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角度看待“诉江案”和各类营救行动及其他


【明慧网2003年6月30日】近来,全球各地区大法弟子形成广泛共识,大家已经充分认识到推进“诉江案”、各个营救行动和其他一些必须要做的正法工作的重要性,这是正法进程对全体大法弟子的要求之一,应该真正做好。这里,想从另一角度谈谈个人的认识,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注重实效和过程,不执著想达到的结果

目前人类社会的一切事情已经是完全为大法而存在了,当然很多事情不是师尊安排的,是顽固的旧势力冲着众大法弟子的各种心而来的。以前,对于大法弟子来说,在旧势力安排的一些事情中,一定程度上我们表现出的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在不断向内找、提高自己的成熟中清除邪恶、破除旧势力、助师正法的这么一种状态。

“其实作为大法弟子啊,你们还巴不得他搞点事儿呢。(众笑)他搞事你们好有机会讲清真象、揭露邪恶嘛,是不是?你邪恶一来我就抓住你,我叫世人知道,正是暴露它们的时候嘛。”(《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现在,我们已经相当主动地在讲真相、证实法了,很多事情已经明确意识到也有能力积极主动推进了,包括想要推进达成的结果。我们已经在创造大法弟子在正法中证实法的历史了。但是,事件推进、愿望实现的过程首先是证实法的过程,包括大法弟子自身提高的过程。而此时旧势力看重的偏偏是后一项,它们把大法弟子的提高看得超过了正法,把大法弟子在救度世人工作中的修炼提高部分不顾正法大局地单独拿出来“挑毛拣刺”,也是因为它们自己才恰恰是正法所要解决的一大问题。所以正法工作过程中如何的不被旧势力钻空子至关重要。

个人认为首先应该用大法审视想要达成的结果、愿望中是否有人心、人情在浮动;其次看在具体事件的推进过程中是否真正达到了大法所要求大法弟子应该做到的实际效果,以及过程中是否有人心、人情带动的行为。避免“为结果而过程”的现象。

“我做事最注重过程,因为在这个过程中能叫人认识真象,在过程中能救度世人,在过程中能揭示那真象。最后把其判了刑、塞到监狱去,得看能不能达到救度世人、揭露邪恶的最好效果,也叫人看到了邪恶的后果,从而震慑它。当然啦,在常人中判他错了,那对世人来讲,就证明了我们是对的了。这当然好。达到那样的效果,那更好,师父也同意。但是大家往往重视结果,不注意在这个过程中把你们应该讲到的真象都讲到位。应该叫人知道的人都知道了,那才是真正的证实法、讲清真象。问题出在哪里你们就去讲,并不是单单为了推动官司才这样做,而是为了讲真象;但是官司误在哪里了,那里一定是需要讲真象,也许那个官司自然就推进了。……我是从慈悲救度众生的角度来讲,主要是重视过程中该做的一定要做好,那个结果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师尊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二、正念正行,主动推动天象变化从而带动人间的表现

师尊在《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中讲:“因为人类这个地方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孤立的,它是天象的变化在最低层次的反映。”师尊在《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说过:“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

那么从另一方面理解,大法弟子纯正的正念在很大程度上又可促成常人社会的一些事情,而根本上是促成高层空间天象的变化,因为我们在证实大法。做正法具体工作时注意力主要应在另外空间:对旧势力安排的破除、旧势力对大法弟子要做的正法之事阻挡的破除、对被利用的邪恶的清除以及对众生的毒害和邪恶操纵的清除。大法弟子所要做好的三件事:学好法修炼提高、发正念、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实质效果也大都体现在另外空间。

所以在具体事情中,我们应注重实质、实效、内涵,而非单单人间表面的表现、状态或结果。反之如果被常人世间的假象、假理迷惑,就会把正法之事掺杂进凭着感觉做事的人心、人的行为,而这恰是旧势力的干扰、阻挠、迫害的借口。

