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还想修、还有正念 师父就在管

【明慧网2003年6月6日】我是农村妇女,今年40岁。我得法前因为夫妻感情不合已经离婚3年。1996年5月,一个朋友向我介绍法轮功,从此我走上了修炼之路。经过学法炼功使我懂得了做人的道理,已经破碎3年的家又破镜重圆,成为一个幸福的家庭。得法前,我在丈夫、孩子面前一句话不让,为了一点小事吵个没完,没有安静的日子,吃不好睡不好,把自己弄得一身病。通过学法,我恍然大悟,我已经在人生道路上一步步地走到了悬崖峭壁上,如果不修炼,继续随波逐流下去等待我的能是什么呢?修炼之后我多年的病很快就好了。

1999年7月20日,江××流氓集团开始对法轮功进行残酷迫害,从此我也就家无宁日了。2000年10月,我和同修为了申诉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不公,进京说句真心话,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当时我想还没证实法呢不能这样被抓,只一门心思要出去,后来因为这个念头被邪恶钻了空子,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注]。后来恶警们就把我放了。从派出所出来后,我一边走一边哭,我又来到广场等待机会和大家一起证实法。可是又来一个恶警把我绑架到刚才的那个派出所,恶警又逼我做对不起大法的事,就这样又一次放了我。这次从派出所出来之后我的主意识明白过来了,我是证实法来了,不是破坏法来了,我没过好关,还给大法造成了损失。于是我和同修商量买块红布想第二天打横幅,可是没想到半夜我们当地的恶警知道我住这旅店,把我绑架。我被押到它们的地方,恶警们二话没说就像打鼓一样没头没脸地打我一顿,它们打我的时候真是下了狠手,但我也没感到疼,我知道恩师还在保护我。我一直没有勇气把我做的这些写出来,后来听到有的同修也出现了这种情况,我终于鼓起勇气写出来,劝那些没有做好的、妥协的和毁书的同修只要还想修,还有正念,师父就在管。师父在《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中说:“摔了跟头的爬起来继续走,师父不放弃你,你也不能够失去信心,机会还有,反正我要度成你,你还没有信心吗?”所以我们不要一时糊涂,让我们千万年的等待毁于一旦,真是一念之差啊。

后来我被当地派出所押回,恶警将我兜里200多元钱抢走,恶书记还派人到我妈家勒索钱,同时恶徒们用手铐把我铐在外面的铁柱子上,对我进行打骂折磨。之后把我绑架到市拘留所。在拘留所里我心生一念:我要是能出去我还去北京证实大法。这一念还真起了作用,几天后终于有了机会,我堂堂正正从拘留所走脱。

我从拘留所走脱后,在同修的帮助下写了几百个写有“法轮大法好”等字样的小旗,写好后我和同修连夜去了北京。在早晨升国旗的时候人很多,便衣也很多,我们在人群中就把几百个小旗扔进了广场。我抬头看见一个警察手拿着小旗正在找人,我和同修顺利地离开了广场。

2000年年底我回到了家乡。一天梦里看到我姐姐,梦见她已经不行了。当时我姐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关在拘留所。我决定去拘留所看她,开始还有点犹豫,因为我是在拘留所走脱的会不会被人认出来,后来我想,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它们不会认出来的。姐姐看到我很高兴,我就鼓励她一定要做好,姐姐很坚定,我就放心了。

2001年11月,一天夜里派出所7、8个恶警闯入我家,问我还炼不炼,我就跟它们讲做好人有什么错。恶徒们叫嚣着:不管你错不错,只要炼法轮功就打死白打。我不配合它们,匪徒们就强行把我拖上警车,我被非法拘留15天。派出所所长向我丈夫勒索2000元钱,我丈夫到拘留所接我时又被敲诈700多元才把我放了。以后每到敏感日子派出所所长就开车到我家骚扰,他们每次来我就给他们讲真象和做人的道理。他们的态度逐渐的缓和了,所长现在也很敬重我,也比较友好了,告诉我在家随便炼。当我发传单或面对面讲真象时,心里没有怕的感觉,在我的心里,邪恶根本就不存在。我现在就是按照师父要求的做好三件事,把整个的身心溶入到正法洪流中去。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