还是偏重发正念,把学法和讲真象放在了第二位。海外同修也有因为偏重发正念和有求出现的一些干扰,如不让登机、不让入境等(当然,可能还同时存在其它的原因)。

一年多过去了,而且起诉案也准备这么长时间了,大家在这个问题上也应该有了比较明确的认识。但邪恶的临死挣扎在很多方面造成了干扰,包括很多同修的麻木。不在法上认识,很难破除。

在此感谢海外同修的提醒和集体发正念的倡议,使我开始重视最近一段时间的干扰和不正确状态。

2、既然目的明确,自己做得如何呢?

我发现一些同修(包括我自己)不仅仅在起诉案这一件事情上麻木,很多事情都处于一种麻木、等待、依赖的状态:对海外同修(如李祥春)受迫害表现麻木,觉得自己已经在受迫害了,对海外同修无能为力;过于依赖海外同修的援助;在家的依赖流离失所的(本地区原来大量的资料都来源于流离失所的同修建立的资料点,很多大资料点陆续被破坏,结果造成资料很缺);在家不出来的依赖一直在正法、精进的;做真象愿意去外区做,本地区指望外区的同修做,结果一些人连邻居、同事甚至亲友都不知道真象;自认精进的不愿帮助掉下去的或一直不出来的……甚至学法、发正念、讲真象都只是流于形式,不是用心在做,而是用时间在做,状态不好时用“我在忙着做正法的事”或“我也在讲真象”来掩盖。面对各种干扰却不能在法上认识,长期被一些枝节问题和情所缠绕。

海外起诉既是为了揭露和清除邪恶,也是为了开创讲真相的大环境,使全球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更方便地、更广泛地、更多地救度众生。如果不能把自己作为这场大戏的主角——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而总是觉得自己象个力不从心的常人一样,期盼海外学员甚至常人社会中的某些政府、人权组织为自己主持公道,那就是基点还没有完全在法中。修炼就得在法中修,否则会错失机缘、误己误人的,将来真相大显时肯定追悔莫及。

所以说,起诉江××不只是起诉本身这一件事,也绝不是大陆大法弟子配合海外同修发正念的事。做好这件事,需要每个大法弟子主动的整体提高。

作为大法弟子主体的大陆大法弟子应该如何去对待这件事?我们自己是否明确起诉案的重要性并把此信息传递给常人,从而让邪恶无处藏身?我们是否做到“他的事就是你的事”,消除间隔而不是保持和制造间隔?比方说,目前萨斯病确实给我们讲真象带来了一个有利的切入点,但随之而来的地区性封锁(北京很多小区都封锁了,出入需持通行证,北京和很多省市、农村都限制外来人口进入),给我们发资料带来了难度。“……我们常人中一切事情都是自己造成的。想求正法,走正道都很难,方方面面都干扰”(转法轮)。是不是我们的等、靠、要和麻木人为地形成了间隔并促成了上述情况的发生?我们是否没有辜负本地区众生千万年的等待?是否让周围人(茫茫人海中很多人都当过自己的家人亲朋好友)都知道了“法轮大法好”?

同修说的好,我们是“大道无形有整体”,这个整体不是靠别人等别人建立的,而是每个大法弟子的主动参与和无私付出铸成的。愿我们每个人都以起诉案为己任,并以此为契机,真正把大法放在第一位,用心做好三件事,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不负众生的希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