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疾病祛 全家老少都受益


【明慧网2003年6月5日】(一)修炼大法使全家老少五口受益无穷

我于98年10月底得法修炼,不久我带爱人一起去功友家同看师父讲法录像。待看了四个晚上时,她发现自己多年来严重的妇科病及产妇后遗症等竟然不知不觉地没有了,有一身轻的感觉,当晚在回家的路上把她高兴得热泪盈眶,激动不已。她还未正式炼功只不过有一颗想修炼的心而已,就感受到了大法的奇特神效。当时我也觉得确实有点不可思议,这法轮功太神奇了!在学法炼功约二个月后,她在无意之中又发觉以前完全不能嚼食物的(医生说:牙神经已坏死)四颗长达7年浮松而胀痛的大牙居然能嚼炒黄豆等硬食物了,这又一次使她激动不已。随之,肠胃病、肾虚腰痛病、皮肤病等多种的痛苦症状都不药而愈,而且干活使劲也不觉得累,感到心情非常的愉悦。

随后我的两个女儿(大的14岁小的7岁)及体弱多病的老母亲也相继得法修炼。在身心上都得到了显著的受益,以前身上的多处病痛症状也不翼而飞,并且感到一身轻,心里真高兴。小女儿在消业时无力地躺在床上时,就要妈妈给她读《精进要旨》中的《病业》。第二天早上起来吃好饭,欢蹦乱跳地上学去了。这样类似的例子好多次,都是神奇般地过去了。

自得法以来我们全家老少五口受益非浅,亲身体悟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不但有了健康的身体可以更好地工作与生活,而且明确了人生的目的和意义,并时刻用“真、善、忍”佛法之根本来衡量及约束自己的思想与言行,不断地提高心性。同时为使更多有缘之人也能得法受益,我们也不断地向亲友洪法。可是正在大法洪传、世人受益之时,那个当权小丑却掀起了史无前例的“黑风狂沙”,凶煞般地摧残着善良的修炼人及无辜的民众……。

(二)被关押在看守所、劳教所的经历

99年7月22日早上,国内的法轮功集体炼功点,都被严重地破坏掉,并强行抢走了洪法与炼功用品。在那样铺天盖地的不公正对待下,我一家四人与几位功友于当天晚上毅然乘火车去北京上访请愿、维护真善忍大法。可是在半途被拦截强行押回,强行逼供,并扣留了18小时。并以取保候审放了我们八个人,同时还拿走我们随身带的和在家里的大法书籍、录音带等资料。以后的日子里一直受到他们的监控,还多次强行叫去办所谓的“转化学习班”(洗脑班)。

2001年9月,我又无辜地被强迫去办洗脑班,还强迫要我们学做“广播操”。我不做,就炼法轮功动功,当即就被四、五个公安民警给压住。第三天班又叫做“广播操”,我还是炼法轮功,又被四、五个人冲过来给压住。于当天下午被刑拘。在看守所里我还是天天炼功、洪法讲真相。开始时牢头很凶,经常刁难,还不让炼功,我就绝食抗议。有一天晚上6点多正在炼静功时被值班狱警看见(据说此人是看守所里最凶恶的一个),他进来就是几个巴掌,看我没有反应,就叫拿凉水过来从头泼下,接连泼了四、五盆,已浑身湿透,叫犯人把我拉起来好几次,我还是坐在地上继续炼功。当时想到我身为大法弟子,怎能被邪恶所左右呢,就在脑海里师父的经文《见真性》:“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他看我闭着眼仍然炼功,就更恶狠狠地抓住我的耳朵使劲往上拉,耳朵被拉脱出血,可我还是不动。最后他走时说:“我还没有碰到过这样顽固的人,我算服了你了。”经过努力后里面的环境气氛也有所好转,开始时睡在走道地上,还三个人挤在一块,只能侧卧。后来就在棚床睡,犯人们还主动要我讲法轮功的事及法理等。后来又调过两次“笼子”都经过努力炼功、讲真相后使犯人们对法轮功有所了解和好感。28天的人间地狱生涯终于将结束,可是所在地公安问我:你是不是还炼法轮功?我回答:那当然了!就这样从看守所出来后他们直接把我送到劳教所,劳教一年六个月。这边把我送去劳教,家里生活用电也被拉掉,要强行搬出租房,不让家人住在那里,并用写保证书等手段来威胁干扰家人的生活。

在劳教所里,如不写“保证书”等,就用所谓的“强化学习”和长期禁闭等手段来折磨你。冬天时剥光衣服,只剩下短裤,被绑在靠背椅子上(老虎凳),24小时不让合眼地看电视上的批判材料等,直至写不修炼为止。有的坚定的功友,就那样被绑了一星期后,大小便也拉在短裤里,整个身体冻得像“冰棒”似的。我也被绑了四天四夜,并且不让合眼地看电视。期间包夹的犯人要喂我吃饭,我拒绝吃饭喝水。松绑后我都不能走路,因小腿已浮肿上到膝盖,屁股也坐烂了。接着又是四天四夜不让睡觉,而且还不让合眼地24小时逼看谎言材料,叫轮流值班的包夹犯人不择手段地折腾。再往后又一个星期里每天也只让睡一个小时后马上被叫起来继续洗脑。记得有好几次眼睛还睁着,人就睡着了,就被包夹犯人摇醒,说:不能睡觉的,万一被队长发现那我们就惨了,不但减期奖分没有,还要罚分。有次是上午7点钟报告要小便,却待到晚上8点钟才让小便,却已经便不出来。并且有20天内不让洗澡、洗脸。我曾好几次为他们包括犯人们那样的失去理智和抹煞本性的行为而感到伤心落泪。

约过了半个多月后,犹大的洗脑加上电视上放的谎言材料,自己正念不足而邪悟,就稀里糊涂地“转化”了[注]。被邪恶钻了空子,做了正法弟子决不应该做的事情。实在是给慈悲的师父与大法抹黑,深感惭疚。

经过洗脑班28天后,于11月底由入教队调到三大队三个月,又调到直属中队做了三个月,在此期间通过与功友们的切磋交流,从中启发很大,后因队长们说我“转化”不稳定等理由,又被调到二大队。我就利用这个机会,去接触更多的人从而洪法讲真相,救度有缘之人。2002年12月我被解教。

修炼苦,悟更难;路坎坷,恶魔拦;师父慈悲引正道,时过正悟泪汪汪;抹去悔泪化慈悲,金刚不变心法在!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