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修炼全家得福 丈夫子女正气压邪恶


【明慧网2003年6月30日】89年我儿子还是小儿时,有咽喉炎并发症、肾病综合症,治了病也没有去根,咽喉炎每月有一至两周发作,要打青霉素,身体极差。自我修大法后,儿子常听师父讲法录音,儿子周期性的咽喉炎不见了,身心健康。今年春节后不久,儿子上街骑自行车回家,在一街道转弯处被一辆飞快的摩托车撞倒在地,新买的自行车梁断了、整个座垫离位,但人一点事都没有。儿子把自行车推回家,我们家人心里各自明白,是师父保护了我儿子的生命。又见证了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的神奇。

99年间的一天,丈夫(没有修炼)从工作地骑摩托车回家,在国道上被一辆载重汽车撞上了,丈夫和摩托车滑在汽车底下。丈夫从车底爬出来,司机帮忙取出摩托车,摩托车的外壳、车斗都破了,丈夫的身体只是皮外伤。丈夫骑摩托车回到家里告诉此事,我们全家都感激师父的救命之恩,又一次见证大法的神奇。

我一人修大法,大法圆容我一家。师父赐予我们无比的福分。在当今经济萧条的大环境里,丈夫的生意却很顺利。全家都知道大法好,共同抵制不法人员对我的迫害,支持我学法、发正念、讲真相。

2000年10月下旬的一天,很多恶警把我家围上要我开门,说与我讲几句话。我拒不开门,并揭露恶警是想绑架我去关禁闭洗脑(其他大法弟子已被绑架),我丈夫也严厉指责恶警,恶警灰溜溜走了。

十六大前夕,四部小车装的恶警围住我家,要绑架我去洗脑(其他大法弟子也同时被绑架去关押了,关禁处已备好我的床铺)。我们拒不开门,我站在阳台大声揭露邪恶一直以来对我的迫害事实,持续发正念请师父加持,不让恶人入门。恶人要打破门,我的子女用智慧同恶人周旋。恶人又威胁孩子说,要用手铐把他们铐上拉去派出所。女儿不畏强暴,一身正气,压下恶警的邪恶气陷,博得围观人群的喝彩。恶人理穷,说从未见过这样敢与警察辩理的女子。他们从早上一直折腾到晚上,恶警无法进入我家。我们全家合力破除了恶人要绑架我去洗脑的图谋。

2000年7月底,我刚从外地回来,恶警就上门劫持我去派出所,问我7.20去哪里了(因在家的大法弟子都被关禁起来)。我不配合恶警,不答话,不签名,恶警就给我戴上手铐,把我推到地下男牢房,与男犯关在一起,并把手铐住铁栅柱锁上,一天一夜。恶警把我丈夫叫来,要我丈夫担保我不炼功。丈夫拒绝恶警的要求,并向恶警说法轮功是好的,XX党打压法轮功是错的。恶警达不到目的,但又无话可说,只好放我和丈夫一齐回家。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慈悲安排。

自江集团迫害大法以来,公安政保科、派出所、居委会、治保队常上门骚扰或来电骚扰我,丈夫和子女都用理智去说大法好,不准他们来骚扰我。平时,丈夫常向亲朋熟人讲大法好,并劝说那些因怕被迫害而反对自己亲人修大法的人们不要干扰亲人修炼,说炼法轮功是最好的,打压是错的。我刚修大法时不是太精进,丈夫向我讲民间流传的佛道修炼故事,启发了我对大法修炼的向往。大法蒙冤,师父遭诬蔑毁谤,丈夫支持我去护法。我被非法劳教时,丈夫每月去看望我,我走了一段弯路,丈夫为我痛心。现在,丈夫又协助我讲真相,救度众生,全家都勇敢为大法说公道话,有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