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网友:就是被抓我也要发这个帖子

【明慧网2003年6月6日】

就是被抓我也要发这个帖子,我豁出去了。

我承认自己是个胆小鬼。

其实我早就通过种种渠道了解到了真象,但却没有向大家讲的勇气。我想很多大陆的朋友也是跟我一样吧。我担心的事情很多,我怕网上的警察,我怕那花样繁多的酷刑迫害,我还是个学生,我不希望连累我的家人。

我经常到这里来,但一直不敢发言。我差点忘记说了,我不是修炼者。但我坚持这样的观点:每个人都应拥有信仰的权利。但每当我看到被蒙到鼓里的朋友在这里用尖刻的话对你们的时候,我心里就会很难受。我多么想大声地对他们说:朋友,动动脑子,好吗?但每当我要注册用户发贴的时候,又退缩了。尽管我知道https是安全连接,但我不知道https究竟安全到什么程度,我特别害怕那些垃圾的监视,因为我知道他们能把google的快照功能封杀掉,肯定有高手在里面帮他们作恶。今天,我找了一个代理服务器,再加上https,怎么样,我豁出去了(不要笑话我,我现在心里的确是紧张,但又很激动)。

其实GCD[注:即共产党]的反动腐败作为已是世人皆知,但大家不敢说。这次荒谬的迫害是明摆着的——大家都不是傻子,如果一个功说让你去自焚,你还练吗?请所有的朋友看看我这句话,请告诉我你是支持还是反对?大家可以再来想想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快的把各种书籍、录像禁掉,还不是为了防止露馅?

又一个特殊的日子过去了,six dot four [注:即6.4],看看马路上到处的警察,我心里难受极了。小时候的我天真的以为我是自由的,但不幸的是我慢慢发现在大陆要谈自由二字是多么的难。蓝色的天空,绿色的草坪,再也不会让我有任何小时候的那种感动,因为在大陆,我压抑。我有话不敢讲。我竟然没有正义的胆量来支持一个被诬陷、残害的善良团体。我经常问自己这是为什么,但问来问去连我自己都悲哀,因为我怕被迫害,我怕连累家人。我还有很多话想跟大家讲,但我能理解管理员的良苦用心:如果我谈多了其他事情,恐怕会有更多被蒙骗的朋友认为大法与政治有关,就此打住。

我们都应该感谢网络,如果不是internet[注:网络],恐怕我会被一辈子蒙在鼓里。记得最开始“批判”大法的时候,电视里反复播放一段关于李先生说“光年”是时间单位的事情。我当时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无聊——难道找别人的漏子,找来找去就是这样的漏子吗?假使李先生说过(其实我也不知道他说过没说过),顶多是口误而已[编者注:关于“光年” 的正确性,请见明慧网文章,如: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9/1/15797.html],如果他真的有很大的谬误,央视为何不说出那些更严重的错误呢?总之,他们摆出的理由让我看了很可笑,我认为他们没水平,就是同学间讨论问题,也没有无聊到这种地步,竟然抓着这样一个“漏洞”不放。然后那些关于大法是舞蹈动作编的一类,让人看了更是哭笑不得,因为我也不明白即使大法是舞蹈动作编的那又能怎么样?他们究竟怎么反人类、反科学、反社会了?至于“大法破坏稳定”,那是用了n年的幌子。如果你不是小孩子,这样的谎言我想你能识破的。

在这样悲哀的社会里,在邪恶压倒正义的国度,请原谅我只能在精神上支持你们,我永远与你们在一起。还有很多的同学、朋友也是跟我一样的想法,我想他们也在心里与你们站在一边。正义站出来,只是时间问题,邪恶的势力终会受到严惩。我相信修炼大法的朋友们不会怪罪那些被蒙骗的朋友们的尖刻话语,因为从你们的话里我看到了善良,我感受到了童年时候的温馨。我有机会一定会拜读这份神秘、传奇的书籍,我想我能接受的。