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功后浑身病一扫而光 知恩也算罪过?


【明慧网2003年6月30日】我在一家医院工作,我有一个幸福的小家庭。只是在十九年前一次意外事故落下了腰痛、胳膊痛、头痛、心脏也不太好等等,还有说不出来的一身病,成年累月吃药、打针、穴位封闭、贴膏药,连农村的巫婆、神汉的方法都使用了,还是不见好转一点,这样一直持续了五六年之久,整天病也害了,班还得上,还有家里的家务活还得干,真是苦不堪言,最后听说法轮功能祛病,也不要钱,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走进了法轮功的炼功场。

法轮功松散管理,义务教功,不计名、不计报,没有任何形式,愿来就来,愿走就走,真是适合我们上班人修炼。不上班了就来学法、炼功,上班了就不来。就这样我炼了不到三个月,我身体发生了奇迹,浑身上下的病一扫而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再不用到处求医问药了。炼功五年来,一片药我都没吃过,连感冒我都没害过。我从心里感到法轮大法是正法,感到了师父的佛恩浩荡和慈悲救度,并在日常生活中逐渐从《转法轮》中学到了从常人中学不到的知识和法理。《转法轮》中李老师教我们遇事先找自己的不对,也就是向内找,要从做好人做起,逐步做一个更好的人。

可是就在我们精进实修时,1999年7.20邪恶江氏集团对我们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开始了。开始把我们全体法轮功学员集中起来,大热天叫我们几十个人住一个屋子,强迫我们看谎言连篇的电视,稍不服从就训我们,连上个厕所也得两个人一起,小武警跟着我们。恶警象对待犯人一样的看着我们,使我们这些力争做一个好人的人不知道错在哪里,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就这样关了我们一星期以后,每人交300元钱,还违心的写了什么“保证书”,才放我们回去。

2002年初我看到一份师父在美国地区讲法的经文。我从中悟到,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不仅自己得法、学好法,还要去弘扬大法,按师父说的去做,“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我复印了几百份真象资料,有的已发出去,有的还没来得及发就被恶警从家中搜了出来。他们把我从上班的单位押送到了公安局,并逼我说这材料是其他学员给我的,我不干,他们就把我关进了拘留所。大过年的我家人四处说好话,给政法委交了2000元,给公安局交了2000元,给拘留所交了400元左右,关了我16天把我放了。

初一晚上9点到正月十七公安局打电话让我去公安局,说是有两句话问我,说下午3点报到。我心里想:我一不偷、二不抢,我也没干什么坏事,去就去。下午3点我准时到场,恶警却不让我回去了,夜里11点左右又把我送到了拘留所,这次一关就关了我42天,在这期间我受到了非人的待遇,被非法提审了七、八次。恶警每次都让我穿上犯人的衣服,戴上手铐,使我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我们为了有个健康的身体,为了做一个好人,江氏集团就这样对待我们,这是什么天理?这是什么国法?恶警威胁我说:不如实交代就停我爱人和孩子的工作。最后把我关进了监狱。我爱人托关系,东拼西凑了3000元,然后又送礼,这样他们才把我放出来。就这样历时三个月才算勉强过去。

接下来,邪恶之徒是无期无尽的今天到家里几个人回访,明天一个电话,整天搅得我们日夜不安,家里的经济情况更是困难,因为我一个月才发150元,这次历时三个月花去我们家8000多元,还误了我三个月工资,全年奖金算在一起将近9000元左右。这对我们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来说增加了很多负担,更重要的是在精神上使我们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和伤害。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