举个例子,自2003年1月13日控告江泽民“群体灭绝罪”一案以来,原定法官与控方律师的下一次会议日期是3月13日,因控方律师要求推迟到4月14日。随后等待两周后进一步法律程序的实施。此后,受到江氏外交压力的美国方面由司法部出面,准备并向法庭提交证明该案不成立的材料。法官确定的递交材料截止日期为5月8日。随后法官将在4到6周的时间里,依据双方材料判决此案是否成立。法院判定是否接受该案的决定时间是6月22日。6月12日法官宣布接受了由38位美国会议员联名支持继续受理“诉江案”的法律辩论陈述书,同时也准许了有关方面递交回应材料的请求,这样,法官判决此案是否成立的时间很可能就顺延到6月20日至6月底。如果有的大法弟子把对此事的关注放在“时间”、“结果”、“法官”等等上,而忽略了自己力所能及的应该在此事上发挥怎样的正法作用,那旧势力就会在诸如“时间”、“结果”、“某人”等问题上制造它们所认为的大法弟子应该提高成熟、去掉此心的针对性的“操控”和“安排”。反过来又会使不太理智的学员在开始阶段表现得“轰轰烈烈”、“热火朝天“,而在旧势力的“操控”和“安排”出现时又表现得“心灰意冷”、“垂头丧气”,而这些忽冷忽热也都是人心执著引起的人的行为表现。

常人社会的事情也不要固定地看问题从而引起人心的执著急躁,例如什么什么时间是截止日期了,要赶在什么什么时间了等等,那是人的理,人的理解。在该做的时间做该大法弟子做的正法之事。

“其实我刚才讲的这种层层的生命啊,我刚才已经不是在讲那些个庞大的天体里边的生命了,我是在讲不同庞大的天体的那些个主体、王、更大的主体、王上之王,我是在讲那些生命了。……师父一讲啊,就讲得很大、很高,因为我现在面临的都是这些问题,我正在处理的也是这些问题。而反映到常人世间上的,也都是那么高层次上生命干的事情反映下来的。”师尊在《2003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如果大法弟子能够紧跟正法进程的话,我们也许或多或少会体悟到一些。

最近的个人体悟是在正法工作的过程中持续保持高质量的正念很重要,稍一放松就有干扰出现,非常明显。而且在发正念时体悟只有凝聚最最强大的正念才能一下清除掉邪恶和旧势力的安排,否则就感到哩哩啦啦得拖很长时间,也许是越来越触及和直接牵扯到更高层旧势力“安排”的因素了。(具体讲在开始保持正念时有的时候凝聚力不够,就“铆大劲”集中思想和念力,大脑和身体里外稍感紧张,冲过一个极限后就会体悟进入到师尊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讲到的“非常舒服,好象什么都静止了,身体完全被能量包容着。”的状态,身体也完全放松了,正念也随心源源不断、强大无比。过程倒有点象长跑运动员在前期需要冲破一个极限而后倍感轻松的过程。仅个人体悟。)

三、各学员之间、各任务之间、各区域之间的拉动关系

“在三界之外开始正法,一路往上去,不是一条线,是四面八方,微观洪观同时向外扩散,往上做也往下做,因为越微观也越洪观它是一个概念。……上面被法正了庞大无比的天体,可是在人这儿,却象刮掉了一层薄薄的皮。”“空间被外来天体搞得太复杂了。它们把那个粒子都间隔成一份一份的,你把它们确实消灭了,可是清除的是被间隔的一份儿。正法中我清理掉一层庞大的生命的时候,烂鬼就又露出一份来,所以老象清理不完。实际上,我们清理的也是大面积的、快速的,而且总体数量清理得也很多。”(《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个人理解,有些事情可能比较复杂,正象三界内被“安排”和“搅乱”的空间结构一样。有些事情可能是孤立的,有些是区域的,有些是整体的;有些事情是一个层次的,有些是贯穿诸多层次的。而它们又可能相互混杂、交叉、立体。大法弟子整体提高、互相配合好就显得尤为重要。各学员之间、各任务之间、各区域之间就会出现拉动牵扯的关系,做得好就是良性互动。

对于贯穿很多层次的事件,也不一定会在短期内指望出现一个什么结果。因为没正完法的更高层空间可能还有针对此事旧势力的“操控”、“安排”的因素。这就象目前还没有完全修好的我们“发愿”今天放下所有执著明天就“立地成佛”一样不切实际。所以理智地做好大法弟子目前该做的并做到位就好,大法弟子是参与正法的主体,在该清除的、该做的还没有做到之前也不要指望常人会给我们什么。

个人体悟,请指正。

最后,以师尊的一句诗与同修共勉:“大戏谁是风流主,只为众生来一场。”(《零三年向大法弟子问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