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中开始,中国发布的数字不再可信”

【明慧网2003年6月5日】据亚洲时报及其他海外媒体报道,自中国非典数字最近呈直线下降以来,外界的疑问和猜想联翩。首先,自中国采取一套自己的非典定义和标准后,5月中旬以来中国所有官方对非典的报道和公布的数字都显示一直的统一的下降口径,显然这是××党的典型做法。

一位中国内地医生告诉亚洲时报在线说,“从5月中旬开始,中国发布的SARS数字不再可信了”。因为中国政府内部有一套数字称为“观察病例”。他说,“可以这样理解:由5月11日起,国内的观察病例其实就是国外疑似病例,而国内的疑似病例其实就是国外的确诊病例。至于说国内的确诊病例,前一阵子的定义是已经证明有传染他人,现在最新则是可免就免了”。

一名湖南男子的非典检查过程可以更好地帮助理解以上陈述。据亚洲时报称,湖南省县级市湘乡一名40岁男子从广东返乡后高烧39.4度,5月5日被金石镇卫生院收治。湘乡市急救人员迅速前往金石医院,发现该病人有发烧、头痛、流鼻涕、乏力现象,有轻咳及腹泻。医护人员当即用隔离办法把病人带回。5月6日,在湘乡人民医院对其第二次胸片复查,发现左肺出现新病灶,同时血样复查发现白细胞大量减少,按说,该名男子应为疑似非典病例。由5月5日该名男子入院到25日康复出院,医院内部一直称其为疑似病人,但湖南省的官方公布说该省自5月3日没有新的疑似病例。医院也始终没有交代该病人体内有无SARS病毒。

报导说,湖南的这种非典检查方式并非首创,上海早有自己的一套,尽管世卫对上海的标准早已提出质疑。上海方面其实耍了一套技术花招,即将临床诊断和病源学确诊混为一谈,从而取消了临床诊断的公布数字。

另外,中国一直担忧非典传染到农村,但有关农村的非典情况甚少报道。宁夏回族自治区泾源县县长4月底告诉来访的北京记者,“我们是国家极贫困县,10万人,县财政只有300多万,全县加上乡镇医生不过几十个,凡是外地来的一律隔离观察,一旦出现非典,马上包围隔离,等他自生自灭,然后一把火烧了”。他还补充说,“你想想,按我们现在的条件,这是最负责任的办法”。

这样的官方要求,数字怎能不下降?一把火烧了,当然也就没有什么可公布了。××党真是“人有多大胆,地就有多大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